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84.第二百八十四章

    第二百八十四章:

    这座别墅很大。他们还必须要尽快找到提示和解答。这些都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在场人决定分开去寻找,如果有人找到可以联络其他的人。然而,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他们的手机都没信号。

    “没关系。”白马探和小Q他们都纷纷的看了看这个别墅。这里的隔音效果一般,只要从那些房间离开。他们大声叫的话其他人也能听到。其他的那些侦探对此也是比较认同的。

    两个高中女生是走在一起的。服部平次是有些不放心和叶啦。不过,他还是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一起走了。走之前他很理所当然的说出,如果他们遇到什么危险的事情就立刻大喊他们。

    毛利小五郎和茂木遥史一起。而枪田郁美难得的居然会和橘左近一起?DDS的那几个学生也被分成了两拨。小Q和鸣泽数马还有远山金太郎一起。天草流则和美南惠他们两个一起。

    黑羽快斗是陪白马探一起来的这里。这次的分组他自然而然的也一起行动了。不过,某位怪盗现在担心的人是有些多。真是麻烦啊!某位怪盗的脸上全都是嫌弃。这次的事情……

    说实话,白马探一直都感到很惊讶。黑羽居然愿意主动陪他来调查这里的事情。这封邀请函是被寄到了学校的。他从信箱里拿出它的时候,某位怪盗正在开开心心的看着告白信掉出来。

    一封、两封……黑羽快斗很开心的把它们都抱在了怀中。而他隔壁白马探只拿着一封来看,他不由自主的就探头去询问他又收到多少情书。而在他帮着白马探数完之后他发现白马比他多一封。

    没有伊藤小姐的吗?某位归国的名侦探很故意这么说出来。而黑羽快斗他的表情立刻变得有些别扭了起来。他说伊藤才不会这种事情。而也在这个时候他故意的把话题给岔开了。

    “咦?你这封信不是女孩子们送的情书吧?”他原本是想问问某个侦探正看着的那封情书的。他看得这么认真是不是……而在他最终说出来的却变成了这样的话。他的表情也严肃了起来。

    这有什么问题吗?白马探有些不明白为什么黑羽会突然紧张了起来。他翻开了信仔细的翻转的看了好几遍。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委托。他经常可以收到。虽然寄到学校来的并不多。

    不要接受。这是黑羽快斗当时给白马探的忠告。不过,从这封信里白马探读出了一些东西他说关西的那个高中生侦探和毛利侦探都会去。搞不好住在毛利家的那个侦探小鬼也会一起去。

    那我和你一起去吧!在沉默了一会儿后,黑羽快斗主动提出了这个要求。他的脸上又恢复成了那种他那副完全不在乎的表情。他指了指那封信,反正这信上不是也说了欢迎带朋友一起吗?

    “刚才那个录音带里说那是为橘左近准备的谜题吧?”黑羽快斗边走着,边思考,然后他说出了这个结论。所以,白马探立刻把他的那封委托信给拿了出来。他们认为他这里也藏有线索。

    检查房间的事情他们还是要进行下去的。而这些信的内容此刻不止是他们。其他的几波侦探们他们也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不过他们之前解不出来的东西也不可能这么一下子就解出来。

    白马探收到的那封委托信有一个很特殊的信息。它似乎特别强调马这种东西。这让他和黑羽快斗都不得不在意。而当他们检查到了又一个房间的时候,他们猛然看见这房间里有马的装饰。

    那是一盏灯。白马探要过去查看。不过这次让黑羽快斗给拦住了。他走到了白马探的前边,一只手他去碰了那盏灯。而另外的一只手他早早的就把魔术手/枪准备好了。还有他身边的风灵。

    这盏灯可以轻易的就被移动了。而在这后边有一个密室显露了出来。他们两个人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与谜题有关的事情。黑羽快斗决定他先下去看一下情况。而白马探也同意了他的想法。

