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42.第三百四十二章

    第三百四十二章:

    江户川柯南回去了这次的命案现场。北川静武和荒木景子两个也跟在了他的身后。警方的人依旧在不停的忙碌着,尸体的初步检查,还有这个现场的每一个细小的地方,他们都一一记录下来。

    店长在死之前有过挣扎。或许不仅仅是挣扎了。他的手掌还有手指上分别出现的伤痕……无论是方向、还是力道。这很难不让人产生一个并不能算是很大胆的猜想。

    如果真是这样……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视线就这么很平淡的放在了北川静武的身上。但北川静武本人却一点点都不觉得这目光平和。他甚至觉得那里暗藏的是一种锋芒毕露。这让他感到全身都难受。

    这家冷饮店的新任冷饮师有些年纪了。北川静武终于明白了某位小学生侦探刚刚为什么要对他说那些话。那个小鬼是在当时就发现了这一点。可恶。为什么?他再聪明也只是个小孩子。

    有些汗还是不由自主的就出现在了北川静武的额头上,他的双手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紧紧的攥起了拳头。要冷静、一定要冷静。他不停的这么告诉着他自己。这让他终于忽视了那些汗。

    “你的手套呢?北川先生。”有些好奇,有些天真,又有些不容置疑的声音。某位小侦探微微勾起了他的嘴角,说,“我记得我们刚来……或者该说你在第一次离开的时候还是带着他的。”

    这一下,北川静武终于有些慌张了。他的手在不自觉的时候就往回抽了抽。看那样子是想摸一下他的上衣口袋。不过,大概是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他的手就这么硬生生的被他停在了半空的地方。

    那双白色手套的位置已经明确了。某位小学生侦探他有特意去看他的动作。他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现一样的继续追问了下去。北川静武已经不能再稳住了。他断断续续的半天都只发出了几个音。

    那个手套不会被其他人发现。他已经很平整的放好了。只要他自己不说的话……北川静武在自我暗示了好一会儿后,他的头脑终于又开始运转了起来。他说,他应该是在去洗手间时忘在了那里。

    从店长的房间离开以后,他顺便的去了一次洗手间。北川静武是这么说的。他是在那个时候把手套忘在那里的。柯南小朋友很自然的询问了旁边的警察先生。警察先生们给了他一个否定的答案。

    洗手间里并没有那种东西。那里也是警方的调查范围之一。所以他们都有很好的记录。某位小学生侦探带着一种笑意的看向了北川静武。他的意思十分的明显。你能解释一下这个问题吗?

    “大概是被谁拿走了。”有些强撑的感觉。他说,“你们不是说店长是被人杀死的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凶手很有可能也经过这里。或许那个人沾到了血迹。又或者是想顺势的嫁祸给我。”

    在北川静武离开后,这里的人就只有荒木景子小姐离开过了。北川静武仿佛这是第一次正视了这个问题一样。他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表示,他也和他一样。荒木小姐的样子真的不像是会杀人的人。

    “不过……”北川静武的话锋猛的一转,他说,“即便她杀了店长,我们也都会理解。”有什么东西就像是一直梗在喉咙上一样。他有些艰难的咽了下去。但他又故意让对面的人感觉到这一点。

    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表情有些不好。有一种很浅的怒意隐藏在了其中。他就这么按照北川静武的想法往下问了下去。而那个男人他的脸上还露出了一点点为难的表情。最终他才说,店长看上了她。

    店长的脾气很不好。他会经常的就骂这里工作的人。不管是他,还是那位上了年纪的冷饮师他们都没少被他骂。只有荒木小姐……即使店长从来都没有明说,但他们都对这件事都已经心知肚明。

    看样子他没有听见他和荒木小姐最初说的话。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心里产生的是这样的想法。这样一来他也没必要再和他说什么了。柯南小朋友忽然扬起了头表示,他要去一下洗手间就离开了。

    洗手间……他的白手套。北川静武的手已经放到了他的上衣口袋里。他随便的看了看周围,然后他有些缓慢的移动到了前边的那个柜子的前边。那个白色的手套一点一点的被他给悄悄的拿了出来。

    北川静武的手套还没有放下,他就被吓了一跳。是警方的人。他们居然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他的手套已经无法收回。但此刻他也没办法再把它给丢到地面了。他只能就那么愣愣的站在了那里。

    白手套终于还是被警方的人给拿走了。手套的手心的位置有很明显的摩擦过的痕迹。这些痕迹刚好和房梁上的那根绳子相吻合。警方的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而认真了起来。你可以解释一下这个吗?

