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61.第二百六十一章

    第二百六十一章:

    小男孩的名字叫神户吉。今年八岁。在杯户小学读二年级。目暮警官认为,他或许知道当时的一些情况。于是,目暮警官联络了守在了大门外边的警员们。他们有没有看见那个小男孩。

    这家医院的大门只有一处。那个小男孩想要立刻就只能从这里经过。但那些警员们给目暮警官的回答却是否认的。在他们到的这段时间里,这里没有过任何一个小孩进出过。

    这么说,他还没离开医院了?目暮警官和在一旁听见他们讲话的柯南小朋友很快就得出了这样的一个结论。他们把神户吉的照片传给了那几位警员。让他们时刻注意那边的情况。

    剩下的工作就是在这家医院里寻找了。目暮警官带进来的警员也不少,他们被分别的派到了这个医院的各个地点。不过最早传回来消息的却不是他们。门外的那位警员先和他们联络了。

    他们发现了那个小男孩。就在他们刚刚向目暮警官汇报了之后,他们就注意到医院内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偷偷的观察着他们。那个人似乎是不敢出来?这很容易就引起他们的疑问。

    那几位警员,有其中一位悄悄的接近了那个人。结果,他现在这个人影正是目暮警部让他们守着的那个小男孩。这个小男孩在看见他们的时候惊讶极了。他甚至一度想要逃跑。

    小男孩怎么可能跑得过专门负责这种事情的警官?他在最后就只能被他们给带到了目暮警官的身边。那个小男孩背着一个书包,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和那幅画里的差距很大。

    这幅画就是当时的情况。那位老爷爷没有更改过任何一个细节。连同书包上的花纹和一些弄脏的东西。所以说,这个小男孩在这之后换过了衣服。现在看起来就只有这一个可能了。

    柯南小朋友并不想这么认为。因为,他的心里实在是不想去相信,这件杀人案会是一个小孩子犯下的。柯南小朋友装出了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他说想要看看神户吉背着的那个书包。

    神户吉退后了一步,他有一种很明显的想要保护这个书包的架势。他说他的书包里有很重要的东西谁都不能看。而当柯南问他是什么东西的时候,神户吉明显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当目暮警官他们询问起刚刚的事情的时候,神户吉在听到宫胁医生的名字的时候,他就开始面露出了慌张。他说他没有杀人。宫胁医生的死不关他的事情。他什么都没有做。

    “神户哥哥怎么知道宫胁医生死了呢?”柯南小朋友的声音里有稚嫩,还有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笃定的感觉。目暮警官这才想起来这件事目前只有很少的人知道。他们也还没告诉他。

    神户吉再一次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他紧紧的攥住了他书包的背带。柯南小朋友很直接的追问了他为什么会在中途换衣服?即使摔倒时弄脏了,等他回家以后再换也不算晚。

    “因为……不能穿啊!”神户吉小朋友不知不觉的就把这句话给说了出来。然后,等他捂上自己的嘴的时候,所有的一切就都晚了。在场的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神户吉小朋友很害怕,他一下子就大哭了起来。现在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了这个小孩。柯南小朋友他的表情有一种无奈,有一种愤怒的感觉。他说:“你把毒涂到了那件衣服上。”

    这是一个肯定句。神户吉小朋友边落着泪,边很不可思议的说他,他是怎么知道的?柯南小朋友没有回答他。他只是继续说,那件衣服现在就在你的书包里。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在这一点被提出来的时候,警方的人终于让神户吉小朋友把书包交给他们。他们需要做一个鉴定。神户吉只能任由他们去做了。而在书包被打开的时候,里边的确是画中的那件衣服。

    后背、袖子,警方在这些地方都检测到了毒物。和让宫胁藏人医生致命的同一种毒物。现在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真相大白了。目暮警官只能更耐心下来问他,是什么人让他这么做的。

    “那个医生,宫胁医生他是坏人。”神户吉小朋友很委屈的说出了这句话。柯南小朋友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了恨。目暮警官看了看他,然后又看了看其他的警察,他们都表示不太明白。

