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65.第三百六十五章

    第三百六十五章:

    她来的时间刚刚好。在了解了这边的情况以后,某位金发少女她立刻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这座房子里已经死了三个人了。但这都是人为制造的杀人事件。这里可是有更擅长的人呢!

    评委老师是受到了某些东西的影响。这些影响如果一直没有人去除,她也的确会有生命的危险。这只是在没有人去管的情况下。现在她都已经到了这里。这种事情想发生都变得没那么容易了。

    河本聪美的恢复速度特别的快。刚开始还有些头疼,在她心底还保留着的那种温暖的影响下,她很快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就连这么赶过来她本身觉得有些疲惫的身体都变得轻盈了起来。

    雪野茉美为什么还没醒呢?某位小学生侦探有些怀疑的看向了那个人。她是和河本老师一起被治疗的。不过很快他的唇角就稍微的勾了起来。雪野茉美的身体,她的样子只是一直在故意的僵硬着。

    她选择装睡的原因,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猜是不想面对她刚刚杀过几个人的事情。甚至更有可能在等着其他的机会。这让他的表情略冷。他直接就揭穿了雪野茉美想要隐藏的这个事情。

    他们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某位小学生侦探看向了那位金发的少女。能妥善的解决这个问题的人这里就只有伊藤一个人了。而那个少女只回给了他一个没问题的表情。你们只需要跟着她就可以了。

    如果自己逃跑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她可概不负责哦。在他们出发前,某位金发少女忽然停了下来,她略微的翘了一下嘴角。有一种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的感觉就直冲向了走在最后的那个女孩。

    这是威胁!雪野茉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样的。但这一刻她也就只能把已经在心中算计的逃跑方式给放下了。那个小鬼和女高中生侦探就很厉害了。这位伊藤家的大小姐又有着看透人心的能力。

    这座孤岛很危险。还都是属于那种不符合科学理论的危险。警视厅的人就算来了他们也只会白白的给别人添麻烦而已。这里的案子又已经都解决了。他们需要做的就是把嫌疑人交给他们。

    他们这一行人就是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到了外边。外边的雨依然还是暴雨,但它无论怎么下它似乎都下不到他们的身上了。在距离他们还有好几米高的时候,那些雨水就会自动自发的避开了他们。

    脚下看起来依旧很潮湿。还有那些坑坑洼洼的新鲜的破损的地面。但他们走上去的时候却什么都感觉不到。那种感觉就像是走在平坦的普通的地面上。他们这一行人仿佛与整个世界隔绝开了。

    “还真是了不起。”第一个忍不住发出了赞美的人是他们这一次的评委老师。河本聪美之前已经从他们那里听说了这个世界上的不可思议的事情。但身体的好转并没有这一次给人的感觉更直观。

    伊藤财团的直升机就停在了前边不远的地方。完好无损。和她自己开来的那架早就彻底毁坏了的直升机简直是天差地别。河本聪美老师不得不感慨着这样的事情。这一次她还真的见到不少的事情。

    这一次她来这里是为了当评委的。没想到……想到这里的河本聪美她忍不住的在心中叹了口气。一支乐队的人几乎全都被杀了。这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那些还都是只有国中生的孩子。

    国中生。她像他们这么大的时候,她的世界就是那么单纯的。他的父亲热爱音乐。热爱乐队这样的形式。所以他找了很多出色的人陪她一起练习。她起初还有些不太甘心。直到她上了国中以后。

    有一个男孩向她挑战。如果她输了。她就要解散乐队。然后加入他们的乐队。那时候的河本聪美对自己很有信心。在各式各样的大大小小的比赛中,他们还没有输过一场。她理所当然的应战了。

    她终于输了。输的非常的彻底。这个现实在他们还没开始表演的时候她的心里就很清楚了。他们的对手已经把音乐做到了极致。在这样的心里下。河本聪美她的乐队演出了史上最糟糕的一次。

    比赛的承诺是无法收回的。更何况那是由校长亲自作证的事情。河本聪美只能懊恼的完成了他们的赌约。他们的乐队从此就不存在了。当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的父亲直接气的杀了过来。

