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78.第二百七十八章

    第二百七十八章:

    经过了一整夜的寻找。琴酒还有黑衣组织派出的那些底层人员他们都没有什么收获。那只老鼠也不知道躲到哪处德下水道里了。他受了很严重的伤,正常的情况下他不可能走的太远。

    组织在四面八方都派了人出来。这个范围之内早已形成了一个很完美的包围圈。然而,等他们把这个包围圈缩小到最小的程度的时候,他们依然没有看见那个本来早就该晕倒的人。

    有接应的人?这不太可能。黑衣组织的BOSS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位先生是有些气愤的。不过他并没有发火。他只让那些底层人员继续听从琴酒和清酒他们的命令。他们一定要把人找到。

    不!不是找到。他只要他们把那个人处理干净就成。BOSS在发出前更改了他写下的邮件。

    伊藤朔月睡醒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起来。她随手看了看她手机上刚刚收到的那封邮件。然后对着在那边好好的端坐的琴酒展示出了一种有些意外的表情。你要找的那只老鼠还没找到吗?

    在说些话的时候,某位金发的少女不着痕迹的把她周围结界给打开了。她刚刚已经和安室透见过了。公安警察方面的意见她也清楚了。看起来他们要赶在琴酒之前把那个人找到了。

    琴酒脸色看起来有些不太好看的样子。他周围的冷气都比平时要冷的多。某位金发少女只是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如果再过几个月,等到夏天的时候,和琴酒一起执行任务会更好。

    这个时候,忽然又有什么声音响了起来。某位金发少女随手的又把她的手机拿了起来。她轻微的皱了皱眉表示出了一种没有办法的表情。这个任务嘛!她看了看琴酒,就先交给你处理吧!

    今天是周一。他们上午第一节就有课。伊藤朔月就这样把这件事告诉给了那边的琴酒。而在琴酒还没有什么表示的时候,她就很干脆而不负责的从那辆保时捷356A上下了车。

    伊藤朔月不是第一次翘课。伏特加在一会儿之后就把车给开到了伊藤朔月的身边。他说是大哥让他送她一程。而这句话成功的换来的琴酒的一个眼刀。这里距离冰帝学园还有些距离。

    你不去执行那位先生交下来的任务吗?某位金发少女只给了他这样的一个表情。而琴酒则很冷淡的表示那只老鼠早就不在这里了。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个冷笑。你不是也因为这个才离开?

    没错!如果那个人还在这里,她即使要脱身也不会使用这样借口。现在是可以暂时休息一下的时候了。某位金发少女很无辜的耸了下肩,她说,那位先生的邮件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他们一定要把那个人处理掉。这和之前一次的命令相对比,他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们只要找到那个人并杀死他就成。而这个过程这位BOSS并没有限制他们用多长时间做完。

    保时捷356A距离冰帝学园还有一定距离的时候,某位金发少女就让他停下来了。伏特加还一脸不明所以的样子。这里还没到学校。而伊藤朔月她只一脸真挚的说,你们的打扮会吓到其他同学。

    黑衣组织虽然总是穿黑色的衣服,但也不至于每个季节都穿这么招摇的风衣吧?某位金发少女特意把这个想法给表现出来。而那两个当事人一个不为所动,一个根本就没明白什么意思。

    某位金发少女也只是笑了笑。这个搭档嘛!她还是要顾虑一下子的。有些分寸她也知道该掌握到什么程度。就这样她又一次下了车。而这一次保时捷356A很果断的被伏特加越开越远。

    他们大概又继续去寻找那个人了。某金发少女在走进学校的时候,她的表情依然带着那种很淡又很疏远的笑容。而她的心里却开始严肃了起来。那个人究竟是怎样逃出的琴酒的围追堵截?

