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76.第二百七十六章

    第二百七十六章:

    “他……那个家伙是因为嫉妒……就因为他嫉妒我,他就能做出这样的事。真是可笑啊!他伪装的温善的样子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信任和喜爱。就连我和花绘……我们都没发现。”

    他们曾经是很好很好的朋友。至少在大原健太郎和武藤花绘的心里都是这么认为的。大原健太郎恨他。原因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他的朋友一向都不多。而仅有的朋友却……

    前野智其实没必要嫉妒他。大原健太郎从一开始就是这么认为的。他从来都不认为他比前野智优秀在哪里。他自己的性格他的心里十分的清楚。这世上恐怕没几个人能受得了他。

    如果在一切发生之前,前野智对大原健太郎说他也喜欢武藤花绘的话,大原健太郎恐怕都可以直接把那个他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的女人丢给他。这就是他的个性。前野智对此也非常明白。

    前野智最终却并没有这么做。对于他来说,他已经用尽了心思的讨好着身边的一切的人。不论是他喜欢或者不喜欢的朋友、陌生人。他都要让自己表现的像他们喜欢的那样。

    即使这样武藤花绘还是不喜欢他。这让他受到的打击太大了。他自己也是不懂。为什么他能得到所有人的好感。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他也不花心。为什么武藤花绘会不喜欢他。

    大原健太郎说,前野智在这里工作的原因,他也不是为了回忆这种带有他们共同回忆的地方。而是因为他把武藤花绘的尸体就埋在了这附近。他要一直看着她。他要一直注意着情况的变化。

    少年侦探团发现的那具白骨就是武藤花绘的。他为什么把这具尸体从医院里偷出来没人能知道原因。就连他自己此刻也早已不能回答了。而大原健太郎却有一种非常笃定的感觉。

    前野智不想让大原健太郎再见到武藤花绘。如果不是前野智,大原健太郎和武藤花绘已经是未婚夫妻了,武藤花绘的后事会由大原健太郎全权的负责。而事实上他在那天也的确在安排了。

    “他既然这么喜欢花绘。那么我就让他永远和花绘在一起。”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大原健太郎的声音里有一种很平静的感觉。只不过在听的人的耳朵里这种平静却夹在着很多恐怖的感觉。

    “至于那些人……”大原健太郎的表情中露出了一些得意。“那家伙既然那么喜欢得到其他所有人的好感。那么我想他因为自己的责任被人怨恨。只可惜这些都被你们给看出来了。”

    这么说着,大原健太郎的表情上已经换成了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这成功的让警方的人,还有柯南小朋友他们都感到气愤。医院的医生刚刚出来过,他们告诉他们,又有几个人没能救回来。

    现在还活着的乘客就只有两个人了。他们还都没有脱离危险期。目暮警官是首先对大原健太郎说话的那个人。他说,这不是他们的功劳。而是当时那辆车上还有人和家人联络。

    原来是这样。大原健太郎有些假意的露出了一个明白了表情。然后,他撇了撇嘴表示这样还真是遗憾啊!他的表情里却并没有什么后悔的意思。最多是因为没能控制好情况而感到些懊恼。

    大原健太郎被警方带走的时候,他的表情依旧很平静的感觉。他好像对这件事早就有了心理上的准备。事实上,在警方找到他的车子的不久前,他的手机就接收到了一封邮件。

    那是他的女人寄给他的。大原健太郎可以判断出她这封邮件发出的非常急。那上边只有非常简短的‘快逃’的字眼。大原健太郎当即就把那封邮件给删了。只不过他并没有走出车子。

    那个女人会给他这封邮件,这说明警方已经找到她了。大原健太郎知道他费尽心思做出的意外的效果失败了。当年的前野智可以做的那么成功。而他却失败了。这还真是一种非常失败的感觉。

    大原健太郎在原地没停留多长时间。警方的人就找到了他。他们的人很多。不过一直都围在了他的周围。而大原健太郎并没有打算做什么抵抗。就这样,他们一直等到其他所有人的赶来。