    她会好好练习。然后她会把她输掉的赢回来。在面对父亲的训斥的时候,河本聪美第一次那么认真而坚定的说出了这样的话来。这直接的让她的父亲都愣住了。好吧!他妥协了。你知道就好。

    键盘手、贝斯手、吉他手还有鼓手。我们的乐队都有。那个男孩就这样大大咧咧的向她介绍了他们的情况。你的声音很好听、唱出来的也好听。你就当我们的主唱吧!他很愉快的做出了他的选择。

    在这之前,河本聪美在自己的乐队里还兼任着键盘手的工作。对这个她的心理上并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但现在一下子就被剥夺了这样的工作。她的心里要说不难过、伤心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主唱是一个乐队最耀目的一个人。他们把这样的一个位置给了她。河本聪美在那一刻其实还是有些不明白那个男孩的用意的。而在这之后她也渐渐的发现了那个男孩不坏。他还非常的有才华。

    那个男孩其实更适合主唱这个位置。在相处了一段时间,在他们已经彼此信任了以后,河本聪美终于问出了她心中一直都想说的那个问题。你一定让我加入你们的乐队是为了什么?你们可以更好。

    你还没看出来啊!那个男孩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他的头发。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些为难,过了好久他才断断续续的说出,他只是想让她和他一个乐队。这么说着他的脸上还有一些奇异的红晕。

    他喜欢她。从第一眼的时候他就喜欢上了。她在舞台上、比赛中唱歌的样子实在是太吸引人了。她的乐队很强。他也从别人那里听说过了他们到现在都没输过。但在他眼里吸引人的就只有她一个。

    这样的女孩,如果她一直跟着那些人一起,她迟早是要经受失败的。然后止步不前。唯一能够让她去往更大的舞台的就只有他自己的这支乐队了。有了这个女孩的歌声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他们。

    在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河本聪美的表情里全都是惊讶的感觉。她从来都没往这方面去想过。那个男孩的表情在那一刻也全都是紧张的样子。现在的她只要想想心中就会有无数的甜蜜弥漫在那里。

    那个男孩当时并没有得到河本聪美的回应。他只看见了一个有些温暖的笑意对向了他。他一下子就找了个一看就非常敷衍的借口逃跑了。这让一直站在那里看着他的河本聪美都惊讶了一下子。

    她真的没有当键盘手的天赋吗?在那之后的随意的交谈中,河本聪美也问过那个男孩几次这样的问题。然而结果那个男孩只是一脸的没办法救了的表情很认真的点了点头。你的确不……怎么适合。

    这样的答案。河本聪美是不甘心的。那个男孩则一脸的无可奈何,最终他终于松口了。如果她能赢过他们的键盘手一次。她就可以作为这个乐队的替补键盘手在某些时候参加一些比赛还有活动。

    河本聪美那个时候是干劲十足的。但她的屡次挑战都是失败而告终。到最后他们乐队的键盘手看到她要向他挑战的时候,他都已经是一副‘又来了啊。’的表情了。其他的人也是一脸的没意思。

    这样的挑战持续了他们整个国中。河本聪美一次又一次的败下来,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挑战。直等到国中毕业的时候,她终于很认真的对他们说了。她这一次认输了。她会认真的当好他们的主唱。

    他们的乐队已经不在了。回忆里边的人,他们也都不在了。随着他们当初的退出。河本聪美怎么都没想到,在他们的乐队正如日中天的时候,当时的那个男孩会提出这样的一个要求。

    在巅峰中退出,这样它才能以最好的形态保存在历史中。那个男孩的回答是这样的。这和他以前的态度是截然相反的。河本聪美的心里沉闷了很久。而她的父亲那一次却赞同了那个男孩的想法。

    那个男孩不见了。当她想通了一切想和他说说话的时候,她发现她已经找不到那个人了。他的父母说他好久都没有回去了。那个孩子一直这样。她的耳中回响着他父母的话。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