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74.第二百七十四章

    第二百七十四章:

    “你真的决定嫁给健太郎了吗?”六年前,就在武藤花绘还活着的时候。她和前野智一起两个人在这条公路旁边闲闲的漫步着。他们的摩托都被他们随意的扔在了一旁。

    武藤花绘的笑容很灿烂和快乐。她说,“这难道还能是假的吗?只有这种事我是不会拿来开玩笑的啊!智君。”前野智的表情却是很难得的变得很难看。他说:“可是……”

    “没有可是。”武藤花绘大概是猜到了他想要说的事情。她提前一步的就把前野智的话给强行的打断了。而这没能达到她想要的效果。前野智的情绪反倒更激动了。“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大原健太郎他找了其他的女人。这件事不还是你亲眼看见的吗?这样对感情随随便便的人你又怎么可以嫁给他!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我希望你能更慎重的重新考虑一遍。”

    无奈的感觉。武藤花绘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后,她露出了一个略带着些苦涩的笑意,她说:“没办法啊!谁让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爱上了他呢!早爱上的那个人总会吃些亏吧!”

    “健太郎和我说了,他不会再和那个女人见面了。”武藤花绘很认真的对前野智说,“这一次我想选择相信他。”她捂着自己的心脏说,“我好不容易才能发现他对我也有一点的喜欢。”

    前野智并不认同她的话。他说背叛了第一次的人,他同样会背叛你第二次、第三次。你如果做出这样的选择将来一定会后悔的。而那个时候的武藤花绘告诉他。“如果不这么选我才会后悔。”

    “你为什么这么固执?”前野智在笑。只不过他的笑容里隐隐的带着没有人能够发现的癫狂的感觉。然而,他这种满带着怨的一句话武藤花绘却什么都没注意到。她还高兴的谢了他。

    不知不觉中他们两个聊起了他们最开始遇到时候的情景。那个时候大原健太郎正和前野智走在一起。而武藤花绘就这么误打误撞的在大原健太郎的面前摔倒了。她当时觉得懊恼极了。

    那个时候的他们都只有小学一年级的年纪。他们是一所学校却不是一个班的学生。大原健太郎随手就把她给扶了起来。而那个时候小小年纪的武藤花绘她觉得她那是头一次看到那么好看的人。

    好感就这么在她的心里生了出来。那个时候连她自己都没意识到她的脸上已经红红的。而她更不知道的是在她回忆起这件事的时候,她的脸依然向小时候那样红红的。她从来都没变过。

    前野智的脸色在这一刻终于变了。这一次就连武藤花绘也感觉到了。她不解的询问他出了什么事情了吗?前野智勉强的扯出了一个笑容,他说没什么。这一刻他们已经走到了那个急转弯。

    “这样啊!”武藤花绘虽然还有些疑问。但她没有继续问下去。她是第一个注意到这个急转弯的人。她说他们快点离开这里吧?一会儿如果有车开过来的话,他们在这里很不安全。

    前野智点了点头。他正准备和武藤花绘一起离开这里。而在这个时候他的脚下忽然一滑。他一下子就被滑到了这公路的尽头。武藤花绘发现后她连忙赶回去。她想要把前野智救回来。

    在她的手即将碰到前野智的时候,前野智忽然抬头看向了她。这让她的手立刻缩了回来。她说太好了。他没有事。然而下一刻发生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的事情。她被前野智推了下去。

    武藤花绘想要抓住什么。但这里的地形太陡了。她又受到了很大的力道,又是在这种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她不敢相信这是为什么?智君是个很好的人,他一直都对她很好。为什么?

