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293.第二百九十三章

    第二百九十三章:

    没有固定的住处,没有固定的工作。这就是被害人的前夫现在所处的状态。有人偶尔会在某个小旅馆里见到他,又或者在街边,他很霸道的抢走那些原本属于那边的流浪汉睡觉的地方。

    石原小姐和前夫只有这一处房子。他们离婚的时候,她的前夫什么都没带就离开了。石原小姐是个女人。他们的孩子也是她在带。如果他让他们无处可去这是一件非常丢脸的事情。他丢不起这人。

    前夫认为他很快就可以找到很好的工作。他一向自认他是很有本事的。即使这里因为一些不起眼的小事就不要他了。还会有很多的地方争着抢着的要他。然而他错了。这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当那位前夫先生意识到错误的时候,他很想把这个房子给要回来。然而,他依旧拉不下这个脸。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过来找他的前妻的麻烦。但每一次又不想让他的前妻猜出是为了什么。

    石原小姐有打工。他每次来他都会向她要走几乎全部的钱。对于这样的事他就仿佛没有什么心里负担一样。而这些钱,他几乎全都拿来喝酒了。喝完了他会又一次来找石原小姐。

    每一次在喝醉的时候,前夫先生都会对石原小姐动手,其实这倒是石原小姐可以容忍的事情。可那个男人他居然还打他的亲生女儿。有好几次他都拎起了石原平子毫不留情的把她狠狠摔到一旁。

    他下手越来越重了。再这样发展下去,他会真的杀死平子的。所以每一次石原小姐都会提前的把他们的女儿给支到外边去。她认为这样能报出她的平子。或者她和平子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石原小姐赚的钱都被她的前夫抢走了。她什么积蓄都没有了。这让他们的这个想法一下子就变得不可行起来。她们可以搬到生活花费很低的乡下去生活。但这也不是什么基础都没有就能办到的。

    警方他们目前为止并没有什么线索。经过了这几位侦探的提醒,他们只能派出了所有的人分成了两路去寻找那位被害人的前夫。尤其是后门通向的那条路,柯南他们再三强调要特别注意。

    砍断链锁的工具,杀死石原小姐的凶器现在都还没有找到。它应该被凶手给带离了这里。他们现在也需要把这个东西找到。柯南小朋友他和服部平次一起也追出去了。后门距离被害的房间很近。

    凶手是从正门进来的。这从他们刚刚发现的门锁的破坏上就能证明。但后门是大敞着的。这也是他们刚刚怀疑凶手是石原小姐前夫的原因。他来的太快了。否则石原小姐可以带平子从后门离开。

    这个房子有很多房间,要准确的找到这个位置并不容易。石原小姐的朋友几乎没有。所有人都说没有看见过其他的人进过她的房子。而就算来过一次,这里的方向也不是那么容易记清楚的。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是。他从外边回来的时候,有一次就险些走错了房间。最后还是看见了警方的人都在那边以后。他和服部平次才顺利的和其他的人会和。而他们的记忆力就已经算很好的了。

    说起这件事。当时在一旁听着服部平次分析的远山和叶回忆了一下,他们当时倒并没有感觉到。而当她正在奇怪的时候,她想起了他们是被那个小女孩给带过来的。小女孩还一直拉着兰的手。

    这次的案件在他们真的调查了以后,在他们从后门追出去没多久以后,他们就发现它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简单。因为那个疑似的凶手就在那边的绿地上躺着,看起来是一副喝的很醉的样子。

    凶器也找到了。就在那个男人的手里紧紧地握着。警方的人在他们之后才赶到。他们想办法把这个男人给顺利的叫醒了。而那个男人在看到他自己手里的斧头的时候,他的眼睛里立刻露出了慌张。

    警察也在这里。那个男人立刻丢掉了那个斧头,他趁着那些警察不备的时候,他立刻就从他们中间跑了过去。这里的警察们反应有些迟钝。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之际,一个足球打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男人被迫停了下来。而这个时候警察的人才反应过来。他们立刻上前控制住了这个男人。那个男人说,这都是她的不好。如果她早点躲出去不就好了。他只是一不小心把酒给喝多了一点。