    伊藤朔月到达教室的时候,网球部的晨练还没有结束,从这个位置向下望去,网球部的正选们正在很认真的进行着他们的训练。除了芥川慈郎。那个家伙大概又像每一次那样在哪里睡着了。

    她现在不适合离开学校。琴酒和伏特加他们的确走了。但越是这种时候,某位金发少女她也就越不愿意冒这种没有太大作用的血。有些事情即使在这里也可以做。比如……研究那个人的去处。

    非常详细的地图,伊藤朔月很快就收到了这样东西。这种程度本应该只有建筑方面,或者日本警方可以拥有。当然公安警察也没问题。而伊藤朔月她则用了另外一种非常安全的渠道。

    这些都是她在很久以前让人调查过的。就算组织的人知道他们也不会察觉到什么不妥。那位MI6逃出的地方应该是这个位置。某金发少女的目光落在了其中一个点上。组织的人在这些地方。

    无解。如果用正常的手段。他不可能逃出来。这是在第一次得出的结论。不过,某金发少女的嘴角稍微露出了一点点的笑意。老鼠啊!想起了刚刚琴酒说的这个词。这次恐怕还真是老鼠了。

    这个人能逃出去的路只有一条。下水道。不过,即使琴酒也发现这一点他恐怕也没办法找到那个人了。因为那条下水道可以通向各个地方。那条下水道又很长。没人知道他会从哪里出来。

    琴酒的确也发现了这一点。他在回去那个MI6逃跑的地方又看起来不太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最终让他发现了这边有很多的下水道的出口。他立刻让组织的那些底层人员从这里下去。

    那位MI6的反侦察能力的确很好。他即使是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他都把血迹给隐藏的非常好。这整个下水道里都看不见有血的迹象。只有一些残存的血腥味,还有偶尔看见的死去的老鼠。

    老鼠看起来都像是撞死的。它们的身上倒是都带着一些血迹。不过这种死老鼠并没有持续多远的距离。在这个下水道还没达到岔路的时候,他们就不再出现了。而他们也不知该走哪条路。

    黑衣组织的底层人员试着闻一下这里的气味,哪个方向的血腥味更重他们就去哪个方向。然而最后他们想起琴酒给他们下的命令。他让他们把所有能找到的地方都找到。不放过任何一处。

    就这样,他们决定把人平均的分成了两队。不过,等他们继续走下去他们就发现这个方法行不通了。因为他们没走多远就又有新的岔路。这里的岔路越来越多。到最后人都只剩下一个。

    黑衣组织的底层人员想要请示琴酒。不过下水道里的信号几乎没有。他们只有在等到他们遇到下一个出口的时候,他们走到上边才开始给琴酒打电话。而电话那边的声音简直冷的可怕。

    这个打电话的人战战兢兢的听着琴酒的说话。然后,他又战战兢兢的把电话给放回了他的衣服口袋里。琴酒已经把电话给挂了。他们只被琴酒批评了无能。不过其他的这次他们倒是安全了。

    那只老鼠上到地面上来以后他们就不好寻找了。黑衣组织的人已经在打听东京范围内的所有的医院的情况了。哪家医院在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收过一个受了枪伤的病人。他们都能知道。

    黑衣组织的情报范围很广。这种消息没有多久就传到了琴酒这里。那个人没有去医院。下水道里此刻也有好几条线路给他发回了报告。他们那里都没有看到那个MI6。他周身的冷气更重了。

    琴酒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潜入过组织的老鼠。然而这些老鼠却一只一只的陆续逃出去了好几只。这是琴酒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尤其是前不久他才刚刚发现赤井秀一那个家伙竟然还没死。

    某位黑衣组织的好干部。他在平复了一下他有些愤怒的心情后,他就已经清楚那位MI6应该已经和他的同伴联络上了。他拿出了一张地图在上边画了个圈。这个人能够达到的范围是这个范围。

    组织还要多派些人,并让这些人随时在这些东西寻找。琴酒很自信。那个人迟早会出来。他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非常锋利的光芒。他还有他的同伴。他们只需要在这些地方等待着他们出现就成。

    黑衣组织的底层人员们还在继续的在下水道里寻找。而另外新派来的那些人也都出发去了他们各个要去的地方。这边保时捷356A也开始启动了起来。他们也要去那些被琴酒划进范围的地方。

    “这里是……”而此刻远在冰帝学园的某个人看到了一个地方。她的嘴角只能忍不住的抽了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