    这样的胡思乱想并没有多少。武藤花绘就已经掉落到了最底部。前野智站在了上边,他就看着掉落下去的武藤花绘她露出那种惊恐的害怕的表情。她还是那么美。就像他们初次见面的时候。

    一见钟情的人并不只有武藤花绘。她不知道的是当时就和大原健太郎站在一起的前野智,他在武藤花绘抬头看向大原健太郎的那一刻。当他不是很清楚的看到她的样子。他就喜欢上了她。

    “你为什么最终要选择他。”大原健太郎没什么表情的摇了摇头。地面上是之前某辆汽车开过来的时候留下的急刹车的痕迹。他正是借用了这个。他转头就走回了他们放置摩托的地方。

    前野智对他自己的技术很有自信。他驾驶着原本属于武藤花绘的那一辆摩托就开向了这里。在很顺利的留下了他想要的急刹车的痕迹之后,那辆摩托车连同他本人整个的飞了出去。

    在摩托到达天空的那一刻。前野智抓住了最好的时机他一下子就从那辆摩托上跳了下来。他很顺利的就落到了那边的地面上。除了身上不得不沾到一些土之外。他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过了一段时间后,前野智找了根绳子又下去了一次。他还要布置一下这次的意外现场。这样等有人发现的时候他们才不会怀疑这不是一场单纯的意外事故。他想这并不是困难的事情。

    从上边掉下来的武藤花绘有些狼狈。但在前野智的眼里她还是那么的美。前野智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脸,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他发现她还没有死。而他就静静的等在了这里。

    连那种细微到不能再细微的呻/吟的声音都那么好听。就这样前野智在这里呆了一会儿后武藤花绘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而这时他才心满意足的离开这里。他只需要等着有人发现。

    这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因为他在回去俱乐部的时候就问了武藤花绘他们呢?而他能得到的当然是那里的老板的一副完全不明所以的表情。武藤小姐她不是出去追你了吗?你们没遇到?

    “没有!”前野智冲着那位老板摇了摇头。眼看时间已经很晚了。武藤小姐她每次都不会这么晚还在外边的。那位老板答应要帮他们一起寻找。那一天俱乐部里除了老板谁都不在。

    所有的地方都被他们找到了。他们都没有找到武藤小姐。她一个人会去哪里呢?那位老板在那个时候是着急的。直到他们开始注意一个又一个的急转弯的地方。他们发现一个新鲜的划痕。

    这样的划痕很像是他们的摩托制造出来的。那位老板对每一辆摩托的每一个细节都非常非常的熟悉。这让他赶到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立刻返回去找了一根绳子。他要下去看看。

    最后,武藤花绘的尸体就这样被他们给找到了。还有已经坏了的她的那辆摩托。而那位老板在打电话通知医院的时候,他还没发现武藤花绘已经死了。或许他在他的心里还是抱着一线希望。

    在等待救护车来这里的同时,前野智跪坐在了那里。他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那位老板甚至都可以感觉到他一直在忍着自己不让眼泪落下来。他还着急的看向了上边。“救护车怎么还不来?”

    救护车在五分钟后就赶来了。前野智亲自抱着她,把她从底下抱到了地面上,又把她给抱到了那辆救护车上。救护车很快就开走了。而在救护车上,武藤小姐就已经被宣告了死亡。

    前野智表现出了一副不相信的样子。他紧紧的抱着武藤小姐的尸体。那个样子就像是想把镶进自己的身体一样。救护车上的工作人员只流露出了一种悲伤而又同情的表情来。

    大原健太郎是在这之后才赶到的。他一上来就表达了他的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花绘她怎么可能会死?他们的结婚请柬都已经发到了所有的亲戚的手中。这家伙怎么可能愿意去死?

    前野智看到大原健太郎出现的时候他的眼中是愤恨的。他没有在其他人在的时候发作。而当其他人都离开以后,他上去就打了大原健太郎一拳。“都是你害了她。是你害死了花绘。”

    “我……”大原健太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们不是已经都把所有事情都说好了吗?而且他带女人回来这也不是第一次了。花绘她不可能到现在还记着。她不是每一次都可以忍下来吗?

    花绘喜欢你。可是她的心里又很介意这件事。所以她才会玩这种冒险的游戏。前野智很气愤的对大原健太郎说。否则,像花绘那样连玩这种活动都很谨慎的人。她又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她……他……大原健太郎默默的不再说话了。哪怕他再不愿意相信。这也是最可能的情况。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