    他根本就没给被害人逃走的时间。那个男人很‘理直气壮’的忽略了这个问题。他现在的意识已经非常清醒了。他知道他刚刚做过的所有的事情。可是他也确实从来都没想过要杀死她。

    那个男人看起来有些后悔。他的表情中并不能让人感觉到痛苦。他后悔的其实不仅仅是他一下子气太大了没有控制住自己。他还后悔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就睡着了。如果利用这时间他可以逃走。

    这个男人其他的事情或许不成。但他很清楚,想他这样的人如果这次逃跑了,警察就算怀疑到他的头上,他们也不可能很顺利的找得到他的。无论如何他都不想承担这个罪名。他不想进监狱。

    小男孩的声音这次迟迟都没有出现。这次的案件难道还没有结束吗?柯南小朋友不禁有了这样的想法。他在非常认真的思考了以后,他很确定,杀死了石原小姐的人就是这个男人。这不会有错。

    石原平子小朋友忽然跑了过来。她的眼睛中全都是泪水。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这一次她没有朝向毛利兰扑去,而是扑向了她的父亲。她稚嫩的拳头一个劲的落到了那个男人的腿上。

    “妈妈。妈妈。”小女孩一边哭,一边非常用力的打着他,“还我。”然而她的力量到底有限。这样的打击对那个男人说来根本就造成不了什么伤害。他反而一脚就把那个孩子给踢飞了。

    毛利兰这一次的反应很迅速,因为她一直都在关注那个孩子,但她还是晚了一步,她在石原平子被踢飞的那一刻立刻就从后边抱住了她。然后,一个回踢,她让那个男人无法再靠近这个小女孩。

    “大姐姐!”小女孩就这样直直的看着毛利兰。她的眼睛里一颗一颗的泪珠掉落着。她说,妈妈不回来?对不对?妈妈不要平子?对不对?她的样子看起来非常的可怜。毛利兰只能叹了一口气。

    小女孩渐渐地觉得很难受。毛利兰这一次比那些侦探发现的还早,她急忙叫柯南他们赶快把救护车叫来。这个小女孩的脸色很不对。柯南小朋友一下子就回忆起了刚刚,那个男人的动作。

    医院距离这里有一段的距离,救护车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过来。而这个小女孩的表情看起来却越来越痛苦了。她非常的害怕,但她现在唯一向毛利兰追问的还是妈妈。她想让她的妈妈帮帮她。

    毛利兰不忍心,但她也没有办法。她只能想要尽最大可能的救回这个小女孩。救护车为什么还不来呢?她很着急的遥望着外边。最后还是黑羽快斗接过了那个小女孩。他说他会把她立刻送到医院。

    黑羽快斗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又非常擅长的应付小孩子。石原平子刚开始还不愿意和黑羽快斗在一起。结果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她就抓住了他。而这时黑羽快斗的脚上已经多出了一双旱冰鞋。

    这双旱冰鞋是有动力的。黑羽快斗抱着那个小女孩一下子就在他们的眼前消失了。比他的滑板还要快。柯南小朋友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而此时此刻的白马探他的嘴角又一次露出了一种了然的微笑。

    黑羽你连这个都用出来了。这双旱冰鞋白马探并没见过。但他在翻阅怪盗基德做的其他的案子的时候,他就见过这种东西。一模一样的样子。那一次不知道怎么情况。怪盗基德比平时要狼狈很多。

    说起来,那时候的中森警部也有些不对劲。白马探想起了这件事。他记得中森警部的部下对那次的事情都是这么说的。他前一刻还在强调他们不准使枪。但没多久他就不断的向怪盗基德开枪。

    这个样子就像是……以前的白马探或许想不到,但现在他有了一个设想。那时候的中森警部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所以他才会做出他平时根本就不会做的事情。这是那个附身的人做的。

    白马探不动声色的看了看江户川柯南,又看了看那位关西的高中生侦探。看起来他们对怪盗基德这项工具并没有认识。不过他的嘴角越来越弯了起来。看来专注在你身上的侦探只有我呢!黑羽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