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57.第二百五十七章

    第二百五十七章:

    事情不会就这么结束。黑羽快斗的直觉没有错。伊藤朔月在远远的望向那个方向的时候,她微翘起了唇角,对他说,你有没有感觉到因幡真弥身上的黑暗的气息更浓重了?

    他不确定。黑羽快斗的眼神里有着属于怪盗基德的严肃。然后,他就露出了属于他自己的那种笑脸。他说他的力量还不足啊!他没有办法像她那样把这些事情都了解。

    伊藤朔月的笑容里忽然增进了一些轻松,少了一些形式的感觉。“要说你现在可能缺少的,就只有经验而已。”他拥有魔力的时间还不算太长。有很多事情即使感觉到也不知道。

    黑羽快斗做出了一副很夸张的思考的样子。那个时候他的确感觉到了因幡真弥的身上有一股很不一样的气息。这种气息在这之前地上的那些水迹上他也可以感觉得到。

    “是一种令人感到讨厌的气息?”某位怪盗试着说出了他自己的结论。而这得到了某位金发少女理由当然的点头。原来那就是邪恶的气息啊!某位怪盗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现在该怎么办?黑羽快斗认为他们应该把这件事给解决了。因幡真弥身上的黑暗的气息越来越重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他们接下来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糟。他们必须早点想办法。

    办法还是原来的那个。这件事只能由织部实名她自己解决。这就是伊藤朔月给出来的答案。她说如果其他人强硬的让因幡真弥恢复,她在恢复之后还会在很短的时间就变回去。除非……

    “除非……?”柯南小朋友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他全程的听到了他们两个彼此之间的对话。那两个人也根本就没对他的出现感到意外。他急切的想要知道其他的答案。

    某位金发少女点了点头,她说:“的确有一个办法。”然后,她的表情里又一次带着她那种神秘莫测的感觉。“不过,我想你不会想知道这个答案。”她这一次并没有把答案说出来。

    黑线!黑线!柯南小朋友的头上一下子就挂了好几道的黑线。他对伊藤朔月是无可奈何的。但从她的这种表情,还有说辞里边他已经可以推测出她要说的答案了。这答案的确没意义。

    只要因幡真弥死亡,那么她的身上就不会再有黑暗的气息了。这就是伊藤朔月所说的唯一的其他的方法。但是也是没有人会使用的办法。为了把她从地狱救回,他们曾经非常的努力。

    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他们是不是该把真相告诉给织部实名,好让她随时有准备。看着那边很开心的两个人。柯南小朋友他只有叹了一口气。他最终还是只把这件事告诉给了日之原革。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长。所以,只要日之原革知道了。他会想办法把这件事给处理好。

    竟然是这样?!日之原革在听到这件事的时候,他一个没忍住就大声的尖叫了起来。然后,在其他人注意到他的时候,他又赶忙不好意思的说没什么事。然后他又小声的向柯南确认。

    日之原革信任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从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肯定了他的不同。于是他很肯定的点了头表示他会时刻注意因幡真弥的。他一定会把织部实名安全的送回天和国。

    列车不知道开的多场的时间。织部实名从窗户看向外边的时候,她恰好看见了一家医院。她想让列车停一下。真弥需要检查一下身体。刚才的战斗让她受到的伤绝对不轻。

    不止是因幡真弥。日之原革和织部实名自己的身上也都有伤。他们都该好好的检查一下。柯南小朋友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这里能够找到妖怪本人的就只有他和伊藤朔月了。

    柯南小朋友正准备去控制室。少年侦探团的那几个小朋友也看了外边。他们也一起送因幡姐姐还有织部姐姐、日之原哥哥一起去医院吧!他们一副天真而认真的表情说着他们的想法。

    这里已经是米花町了。距离他们各自的家都不远了。所以柯南小朋友这次要做的不光是让这辆列车在这里停下,他还告诉了它可以离开了。他们会在去完医院后自己回去。

    这辆列车很快速的就答应了下来。如果它长着脑袋,它现在一定是在猛的点着头。柯南小朋友已经可以很明确的感觉出来了。因为这一次又是整辆列车都在上下的很剧烈的摇动着。

    在这辆列车上的人这一次到都没有险些摔倒的。因为,在列车摇动前,黑羽快斗就先一步的让他们都抓紧旁边的扶手。那几个小朋友硬是连反应都没反应就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了。

