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77.第二百七十七章

    第二百七十七章:

    距离伊藤朔月回到家没多久,她的手机上就来了一封新的邮件。是黑衣组织的那位BOSS。又是新的任何啊!她略一叹气。被分配到执行这次的任务的是他们组,她还有琴酒两个人。

    她还没开始睡觉呢!某位金发少女一边抱怨,一边她就只能出门了。在出门之前她让青龙小动物帮她向安室透转告一下这件事。黑衣组织发现新的卧底了。是英国MI6的人。

    『我会见机行事。当然如果你能告诉我该怎么对待他们最好。』这是某位金发少女让某只小动物转达的原话。如果有什么要说的可以直接告诉它,它可以随时联络到伊藤朔月。

    MI6啊!安室透对MI6的看法和对FBI或者CIA的不同。哪怕他们都是一样的来到他的国家里,插手他们国家的事情。某位公安警察先生就这么思考了一会儿,他说首要的是保住自己。

    安室透让青龙小动物快点回到伊藤朔月的身边。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她可以随时通知他。这件事目前为止BOSS并没有通知多余的人。所以,即使他也是波本,他也不能做的太明显。

    青龙小动物什么都没说就从他的桌子上跳了下去。然后就在他的面前消失不见了。他的房间一下子又变得静静的。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安室透的目光却已经变得严肃。

    MI6的那位卧底现在逃出了组织的控制范围。不过,他逃出的时间很短。黑衣组织的BOSS,甚至琴酒都认为他现在肯定藏的不是很远。琴酒和清酒他们的任务就是找到这个人。

    日本不是MI6的控制范围。这个刚刚逃离的卧底又还没能联络上他的伙伴。他现在身上已经受了伤。伤口在不停的往外淌着血。他背靠在一个角落里的墙壁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他流出的血已经被他处理干净了。但追踪他的人很快还是会找到这里来。那个人东看看、西看看以后他终于悄悄的往前走了两步。他忍着伤痛用了最大的力气把那边的下水道的给打开了。

    这里可以暂时藏一下。这个人一下子就钻进了这个下水道。下水道可以让他很顺利的通过。他不知道走了多久。他只感觉到他的意识渐渐的不再清楚了。而这个时候他推出了一个下水道出口。

    这个人他不知道他到了哪里。不过他知道他走了很远的路。黑衣组织的人应该不会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来的吧!就这么没走几步他就彻底的晕倒了过去。而远在某个窗口的男人眯了眯眼睛。

    米花町2丁目22番地。这就是这座房子的具体位置。那个辛辛苦苦的从组织里逃出来的人他此刻也在这座房子了。阿笠博士是看见门前有一个受了伤的人,所以他就把这个人给抬了进来。

    灰原哀此刻已经睡着了。她今天回来的格外的晚。现在又是小孩子的身体。所以格外的撑不住熬夜这种事。如果是平时阿笠博士也应该睡着了。只是今天他又刚刚试验了一次他的发明。

    发明是以失败而结束的。直到此刻阿笠博士的满脸都是灰尘。这个人是受了枪伤。这很容易判断出来。还好弹片并没有留在体内。阿笠博士开始去翻箱倒柜的寻找他家里的药物在哪里。

    这不是阿笠博士第一次从门外捡回来一个人。在这之前的灰原哀是一个,北堂雅也是一个。这样的情况再发展下去他恐怕都要习以为常了。阿笠博士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他只有等他醒来。

    北堂雅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刚刚阿笠博士试验搞出来的动静又实在是太大了。所以这个时间她还能走出来看看情况。而在看到又一个受了枪伤的人之后,她主动帮阿笠博士照顾了他。

    他们这一夜很忙碌。等到天亮了的时候,那个人的情况终于有了好转了。在此期间他们的邻居已经让人仔细的调查过这个人。他们调查出来的结果仅是这个人是黑衣组织前阵才加入的新人。

    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他们的某位邻居重视。他的眼睛在某一时刻还睁开了一下子,露出了满是锋利的眼神。是他们的人找到这里来了?他不得不怀疑这一点。这里有的就只有雪莉。

    他留在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她。他的人已经调查过了这次来的人只有他一个。冲矢昴最终决定他们暂时还是要等这个人清醒。他想知道组织的人对他们的了解有多少了。这是一个机会。

