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79.第三百七十九章

    第三百七十九章:

    那是一个很奇怪的人。今天的天气不错,既没有下雨,又没有太大的太阳。但那个人举着一把雨伞就走了过来。那把雨伞刚好把那个人的脸给遮住了。从这里根本无法确认那个人的身份。

    那位夫人把监控器关的太快了。那个举着雨伞的人还没有说话。画面就彻底的被终止了。某位小学生侦探,和他身边的那位糊涂的名侦探。他们很仔细的盯着那个画面。想要找到什么线索。

    这附近没什么居住的人家。他们想要从其他人的口中问出什么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他们又去了主人的妻子被杀的地方。是这个家的客厅。客厅的桌子上还摆了两只用过的茶杯。

    茶杯被警方的人拿去检验了。从中他们提取到了两个人的指纹。其中有一个是被害者的。而另外一个还不知道是谁。或许是凶手。又或者是其他来过这里的人。被害人不是没可能没来得及换。

    家里会有什么人来做客吗?安元拓人警官只能往这个方向去想了。而那位主人,速水智良他在认真的想了一遍以后,他终于摇了摇头表示,他一时也说不清。他家每天都会来各种各样的人。

    他的夫人是个公司的老板。每一次和别人见面她大多都安排在了家里。还有她的下属找她办什么事情他们也都会来这里。这一直都让速水先生有些头疼。他想要安安静静的在家休息一天都不成。

    原来是这样啊!某位糊涂的名侦探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下。然后,他就让他把她妻子认识的所有的人都找出来。这个指纹没有犯罪记录。警方是这么说的。他们只能把所有可疑的人都找出来。

    速水智良翻了很久,他终于把有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家里的人的照片都找出来了。这还多亏了速水夫人喜欢照相。警方的人于是就按照上边的人名一个一个的去询问,近一百个。这是一个大工程。

    把这些都调查完了这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在此期间,某位小学生侦探忽然又发出了他那种专属的‘啊咧咧’的声音。所有人的视线都被他吸引了过来。而那位糊涂的名侦探露出了他的半月眼。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还在那里看录像。这会儿他指着其中的那个画面表示,那个人的伞和普通的伞不太一样诶。这么说着,毛利小五郎和安元拓人他们都凑到了前边看。但他们什么都没看出来。

    那两个人看向了他。就连后来凑过来的毛利兰也看向了她。到底是哪里不一样?这话最终还是毛利兰问出来的。而某位小学生侦探他有些自信的指了指那把伞的手柄。上边刻有一排不明显的小字。

    这是限量版。全世界卖的的数量都是有限的。他们只要去那家商店问一下都有谁购买过。他们就可以至少找到出现在监视器里边的那个人了。柯南小朋友一副很天真的样子把这些全都说了出来。

    是这样吗?毛利小五郎和安元拓人都是一副摸不清状况的样子。而安元拓人更是把他的视线落在了毛利小五郎的身上。他想要得到他的证实。江户川柯南却一早就把他的手机放到了一个页面。

    的确和上边的标记一模一样。某位糊涂的名侦探终于认识到了此问题。然而说出来的依旧是毛利兰同学。这个雨伞属于一种周边产品。她记得前阵时间看过新闻。总共全世界限量只有五十个。

    有了这样的线索。安元拓人立刻高兴了起来。他连忙让他的手下去联络商家。只要调查出有什么人买过这把雨伞就可以了。而很快的,北海道的这家分店的购买者的名单就被送到了他这边。

    他们中的人。警方的人很认真的对照了一遍。果然有一个人是重合的。木村舞。他们立刻就打电话联络了她。让她尽快来这里一趟。木村舞此时还在路上,她听了这话之后就立刻折返了回来。

    她最重要的合作伙伴、她很好的好朋友死了。这是一个天大的事情。就算不是警方的人找她。她也会立刻赶过去。这个路程有些远。警方的人在那座别墅等她等了很长的时间。她才终于赶到了。

