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85.第二百八十五章

    第二百八十五章:

    这个家在这里好像很有势力。他们势必要调查出来那个男人被杀的真相。这家的当家人,一个很年迈的老者,他是被害人的父亲。他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很坚定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没有人看见凶手。他们就只能从被害人的被害现场寻找有什么可以证明的线索。那个男人今天会和什么人见面?他询问了家里的每一个人,尤其是被害人的妻子。他们是不是听说过什么。

    被害人死亡的时间至少有一个小时了。当第一个发现人,森川和石把其他的人叫过来的时候,这里地面的血迹就早已经干了。他们当时并没有在意这件事。还好有人扶了一下地面。

    是被害人的弟弟。志仓界人。他在想要叫醒谁在地上的哥哥的时候,他很自然的就扶住了地面,不止是是手,就连他的衣服都碰到了那些血迹。而现在他才意识到他的身上连一点血都没沾到。

    他们这家人没有侦探。对这种推理调查的事情他们也在行。他们只凭着他们的信念。有什么人在今天来过他们家的这个方向。那位老者发动家里的所有人让他们去找整个岛上的人确认。

    如果他没有睡着就好了。小男孩在旁听到了他们说的所有的一切。他忽然很自责,他在埋怨着他自己。如果他当时没有睡着他就可以找到那个凶手了。他想知道到底是哪个坏人害死了爸爸!

    小孩子一直闷闷的,他很小声的说他知道今天有什么人来找过爸爸。但……家里的人却并没有在意这个孩子讲出的话。他们只是很可怜的摸了摸他的头发。他们想让他回房稍微休息一下。

    小贵最喜欢他的爸爸了。这次又让他看见这么具有冲击力的一幕。就连他的妈妈都在很担心他。她也不想让这个孩子继续留在这里受刺激了。而小男孩,志仓贵却无论如何都不想放弃。

    “今天来找过爸爸的是樱井先生还有左仓先生。”志仓贵忽然很大声的喊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他那稚嫩的眼神中带着一种坚定的感觉,他说,“这是我亲眼看见的。绝对绝对不会有错。”

    小孩子的话一直被认为是不可信的,家里的人互相看了看,最后他们边哄着志仓贵,边真的派人去找那两个人。虽然说陪着小孩子胡闹这总是说不过去。但他们暂时也找不到其他的线索。

    樱井先生和左仓先生被找到的时候,他们都感到非常的惊讶。尤其是在他们听说志仓兼人居然在自己的房间被人杀了的时候,他们的表情都是难以置信的。他们说他们来的时候他还还好的。

    画面上,那两个人开始介绍了起来。樱井先生说他是在下午三点左右来的这里。然后大概在八点左右的时候离开的。而左仓先生恰好八点来的。他还和樱井先生碰到过。大概八点半就离开了。

    尸体被发现的时间是晚上十一点。距离左仓先生离开的时间有两个小时左右。这个时间足够令那些血迹干燥。这家的老主人很怀疑的看了看。这样的目光射的左仓先生忍不住的倒退了好几步。

    老人让被害人志仓兼人的妻子去把志仓贵叫来。小男孩本来就一直想过来,这次一听说这句话他就立刻的冲了过来。老人摸了摸小男孩的头。他夸奖小男孩给他们还有他的爸爸帮了很大的忙。

    那两个人来这里的具体的时间,还有樱井先生离开的时间,老人都仔仔细细的询问过了小男孩,而那个小男孩说出的答案与那两个自己说出的基本一致。老人的目光立刻变得锋利了起来。

    他们今天都谈的是什么内容。老人又问了樱井先生和左仓先生两个人这件事。为什么他们用的时间相差这么多?而樱井先生说,他们是在讨论一个人偶的细节。他们两个谁都没有办法说服谁。

    这家的老人也喜欢人偶。他对人偶的了解甚至比这个大儿子更好。他让樱井先生讲的再多一些。而当樱井先生把他自己和志仓兼人的意见都说明后,老人捋了捋胡子赞成了樱井先生的意见。

    樱井先生见到老人居然同意了他的意见他很开心。现在就连这个地方刚刚出现过命案他都完全给忘记了。老人看起来对这个孩子也有些期待。他甚至说出没想到你居然有这么好的水平。