    就在冲矢昴顶着他那张猫皮去了隔壁的时候,安室透那边就又收到了一封邮件。这一次不是专门用了式神传递消息的伊藤朔月。而是他们的公安警察的本部。他们让他把那个人救下来。

    MI6的人为什么要他们来救?某位公安警察先生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他说他已经知道这件事了。现在追查他的下落的人就是伊藤。安室先生表示他会把这项命令转告给她。

    这封邮件就这样被安室透给轻轻松松的发送了过去。他并没有立刻得到回应。大概过了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他的手机终于又响了。那边只有简短的‘我知道了’这样的字眼。

    伊藤朔月现在在做什么?她在休息。没错。她的确是和琴酒,还有负责开车的伏特加他们一起去找那个逃出去的卧底。但开车这种事情又不用她负责。她今天都已经累了一整天了。

    他们是在执行任务。某位认真负责的黑衣组织的好干部琴酒他只是很冷淡的看了她一眼。不过在伏特加想要大声的询问他什么事的时候,他还是一脸什么都没发生的说他的声音太大了。

    乔治布朗,一个拿到代号比‘清酒’还要晚的组织新人。琴酒稳稳的坐在了他那辆保时捷356A的后座上。他的脸上是看得出的冷漠。他绝对不允许从组织里逃出去的老鼠还能继续存活。

    冲矢昴去阿笠博士家做客的时候,他是带着他刚刚煮好的咖啡来的。北堂雅已经照顾了一夜这个男人。这次的咖啡对她正好需要。然而她才刚刚喝了一口就差点喷出来。

    这咖啡没有煮熟吧?北堂雅把这句话给忍了下来。而这个时候阿笠博士正好口渴了,他也随手拿起了一杯喝了起来。北堂雅小姐想阻止都没来不及。最后的结果就是阿笠博士的表情很好看。

    这个时候,灰原哀也睡醒了。她才刚刚起来就看见了这样的一场闹剧。这让她有一种很无语的感觉。她看了看那边的罪魁祸首。而罪魁祸首本人他眯着他的眼睛表情上还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这次又是哪里出现问题了?事实上他在思考的是这一点。而当阿笠博士都直接把这些都说出来的时候,他才有些懂了的表示,果然下次他应该把煮咖啡的时间再加长一点。

    那个男人正好在这个时候渐渐地苏醒了。当感觉到这个动静以后,他们几个人立刻全都看向了那个人。其中北堂雅显得最激动。其次就是阿笠博士了。灰原哀则淡淡的在一旁观察着情况。

    冲矢昴借故把灰原哀给支开了。灰原哀小朋友的眼中有些疑惑,又有些了然的感觉。然后,在她怀疑的看了看那个一直眯着眼睛的男人后,她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博士救下来的人是谁?

    那个男人的伤是真的。即使现在苏醒了他的身体也一样很难过。他看了看周围……结果他只看见有一张关心的看着他的女人的脸。他张了张嘴,声音非常嘶哑的说:“是你救了我吗?”

    北堂雅摇了摇头,她侧了一下身体,让阿笠博士暴露在他的面前。她的脸上带着一种温柔而又充满了魅力的笑容。她说多亏了博士。是博士他从门外把你给救回来的。

    那个男人对阿笠博士表达了感谢。有一瞬间他从不知道哪个方向感觉到一种很警惕又有些压力的感觉。这时他才看见原来这个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他并没在意。只随口的问了一句这是哪里?

    阿笠博士和北堂雅还没说出什么。冲矢昴就先说话了。他问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身上又会受那些枪伤?那个男人的表情也立刻就变得严肃了。他没回答。只说了他们可以找到公安警察吗?

    公安警察是日本的秘密警察。这个男人这样的举动很危险。这时冲矢昴先生做出的推断。然而那个男人随后就叹了一口气。他说他知道那些人不好找。不过你们也不是普通人吧?他笃定地说。

    如果是普通人。他们不会在第一时间把一个受了枪伤的人放进家里。他们或是送到医院。或是报警。更有可能是转头就离开。那个男人很认真的看向了冲矢昴。尤其是他眼前的这个男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