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86.第二百八十六章

    第二百八十六章:

    场景可以模拟。但模型终归就只是模型。那些细小地方可能存在的线索。还有当时的那具尸体他们都没办法看清楚。而这些紧靠着他们的记忆,即使是黑羽快斗他回忆起来也有些费力。

    尤其是尸体。他们刚刚看到的画面有些模糊。包括那个尸体最后呈现的状态,他们都没有十分确切的看清楚。他们只看见他的身体和头颅被分开了。而在他身边掉落一个沾血的尖刀。

    没有尸体的推理这其中会出现很大的错漏。黑羽快斗一个人很认真的玩着那个模型。模型的顶部已经让他还有白马探一起给卸掉了。那个尸体的模型,他一边捅了捅,边吐槽着做的一点都不好。

    他这一碰不要紧。原来的那副幻象就又出现了。黑羽快斗和白马探都顺着那里的光源看了过去。只不过这次的幻象没有给他们展现当时的事情,它只是原原本本的把那个尸体映照了出来。

    当黑羽快斗把手移开到一旁的时候,那副幻象就又跟着他的手移动。这是一个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而有利的线索。黑羽快斗和白马探他们都能看出了一点点高兴。他们又把目标放在了尸体上。

    这是他们第一次看清这具尸体。这不由得让他们的眼神渐渐地变得严肃了起来。然后,某位怪盗他毫不掩饰他表情中出现的笃定的感觉。而那位侦探他的表情悠然,眼睛里也全是自信。

    他们已经知道了。这次的谜题。刚刚为他们展示的这第二场杀人事件的真相。黑羽快斗似乎很肯定那个给他们出题的‘人’现在还在这里。他对着空气说:“是森川先生吧?那个真正的凶手。”

    “为什么你们会这么认为?”那个小男孩的声音果然很快就有回应了。他没有回答他们是与不是他只是想要他们的答案。而白马探则说,这很简单。森川先生拿着的那个坏了的人偶你还记得吗?

    “这和人偶有什么关系?”那个阴森森的男孩的声音居然多出了一些好奇的感觉。他的语气倒是没感到有多么的急切。黑羽快斗说,那个人偶是被人硬生生的折断的。森川先生说是被小孩子弄的。

    这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只不过这大概要需要那个小孩子整个坐上去的力气了。他们本来都认为被害人是被旁边放置的那把刀给杀死的。而现在看尸体的反应,他看起来更像是窒息而死。

    白马探指了指那个尸体的模型,它又一次显示在了他们的前边。他的手指放到了尸体那个断开的脖子的下边。这里到现在还残存一些碎的木屑。而旁边地上的那个刀它同样也沾到了一点这个东西。

    这些木屑他们已经没有办法进行具体的检测了。但无论颜色、质地、质感,这些木屑都与森川先生的人偶上的是一致的。而森川先生什么时候来的命案现场。这是一件完全无法确认的事。

    或许并不是无法确认。黑羽快斗告诉那个声音。那个小男孩在那个尖叫声之前就已经醒了。如果你的这个模型真的是按照那里边的一切模仿做出来的。那他可以确认森川先生绝不是那时候才到。

    这个模型里小男孩房间的隔音并不是很好。白马探和黑羽快斗都做过实验了。而当他们回忆当时画面中的情景的时候,那个男孩对他门前的事情他也可以很快就听见。其中有只猫经过他都醒了。

    在那声大声尖叫的前五分钟,小男孩的门前的确有一只猫经过。那是他叔叔养的猫。他叔叔的房间就在他的隔壁。只不过他也有他自己的工作所以大多数时候都去了工作室。而把猫留在了房间。

    猫咪在它的主人的房间里折腾的够了。它在很用力的把门给推开后就这样离开了。小男孩沿着门缝看了一眼那只猫。他的想法就只有它又去找叔叔了。希望不要给正在工作的叔叔添麻烦。

    如果在同一个时间段,有一个人从同一个地方经过。小男孩不会发现的可能性就太小了。除非那个人特意的掩饰了自己的脚步声。而这样就不能不让人更怀疑他是不是还怀有其他的目的了。

