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40.第三百四十章

    第三百四十章:

    安室先生没有接电话。榎本梓小姐的脸上有一点点为难的颜色。她说,大概安室先生在忙其他的事情吧?!“啊!”毛利小五郎有些失望的哀嚎了一下。他们只能等安室君再来波洛。

    那封委托信一时之间是不可能拿到了。他们就算现在留在这里也没用。那位归国的侦探是第一个离开这里的。黑羽快斗和伊藤朔月他们也准备走。柯南小朋友却一个人跟着他们跑了出去。

    他对有些事情很好奇诶。今天的时间还早。柯南小朋友正好利用这个时间去问某个人。他看了看前边的金发少女。那个家伙最后和那个小男孩说的话。还有那个平行的世界的事情。

    柯南小朋友就这么装成了一副小孩子的样子缠上了他们。虽然他眼前的这两个人都知道他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但这毫不影响他利用他外表的优势。这成功的换来了某位怪盗的有些恶趣味的笑容。

    他对这些也很感兴趣。最后依然是黑羽快斗替他说话的。前边有家很好的冷饮店。说着这样内容的某位怪盗他的表情里都洋溢着喜悦的感觉。他们可以在那里边吃冰激凌边了解一下这件事。

    这个意见没有问题吧?这句话问的当然是某个当事人。而伊藤朔月她只是无所谓的耸了下肩表示反正他们也有时间。这其实根本就不是需要详细解释的事情。不过她觉得一起吃冰激凌还不错。

    冷饮店距离毛利侦探事务所不太远。在这之前柯南小朋友却没有来过。他用怀疑的眼神看了看那边已经率先进去的黑羽快斗。你怎么对这里知道的这么清楚?而那个爱吃甜品的家伙完全没注意到。

    黑羽快斗直接奔去买冰激凌去了。伊藤朔月则很随意的看了看,最后找了一个靠近玻璃的位置就坐了下来。这个冷饮店很冷清。整个店里,除了店本身的工作人员外,就只有他们这三个人了。

    这家店是真的很隐蔽。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对这一点毫不感到意外。这附近经过的人少,前边又有几家大的店挡住了。所以,他认为大部分人都会像他一样,根本就不知道在这里还有一家冷饮店。

    怪盗基德似乎和这家店的服务生很熟了。柯南小朋友在盯着那个家伙一会儿后就习惯使然的推理出了这样的结果。然后他就看见那个家伙带着满脸的笑容,然后手里拿着三支冰激凌的向他们走来。

    没有一点点停顿的时间,黑羽快斗好像根本就不用寻找一样,他就直接的走到了他们的座位。柯南小朋友再一次的投给他一个疑问的眼神。是因为这是伊藤选的地方吧?他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黑羽快斗买来的冰激凌还真是……完全不一样的口味。他知道伊藤对这些几乎没有要求。她什么样的口味都可以。而某位名侦探他就只能让他自己去选择了。他最后选择了一个柠檬口味的。

    草莓口味的冰激凌和巧克力口味的。黑羽快斗在仔细的考虑了一遍之后,他把草莓口味的交给了伊藤朔月。很甜、很好吃的。他一边这么和某位金发的少女说,一边他自己开始舔起了他的冰激凌。

    最甜的这种吗?某位金发的少女她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点点不明显的笑意。这里的冰激凌味道的确很不错。这是她还有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得出的结论。黑羽快斗立刻露出了骄傲还有炫耀的表情。

    现在可以告诉他了吧?直到这个时候,柯南小朋友才重新提起了这个话题。不过他的话才刚刚说出了一半,他们就听见了有一声尖叫的声音传了过来。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立刻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这样的声音他们都已经很熟了。伊藤朔月一头黑线的看着快速跑过去的江户川柯南。侦探这种人还真是……就连黑羽快斗此刻也露出了一脸无可奈何的感觉。之前一直在做那个委托他都忘了……

    在委托进行的时候,他们遇到命案那是他们早就有准备的事情。这和所谓的侦探气场毫无关系。而现在,黑羽快斗看了看他旁边的伊藤朔月。他们也过去看看吧!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命案。