    那个监控。木村舞又站了同样的位置。她的体型。她站在那里的姿势之类的看起来就和录像中的那个人一模一样。那个小鬼果然没有看错。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很不甘心的对某人表示了一次肯定。

    她今天的确来过这里。在被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木村舞就很自然而然的把这件事给说了出来。痛快的让人都有些出乎意料了。她终于把那把伞给买到了。他们之前就聊过这个雨伞的话题了。

    白色和蓝色相见的雨伞。从外表看起来很简约又时尚,如果不是知道内情的人,他们也不会知道这是什么东西的周边。那是她和她都喜欢的一个电影。从他们小时出来第一部的时候就非常喜欢。

    雨伞就在她的车上。这一次下来的时候她没有拿下来,如果你们想看的话她可以立刻就给你们拿过来。看得出,木村舞对这样东西是非常喜欢的。她还炫耀了一点。速水夫人对这个也非常想要。

    她买不来这个雨伞。就连她都是用了很多办法才把它给买回来的呢?而这个时候某位糊涂的名侦探终于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他说他知道了。凶手就是你。速水夫人想要和你抢这把雨伞。

    你们对这把雨伞都那么喜欢。她没有办法得到所以就向你要了。你理所当然的拒绝了她。但是她还是想要。就这样你们两个越谈越僵。所以到最后你们打起来。你用刀子就把她给杀死了。

    看起来很完美的推理。这么想着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干脆哈哈的大笑了起来。而那位安元拓人他则不停的点着头。毛利侦探说的对。说的对。他一直在重复着这个。而那位木村舞终于有些急了。

    她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木村舞很严厉的这么说着。她说就算他们都那么喜欢这把雨伞。但速水夫人的性格……你们就算不知道。速水先生也应该知道。她是绝对不可能做出强要东西这种事的。

    那个人她很骄傲。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她只会凭借她自己的努力去争取。如果有其他的人想主动给她她反而还会认为那是别人瞧不起她。安元拓人他们都看向了速水先生。他只能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这样一来,木村舞的杀人动机就不成立了。木村舞给了他们一个理所当然的表情。而且在她走后还有人和速水见过面。这一下又让这里的人有了精神。木村舞却说她只知道那个人是她的手下。

    他叫什么名字她就不知道了。木村舞就这么摊了摊手。否则她根本就不用解释刚才那一堆的繁琐的内容了。她只要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就可以了。不过柯南小朋友立刻把照片都摊摆在了她的面前。

    一个一个的翻看着。木村舞最后终于把目光放到了一个男人的身上。她指着他对在他们旁边的这些警察还有侦探们说就是他了。她在这之前也见过他几次。不会认错。当时出现的人就是这个人。

    不仅如此。他身边的这个人她在离开这里的时候也见过。不过她都走了有一小段路程了。所以没想到那个人也是速水夫人认识的人。某位小学生侦探立刻对照起了这两个他们到底是什么身份。

    他们都是速水夫人的手下。他们两个曾经是朋友。不过在前两年因为一些小事闹的矛盾很大。现在几乎是谁都不愿意和谁说话了。只不过,碍于他们都在那个公司呆了很长的时间他们都不愿意走。

    如果说这两个人谁杀了谁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现在死的人是速水夫人。安元拓人立刻让人和他们两个人联络了。他们需要他们配合一下调查。而那两个人给他们的表现就都有一些反常了。

    他们似乎在躲避什么。在警方的人要求他们过来的时候,他们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找什么借口想要推脱掉。他们说的都不是很明显。但就躲在那个打电话的警察身边的柯南小朋友他却立刻感觉到了。

    那两个人终于还是同意过来了。这还是因为他们找的借口都实在是太没有说服力了。他们的声音都透着心虚。难道这是那两个人合伙做的杀人案?某位小学生侦探不得不往这个方向去思考了。

    一切要等他们到了以后才能知道了。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么盯着那边原本放置茶杯的地方。旁边的沙发旁,受了重伤最终都没能说出一句话的速水夫人所在的位置这会儿也被警方的人给画了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