    而下一个被询问的人是左仓先生。他为什么会来去匆匆的。而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这位老人他的脸色就不太好了。而这位左仓先生他的确半天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他的头上也开始渐渐的冒了汗。

    老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了。他周围所给出的压力也似乎越来越强了。而左仓先生在抵抗不了这种压力下他终于断断续续的说出了,他是因为欠了钱。他是想让兼人先生多给他宽限几天的。

    这是一个充满了杀人动机的一个原因。所以,在左仓先生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几乎就瘫坐到了地上。他说他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杀人。因为他不敢啊!认识他的人没有人不知道他的胆子非常小的。

    老人什么都没说他就又问向了森川先生。森川先生对于自己也被问到他感到很惊讶。这件事与他无关啊!他不是说过他是在一进来的情况就看见了这个情况嘛?而老人只让把来的原因说明。

    我的人偶坏了。森川先生从身后一个箱子里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个人偶。然后又小心翼翼的交给了那位老人。而老人他拿刀人偶的时候倒是非常的小心。他只看了一眼就认同了这个人偶的损坏。

    老人最终下了断定,他认为杀死了志仓兼人的人是左仓先生。即使左仓先生一直在喊着他没有杀过人。他不是凶手。他不是凶手。这位年轻的男人还是被拖走。然后让人给活活的打死了。

    画面就在演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消失了。黑羽快斗和白马探他们都在沉思。而那个一直给予他们提示的那个小男孩的声音在此刻又响了起来。他说这就是全部的提示了。他们还有一些时间可以使用。

    这个案子是一个有始有终的案子。犯人已经得到了严惩。虽然那些人用了不该使用的方法,但在那个时间,而他们看那些人的打扮和作风,他们应该有权去做这样的事情的。这不是问题所在。

    这件事唯一不对的地方就只有罪犯找的太过随意了。白马探和黑羽快斗看了看彼此,他们发现他们两个的意见是相同的。那位左仓先生不是杀死志仓兼人的真正的凶手。他是被人冤枉的。

    他们现在还有很多东西都不能确认。而这个房间又不是和上次的房间一样是命案现场。不过这个问题他们很快就得到了解决。黑羽快斗在前边的桌子上发现了一个模型。它就是画面中的地方。

    这个模型不算小。他们可以很轻松的模拟画面中的场景。那几个人从什么地方进来的。而志仓贵的房间在哪里。被害人又在哪里。他们一一的都给标记了清楚。不论是哪个门过去都会经过这里。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只能是志仓贵睡着的这段时间了。白马探指着那个模型中的某个地方把他知道的一切都告诉给了黑羽快斗。而黑羽快斗露出了一个很伤脑筋的表情。明明他就是不是侦探。

    平时看你也很有侦探的样子。白马探回给了他一个这样的表情。这个世界,或者仅仅是这个东京的怪盗就不少,但这么像侦探的怪盗恐怕就只有眼前这一个了。而某位怪盗他只是‘切’了一声。

    某位归国的侦探还不知道他眼前的这位怪盗在第一次见到另外一位名侦探的时候,他发出的那种对侦探这一类人的挑衅。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知道眼前的这个家伙他并不太喜欢他们这样的侦探。

    两个人都在很认真的回忆着那副画面中的每一个画面。虽然他们没有美南惠的瞬间记忆能力,但黑羽快斗的高智商还是让他的记忆力很好。何况他们本来就是抱着目的去观看的那些个画面。

    “你认为是哪个人?”白马探直接就把这个问题给抛了出来。就好像某位怪盗他已经看透了事情的真相一样。而在黑羽快斗抽了抽嘴角的时候,白马探则不负责任的说你不是每次都能很快找到吗?

    黄昏馆那次。还有之后……怪盗基德总能比他更快的找到真相。黑羽快斗则半月眼的摆了摆手他表示那是因为他在那之前就已经做过功课了。不像他们一样贸贸然的就直接去推理的现场。

    这次是他们一起从头到尾的开始调查的。他一点也不比他知道的多。白马探的嘴角弯了弯,他的心情看起来特别好的样子。而这样的表情无疑让某位怪盗决定他要比这个家伙更早找到真相!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