    北川静武更加慌张了。他一个劲的指认着荒木景子。在看到这样的指证完全没有效果的时候,他又改口开始指认起了那个冷饮师。一定是他做的。他这么大年纪了。他根本就受不了店长的谩骂。

    再多的指责都改变不了什么。荒木景子一脸不敢相信的看向了他。那位冷饮师也是一脸的同情还有理解的表情。有一点北川静武说的不是假的。他们的店长性格暴躁,这里的男性都没少被他骂。

    或许并不只是骂而已。在北川静武终于崩溃了的时候,他也终于说出了真相。如果哪个工作人员不能满了他的意的话他会杀了他。曾经他的好朋友,那个叫中岛村二的人就是这样被害的。

    这次的情况也一样。钓鱼线是店长准备出来的。他当时是战战兢兢的坐在店长的面前。而那个店长却忽然一脸邪恶的拿出了那根线就对准了他的脖子。他是好不容易才从他的手上夺下这个的。

    哥哥……北川先生……店长。荒木景子一下子呆住了。她不知道她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如果早一点让她知道真相的话……她一定会动手完成这个事情。她是这么认为的。她就是为了这个才来的。

    本是为了自卫而杀人。但在杀过人之后他自己却无法承担这份罪责。这直接导致了他在这之后越来越错。某位小学生侦探看着他的背影。只能感慨了一句,还好他没有再造成其他不可挽回的伤害。

    这相距了半年的两场杀人案都得到了结局。荒木景子此刻却不知道她该何去何从了。她人生中唯一的目标就是找到杀死哥哥的凶手。如今一切都结束了。她没有进监狱。她还要开始一个新的生活。

    店长死了,这家冷饮店已经不需要继续做了。这是一种完全没有目标的感觉。荒木景子此刻只想从柯南小侦探那里了解更多他已经推测出来的事情。为什么北川先生还有哥哥他们愿意留下来。

    荒木景子愿意留下来这很正常。店长一直以来对她确实很好,有比其他地方更加丰厚的工资。他还是一直那么温柔的样子。但其他人就不一样了。尤其是北川先生……他已经知道店长杀过人了。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即使是江户川柯南,他对此也并不是十分清楚。而此刻一直悠闲的在前边吃着冰激凌的某个少女出现了。非常装模作样的样子。她说,这都是某两个人年轻的时候犯下的错。

    那是发生在两年前的另外一起抢劫杀人案。做下那案子的有两人,北川静武和中岛村二。那时候他们都在这个冷饮店打工。而那个店长在了解到情况后,他想都没想的就帮他们给掩饰了过去。

    如果他们因为一点点小事就离开。他们害怕他们以前犯下的罪名会被揭穿。某位金发的少女很平淡的说出了这个答案。然后,她翘起了一点点的嘴角,至于那位冷饮师她就不知道他为什么留下了。

    为什么不早点说?柯南小朋友给了某位金发少女一个这样的表情。然后他就迅速的跑了出去。这次的案件还没有结束。他要让警方再去调查有关的那件事。不能让犯罪的人逃脱法律的制裁。不能。

    “你又没有问过我。”有些无辜,又有些不负责任的语气。某位金发少女就这样对着那个已经快要消失的背影说了这么一句。不过这也并不算晚。目暮警官他们还没有走远。他立刻就可以追上。

    他只是懒得再找新的工作了。那位冷饮师对着这突然发生的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看了看荒木景子,又看了看那个消失的背影。这话虽然已经说出口。不过看这样子也没有谁会去特别的关心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