    石川公平的同事说过,在石川来这里工作以后,他有很多次机会被调到其他条件更好的地方去工作。而他最后都选择留了下来。这让他的同事们都感到很感动。而那时的石川公平有些走神。

    ‘石川公平’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这是一条很长的线路。所以每一次他都拉满很多的人。他们中有一些经常坐这辆车的人他们都表示只有这一个急转弯的时候,司机先生开的最慢。

    这一条长长的路上,类似这样的急拐弯其实有不少个。但只有这一个石川公平会在距离很远的时候就开始减慢速度,最后就是稳稳的走了过去。乘客只认为是这个急转弯最难走不会想其他。

    “当年的事情的确就像是他讲的那样吧!”在他们离开的时候,黑羽快斗小声的对身边的伊藤朔月说出了他的这个结论。而某位金发少女她只是侧头看了看他,然后露出了一种默认的笑容。

    乘客的家属是非常气愤的。当那个向警方透露了那辆货车存在的那位家属在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说了这整个事件的情况的时候,他和很多有被确认死亡的亲属一起找到了那家公司。

    他居然对那个司机产生过感激的想法。那位亲属简直不可以忍受这些。真正的凶手已经被警方的人给带走了。但是害的他们的亲人无辜惨死,所有的一切发生的根源却是那位杀人凶手的司机。

    这家公司竟然找了一个杀人凶手当司机,而且一当就当了这么多年。他们一定要为这次的情况负全部的责任。这家公司的老板刚刚被警方询问过一些事情。他们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解释。

    因为时间太晚了。这里又有好几个小孩子。所以,某金发少女让她自家的司机把那几个小孩都送回家。她和黑羽快斗倒是很随意的走在了街上。深夜对他们来说是早已非常熟悉的时间了。

    今天的月亮很大很圆。说起来,满月就在这两天了。某位月光下的魔术师即使身上没有穿他那套标志的白色礼服。他的样子、他的感觉也与平时在这样的时间活跃的怪盗基德没什么两样。

    他们回家的路上很长又很短。黑羽快斗很主动的选择送伊藤朔月回家。这个时间了他不能让她一个人留在外边。他是面带着一个非常开朗而灿烂的笑容这么说的。就算你非常的厉害。

    某位金发少女并没有拒绝。她微笑着和黑羽快斗并排的走在了一起。他们回家的这条路非常的热闹。即使现在已经是这个世界了。这里依旧有很多人经过。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学生也不少。

    当走到某个过街天桥的时候,某位金发少女忽然停下来向下望了过去。某位怪盗很自然的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伊藤朔月的嘴角缓缓的翘了起来。她最终只是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

    一个令她感觉到很熟悉的人。伊藤朔月搜遍她的记忆她都不认为她会认识这个人。那是一个高中生,看起来应该和黑羽差不多的年纪。上一次让她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是在那次去地狱。

    下边的那个男孩从地上捡起了自己的书包。边捡着他还边和他旁边的男孩说了些什么。而在伊藤朔月看向他的那个刹那,他也忽然回头看向了远方。而这时伊藤朔月隐隐的看到他背后的翅膀。

    还真的是啊!某位金发少女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她就和黑羽快斗一起走了。她为什么会对那个少年有熟悉的感觉她不知道。但她似乎已经知道了那个少年……他真正的身份。

    “吉良学长?学长你在看什么?”那个少年身边的男孩很自然的询问了起他。而那个被称为吉良学长的人,他只露出了一个笑容说,没什么。然后他说你这个时间也该回去了吧!

    “否则纱罗会哭哦。”而这句话一出来,那个男孩立刻表现出了一副紧张的样子。纱罗她一直都不让他打架。要是被她知道了。不过,现在就算回家他也见不到纱罗。他们已经……

    某位男孩正在陷入胡思乱想中,而趁着这个时间之前的那个少年又一次望向了那边的天桥。他总感觉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然而这一次他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了。是有什么人又离开过吗?

    他熟悉的人不是应该只有那个女人吗?那位少年的视线重新落回到了他身边的男孩的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