    “竟然这么简单。”这依然是那位出题的小男孩。他说,“如果当时你们就在现场。他们大概也就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了吧!”说出这话的时候,那个小男孩的声音比平时还更了很多残忍的感觉。

    小男孩的声音终于消失了。而在消失之前他留下了一句话。那句话里似乎夹杂了一些其他不知名的东西。“希望你们能够把所有的谜题都找到。”而这个密室却在不知不觉就开始移动了起来。

    黑羽快斗的动作很敏捷。他可以在这种地方应对自如。而白马探则不太好了。在某个刹那他都要绷不住他的优雅了。还好某位怪盗想都没想就主动的帮了他。还附加一个灿烂无比的笑容。

    他们很想立刻从这里离开。但当他们沿着他们原先来的路走的时候,他们就发现因为刚才的移动这里的地形已经和他们不一样了。“难道这也是一个谜题?”某怪盗不由得抱怨了起来。

    这里现在已经变成迷宫了。他们走了半天都感觉到没法走到头。这一怪盗和一侦探只能暂时停下来观察着周围的情况。这一路的墙壁都完全一样。他们根本没办法确定那块墙壁是原先哪个位置。

    风灵说这里是一个封闭的空间。如果需要的话它可以把整个所有墙壁都给弄坏了。黑羽快斗则告诉它先不用行动。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是否是一个谜题。他对自己很相信。他可以找到出去的方法。

    白马探和黑羽快斗不停的观察着四周。最后还是身为侦探的白马探在地面上发现了一点点的异样的感觉。他敲了两下。结果发现这里发出的声音果然和其他地方不同。黑羽快斗也跟了上来。

    黑羽快斗对机关之类的东西很在行。他立刻让白马探稍微离远一点。白马探似乎对他也有些放心的样子。他只说了一句‘小心’就按照他说的去做了。而接下来黑羽快斗就趴到了地面上试验起来。

    这不是简单的转一下就可以的机关。白马探在一旁等了很久,他看着黑羽一直在很认真的计算着什么,然后又开始继续试验。这个机关这么复杂吗?他说他还没见过哪个机关能够难住怪盗基德。

    “我又不是怪盗基德。”黑羽快斗否认的话再一次的脱口而出。白马探只是非常优雅的一笑,他并不在意黑羽快斗的否认。而这个时候有什么东西响了一声。而他们脚下的地面又开始动了起来。

    黑羽快斗是松了一口气的感觉。白马探对这个似乎也有所准备了。所以这次他还是能够勉强的保持住了平衡。黑羽快斗拍了拍手对白马探表示,这次终于完成了。他们已经可以离开这里了。

    这里是什么位置。他们依然不太清楚。不过,他们当时下了这个密室的时候,他们就发现这个密室是一条很直很直的通道。他们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能离开这里。而事实上他们也的确就这么做了。

    密室的大门终于显露在了他们的眼前。而这扇门似乎又是一道机关。他们进来的时候是因为转动了门外的那个马形的装饰。而内侧则没有这样的东西。黑羽快斗仔细的对着这扇门看了半天。

    那匹马应该是在这个位置吧?黑羽快斗很随意的向白马探确认了一遍这件事。白马探在仔仔细细的回忆了一遍后,他有些慎重的点了点头。而这让黑羽快斗的脸上立刻露出了一种洋洋得意的感觉。

    黑羽快斗不知什么时候就把他那把魔术手/枪拿了出来。他对着这扇门的其中几个点打了过去。而随着这几枚扑克牌的深入。那种机关运转的声音就又响了起来。一会儿的功夫这扇门就打开了。

    当这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外边的一切还和之前一样。没有人找过来,他们也没听见有什么人大叫。而这里的事情已经彻底的解决了,他们两个人也一致的认为这不需要再告诉其他的人了。

    他们还要继续寻找其他的谜题。而这一次他们不再有提示了。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像最初安排的那样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下去。另外,白马探收到的那封委托信的内容他们还没有彻底的解开。

    不知道名侦探还有那个关西的侦探他们怎么样了?黑羽快斗很随意的想到了这点。这里除了他和那两个侦探的青梅竹马,剩下的都是侦探。他的心里有一种感觉,某个名侦探又要自己冒险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