    发出尖叫的声音就在后边。应该是店长的房间的地方。柯南小朋友冲进去的时候,那里边就只有一个女性的服务生。她还呆呆的站立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感觉。

    其他的工作人员也跑了过来。一位专门做冷饮的冷饮师,还有另外的一位男性的服务生。他们一下子也被这个场面给镇住了。最后还是柯南小朋友厉声召回了他们。他让他们立刻去报警。

    那位女性的服务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反倒是后来的男性服务生在点了点头后,他立刻就拿出了手机打出了报警的电话。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则一个人跑到了那具尸体的旁边。他很仔细的观察着。

    被害人的年龄在四十到五十岁的样子。死因是脖颈上的那个又深又细的勒痕。应该是钓鱼线之类的东西。柯南小朋友看了看四周。然后他最终在抬头的时候发现,他们的上方就有一根钓鱼线。

    那根钓鱼线,准确的说是两根。它在中间是断裂的。就像是想要上吊自杀的人因为绳子忽然断掉了所以从上边掉了下来。但他本人却已经死了。柯南小朋友却并不认为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这个人倒下去的位置还有方向,这都不对。如果真是从上边掉下来的话,他不可能是这个样子。还有他脖颈上的勒痕。这似乎也不该是从上边吊住的时候能够弄出来的痕迹。这是一个伪装。

    被害人死亡的时间很短。江户川柯南记起了他们刚刚进门的时候,他似乎还看见了这个男人的背影一闪而过。这个房间他已经观察过了。没有窗户。所以不可能有任何的人从外边进入到这里。

    这么说,柯南小朋友把目光放到了那三个人的身上。有可能做下这次的事情的人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了。他刚刚选择坐的位置刚好可以正面看到柜台的这边。他记得这三个人都分别的离开过。

    警方的人很快就赶到了。总共用时也就四五分钟的样子。是目暮警官。这让柯南小朋友由衷的在心里产生了一种久违的感觉。虽然在现实的世界。他们根本就还没过去多少的时间。但对他们……

    泽田爱警官这一次又来了。柯南小朋友对她都没有一开始的警觉了。在过了好一会儿后他才想起这个人也是朗姆的嫌疑人之一。他只能让自己更小心一些。黑羽快斗这个时候走了过来。

    目暮警官询问了柯南、黑羽快斗还有伊藤朔月他们几个人的情况。柯南顾忌着泽田爱警官但他还是故意的把警方的目光对准了那三个工作人员。他们都离开过呢!他的表情看起来是那么的天真。

    冷饮师是第一个离开的。他说他只是去趟洗手间。这种事情是他们控制不了的。而那位男性的服务生则表示他也没有去找店长。他是去拿一些干净的容器。“小鬼你应该也看见我拿的东西吧?”

    柯南小朋友只能点了点头。他扬着一个很大的笑脸表示,他的确看见了。不过,这似乎并不能代表着什么。目暮警官也没太大反应,他又开始询问了最后一个人。那位发现尸体的女性服务生。

    她是去做什么的呢?那位女性服务生咬了咬下唇,她始终都没有说出答案。她只说她一进门就发现了店长倒在了那里。然后你们就都赶到了。这不禁让目暮警官还有其他警官的眼神都严肃了起来。

    这很奇怪。那位警官又一次向柯南小朋友确认了一下那个女性服务生离开的时间。在某位小学生侦探想要发出他那惯例的‘啊咧咧’之前。柯南小朋友就势做出了思考。他说应该是在那之前一会。

    大概有五分钟的时间。柯南小朋友在思考之后,他点了点头,然后说出了这个答案。他说这位姐姐离开的时间至少在他们尖叫的五分钟之前。这一下子让那些警察们都露出了一种势在必得的表情。

    “你在那五分钟去了哪里?”没有咄咄逼人。柯南小朋友很平淡的问出了这句话。他的样子仿佛就是让那位女性的服务生为自己解释一下。而那位女性服务生她依然咬着下唇,什么都不肯说出来。

    现在最可疑的人无疑就是她了。但柯南小朋友的表情却更凝重了。警方的人已经把房上的那根钓鱼线解了下来。是高木警官在负责。柯南小朋友避开了泽田爱警官他就一个人走到了高木警官身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