    在握紧了扶手之后,少年侦探团的三个真小孩子脑袋上还顶了一堆的问号。只有那个伪小孩她仿佛已经明白了什么。她的表情看起来一副轻松自然的样子。只有手部用上了很大的力道。

    没等小岛元太问出来。摇动就开始了。这个摇动持续了足足有一分钟的时间。他们非常紧张的加大了手中的力道。织部实名和日之原革也一样。他们两个很好的保护住了因幡真弥。

    “快斗哥哥真的好厉害啊!连这种事情都知道!”等到震动过去了以后,吉田步美小朋友的说法就已经变成了现在这样。她的眼睛里全都是崇拜的感觉。其他两个小孩子也一样。

    黑羽快斗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但他的表情里全是自得的感觉。然后,他看向了那边的伊藤朔月。这次是他根据她刚刚教他的方法去做的结果。他的表情中全是我做的还不错吧?的感觉。

    喂喂!这反映的也太快了吧?!某金发少女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一遍。不过这其实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某位怪盗先生的智商可是高的足足有四百之多。这种需要理解的东西对他很容易。

    伊藤朔月这次的笑容是最平常,看起来也最真实的笑容了。她的眼神里给予了他很多的赞赏的感觉。这让某位怪盗先生感觉更得意了。那种得意的感觉就连那几个小孩子都能看出来。

    吉田步美是第一个笑出了声的人。过了一会儿,她好像是终于意识到什么似的。她赶快捂住了自己的嘴。然后,她小声的和小岛元太和圆谷光彦商量了一下。那两个人立刻明白了。

    他们三个人的脸上都流露出了一种我明白了的表情。在这里的所有人,只有灰原哀她一脸冷漠的样子,自始至终都一个人坐在了那里。即使那三个都是围在她身边讨论的这一切。

    伊藤朔月和黑羽快斗都是很敏锐的人。他们那边的窃窃私语他们很容易就听进了耳朵里。两个人几乎同时的嘴角抽了抽。这两个人之间的所有的气氛,就因为这样而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这辆列车终于很安稳的停了下来。列车上的所有人都走下了车,因幡真弥因为有伤被日之原革抱着,从列车上抱了下来。就这样,他们几个人好像凭空出现一样,站在了这个医院的门前。

    这家医院的大门附近并没有什么人。这让这个看起来就像是灵异事件的情景并没有被什么人注意到。日之原革和织部实名快步的走进了医院。而柯南小朋友特意回头看了眼那辆列车。

    那辆列车跑了。它在一瞬间又变回了模型大小后,然后柯南小朋友看着它就像是逃命似的飞速的往前跑。那个样子看起来就像是生怕他们再把它叫回来一样。柯南忍不住露出个笑意。

    一切就如他预料的一样。他们平安的回来了。伊藤朔月和黑羽快斗在一起,他们也对着那个落跑的列车笑着笑容。“这辆列车它在做什么?”黑羽快斗这个问题里仿佛并没有疑问的语气。

    “被人吓跑了。”伊藤朔月很简单直白的说出了这个答案。而她在这个之后还特别又附加了一句,“这次可不是因为我。”“我想应该也不是因为我。”黑羽快斗适时的补充。

    某位怪盗的眼神此刻落在了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身上。这让某小学生侦探的头上又挂上了一条黑线。他半月眼的表示,他又没有他们那种特殊的力量。所以这种事就不要想到他了。

    这样就没意思了。黑羽快斗撇了撇嘴。然后他露出了一个非常遗憾的表情。喂喂!柯南小朋友对他只能无可奈何了。他的眼神略显严肃的看向了医院的里边。让它害怕的人已经进去了。

    “或许的确是名侦探也说不定呢!”而此刻某金发少女很好心情的附加了这么一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