    那只马很奇怪。白马探在下去的时候特意的注意了那匹马一眼。而在他们进去了之后他们身后的这扇门就被强硬的给关闭上了。那两个人回头看了一眼后,他们就又继续向前走了。

    “欢迎来到第二个任务。”那个男孩的声音就这么好不征兆的响了起来。这两个人都不知道这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又被依照惯例的附赠上了一段幻象。

    “你不是人类吧?”某位怪盗忽然很笃定的说出了这样的话。不过,接下来他的表情就已经变成了那种扑克脸。白马探意识到现在站在他身边的已是基德了。“至少不是现在还活着的人类。”

    “你是谁?你不是我邀请来的侦探。”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忽然这么说道。他说,“这些并不是重点。我不管你是谁。你们只要找到我让你们找到的真相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用你们管。”

    小男孩的声音已经有些不太稳了。然后那种阴森的感觉却没有去除一丝一毫。黑羽快斗只无所谓的耸了下肩。他开始把视线重新的放回到了前边的幻象上。这其实是非常简单的事情。

    的确。恐怕不仅仅是他。就连其他的那些侦探也知道邀请他们来这里的可能并不是人了。因为他们在离开上一个房间的时候。除了那个糊涂名侦探以后,所有的侦探都特意的寻找了某个机器。

    要制造这样幻影没有机器是不可能做到的。而这个机器的位置他们那里的都是侦探他们可以一下子就判断出具体位置。然而那里什么都没有找到。他们把范围扩大了以后依旧什么都没有。

    这次的画面是一个小小的小男孩。他的怀中抱着一个比他还要高的人偶。他一个人坐在了那边的楼梯上。而在他的上边有一盏灯的灯光从门缝里露了出来。他不听的回头看着那扇门。

    “爸爸怎么还不出来啊!”这一次那个幻影里居然出现了声音。那个小男孩很认真的让那个人偶和他对视。他的脸上全都是着急还有一些抱怨。最后他又把那个人偶紧紧地放回到了他的怀里。

    “爸爸在工作。我不可以这么自私。”小男孩这么对他自己的人偶说。他恋恋不舍的又看了那个门一眼后他就默默的离开了。他的房间就在这条走廊的尽头。“我在那里会给爸爸添麻烦吧?”

    即使这样说,那个小男孩还是把门留了一个缝。他时不时的就往外观看。就在他很高兴那个和爸爸谈工作的人终于走了的时候就又来了一个人。他只有扁了扁嘴后继续留在了他自己的房间。

    就这样,一个晚上从他这里路过的人就有三个。而那最后一个因为小男孩有些困了他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的。他只知道他迷迷糊糊的时候被那个人吵醒了。那是可以传遍整个房子的尖叫声。

    小男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白马探和黑羽快斗都有了一些经验。那个小男孩只看见家里很多很多的人从他的门前走过。他们应该是去爸爸的房间了。而他在门后躲着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那个小男孩对着他的人偶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之后,他忽然的把门给推开了。他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么多人。他是不是可以帮助他的爸爸。至少他绝对绝对不会给他添乱。

    然而等他到了地方以后他就彻底的愣住了。他一直紧紧的抱在了怀中的人偶此刻也不知不觉的就落到了地上去了。他甚至都没有余力去把那个人偶给捡回来。他只能这么傻傻的看着他的前边。

    他的爸爸就躺在了那里。头颅已经和身体分开了。小男孩有些摇摇晃晃的跑到了地上的那具尸体的旁边。有人想把他从这里抱走他们都办不到。那个小男孩他死死的抓住了他父亲的胳臂。

    小男孩没有哭,但他脸上的悲伤和痛苦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没有办法安慰这个小男孩。而悲伤的又何止是这个小男孩一个人。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是那个男人的家人啊!

    “这是怎么回事?”这位是被害人的弟弟。他是第一个询问那个第一个发现这具尸体的人。而那个人他只是痛苦的摇了摇头。他说他是来他商量工作的。结果一来就看到了这样的情景。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个家里的人并不知道。因为被害人的房间这边还有另外一扇通往外边的小门。这本是为了方便他工作而安置的。他们看不到。而这一次竟然有可能让人从这里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