    是谁这么告诉他的?这句话还是高木警官来问了出来。而神户吉小朋友的话出乎他们几乎所有人的预料。他说,没有人告诉他。这件事是他知道的。宫胁医生他害死了他的爷爷。

    神户吉的爷爷的确在前几天因为手术意外死亡了。目暮警官记得,刚才就有护士和他们提到过这件事。但那是正常的手术风险。他们只能把这件事仔仔细细的解释给了神户吉小朋友听。

    “才不是这样!”神户吉小朋友非常的坚定的样子。他说,这都是宫胁医生害的。他的爷爷根本就不需要动手术。他的情况很好。如果不是他私自动手术他的爷爷就不会死了。

    这么说着,神户吉小朋友的情绪忽然低落了起来。他想起了他的爷爷,他每次来到医院的时候爷爷都会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他会告诉爷爷在学校发生的每一件小事,爷爷也喜欢听。

    小孩子的伤心总是容易牵动其他人的心。某位护士却打了他一个耳光。是小峰弥子。她说他太不懂事了。如果不是宫胁医生。他的爷爷更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他已经承受了很久的疼痛。

    神户吉小朋友愣愣的看着这位护士。他长这么大还从来都没有人打过他。他这一次没有大哭而是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然而打人的那个人她的眼中却流出了泪来。她自己就像不知道一样。

    那么善良的一个人就因为小孩子不懂事而被杀了。小峰弥子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而在她的情绪的感染下,这家医院在场的所有的护士都有和她一样的想法。他们的表情都有些难过起来。

    不止是他们。就连警方,和柯南小朋友他们也一样。只有神户吉小朋友一个人不懂。他的想法就是所有的人都是坏人。他终于想起了辩驳,他的爷爷才没有疼痛。他又不是一直不来。

    他虽然年纪小,但这些事情他全都懂。神户吉小朋友是这么说的。在他的面前他的爷爷什么事情都没有。他根本就不像你们讲的那样。根本就不像。他每次都有很认真的观察呢!

    “那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因为在你来之前,你的爷爷每次都会提前打止痛针?”小峰弥子的伤心被她暂时给压了下去。她的表情是很明显的严肃的感觉。她想要让他知道他犯下的错误。

    止痛针是什么?神户吉小朋友知道止痛的意思。其他的他就不知道了。他抬头露着不解的目光向他们询问了起来,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东西吗?是不是只要打过以后就不会感觉到疼痛了?

    他还是个小孩子。神户吉的这句话终于让小峰弥子再一次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她有些无可奈何的向他讲了一些关于止痛针的基本事情。用那种小孩子可以理解的方式说了出来。

    “你在每次来之前都会打电话吧?”最后,小峰弥子向神户吉小朋友确认了这一件事。神户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而最后他只有用非常小的声音说,“这是爷爷要求这么做的……”

    神户吉的家,距离这家医院的距离并不近。即使他用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来。止痛针在他到的时候也会开始起作用了。小峰弥子把这件事告诉给了他。而他终于低下了头。

    “真的是这样吗?”神户吉小朋友的声音里第一次出现了不确定和不安的感觉。“爷爷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的心里大概有了想法。他的爷爷是为了他。他不想让他看到。

    小峰弥子告诉他的答案的确是这样。她说,神户老先生一直说,他希望能看到他的孙子露出开心的笑容的样子。而且,他笑说,如果让那个孩子看到他这么痛苦,他一定会被吓坏的。

    神户老先生希望他的孙子可以一直开心的生活下去,他把足够他幸福生活几辈子的财富都留给了那个孩子。即使是他死了,他也不需要担心了。然而,他却没想到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小孩子犯罪或许的确不会受到什么惩罚。但在真的主动想要杀一个人,并且还由自己亲自动手成功的完成了这件事的情况下,他的以后还能完全不受到影响吗?这个答案已经无需说明。

    这是一件令人感到悲伤的事情。所以,他们这些人站的这里也弥漫起了令人窒息的空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