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80.第三百八十章

    第三百八十章:

    野岛山治、津波谷良太。他们来这里的时间分别是十二点半和下午两点。津波谷良太来的时候野岛山治早就走了。他表示,如果不是警察先生们把他们一起叫来,他都不知道野岛那家伙也来过。

    他是一点半离开的。野岛山治也对这件事做了证实。那段路程怎么都不可能走一个半小时吧?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有些怀疑的看了看津波谷良太。他们被木村舞遇到的时间相差并不是很多。

    津波谷良太的样子有些迷惑,毛利小五郎这才想起把木村舞看见他们的时间地点都说清楚了。原来是那个时间啊!津波谷良太一副终于明白了的样子。他忽然有事所以先去了附近的那家小店一趟。

    这件事你们可以去找那家小店的人作证。津波谷良太说这话的时候是很有自信的。警方的人立刻就去询问了。事实上他当时的确去过那家小店。而且去了很长的时间。这点还有那里的监控录像。

    桌子上的那两只杯子上的指纹。警方的人这会儿终于可以确定了。那个第二个不知名的指纹就是津波谷良太的。津波谷良太不得不承认他的确在这里喝过茶。不过这有什么问题吗?他随口问到。

    他来过这里,这里会有他用过的杯子这很正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板没有收回去。津波谷良太把这句话说的特别的理所当然。如果他真的是那个凶手。他不可能会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留着吧?

    也许只是你当初没想到而已。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指出了这一点。你确定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情吗?某位小学生侦探用着他那稚嫩的声音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他给了一个理所当然的话。

    如果说有嫌疑,那一定是野岛山治有嫌疑。津波谷良太和野岛山治他们之间果然有着很大的个人恩怨。他说,野岛山治和速水夫人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都非常正常。

    不正常的关系。第一个感到不能相信的人是速水先生。他睁大了双眼的看着津波谷良太。那个样子就是在说如果你说的是假话。他一定会教训他的。而津波谷良太表示这件事他亲眼都见过好几次。

    不止是他。全公司大概所有人都知道了。你们可以再去公司确认一遍嘛?反正你们确认这些事情又不麻烦。津波谷良太就这么大大咧咧的说出了这些。他指的当然是他们之前的那些的调查。

    他们会去调查的。这次的调查比之前用的时间更长。他们要找更多公司的工作人员询问。有的人不好意思的避开了这个话题。而有的则证实了他们的这一情况。他们还一直都以为自己瞒得很好呢。

    速水先生打了野岛山治。趁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警方在发现后,他们立刻就拦住了速水先生。不过野岛山治的鼻子上还被打出了鲜血来。“她是老板。我没有选择的余地。”

    这份工作很好。他从来就没想过要离开这里。然而,速水夫人喜欢他。她一直在追求他。在开始的时候他还会拒绝。直到速水夫人说,如果不同意他就离开公司吧?她不想看到他一个人伤心。

    就这样,他们两个人成了男女朋友。即使他们中一个人有丈夫,一个人早就有了女朋友。他能做的就只有尽量隐藏这件事。他不知道这件事为什么会传播的这么广?他们做的有那么暴露吗?

    是他第一个提醒大家的。津波谷良太是以一副特别炫耀的语气说了这样的话。他是不小心在某次送文件给速水夫人的时候在她的办公室门外听到的。这怪只能怪你们居然忍不住在办公室就做那些。

    野岛山治这次红的就不止是他鼻子的下方了。他整个脸都已经红的彻底了。他狠狠的攥紧了他自己的拳头。他就说这样不成。可是那个女人却一直都说没问题。没有人会特别的注意这些事情的。

    他对速水夫人有怨恨。这样的怨恨已经突破了他的防守就这样的呈现在了所有的人的面前。是你。是你杀害了我的妻子!速水先生在用力的挣脱着那些警察。那副样子就跟想要杀了野岛一样。

    “不要再装了。速水先生。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和速水夫人的事情吗?”忽然变得格外冷静的声音野岛山治的嘴角还带了一些冰冷冷的笑意。他说,据我说知,公司里有很多人被你收买过了。

    野岛山治在公司里的时间太长了。这个公司的所有人都和他很熟悉。那些人中有的人就向他透露过这样的事情。他从来没在意过。这是必要的收入之一。他还不知道他们的事情早就被人知道了。

    他……速水先生看起来更愤怒了。警方都需要用好大的力量才能控制住他。而另外的人也开始拦野岛山治了,他最好不要说的太多。这样会激怒速水先生的。野岛山治却是完全不为这些话所动。

    速水先生也背着速水夫人找女人。他的时间比她还早。数量又多。野岛山治利用了手机打开了一个邮箱。邮箱里有很多很多的照片。他一一的展示给了警方的人观看。那全是他和女人亲密的照片。

    “你怎么有这些的?”和之前的愤怒不同。这一次的速水先生是急切。这是速水夫人特意找了侦探调查出来的结果。而这个邮箱等速水先生仔细辨认了一下才发现。这就是属于速水夫人的邮箱。

    你不是最近很难得的居然提出找她离婚了吗?所以,这些东西她说或许会派上用场。她就炫耀似的给他看了一遍。不过那个没用的男人他也真敢提出这件事。据说是因为他找到一个很厉害的律师。

    只要有这些东西。不管他找的律师多厉害。他们都是稳操胜券的。他不会让那个男人得到任何的好处。那是自信满满的速水夫人。一直沉默的木村舞点了点头表示这的确像是那个人说出的话。

    “还有一件事情。我想你们或许会感兴趣。”野岛山治看了看速水先生,又看了看津波谷良太。最终他把他的目光放到了那边的警察们的身上。“我亲眼看到速水夫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那是发生在他离开之后的大概一个半小时以后,他忽然想和速水夫人再说些什么。他就又折返了回去。结果他就看到她倒在了那里。身边全都是血。他有些被吓到了。然后想都没想就逃跑了。

    他不知道她死没死。他没敢上去确认就跑了。而当他逃到外边的时候,他的手放在了手机上好久他都不敢按下去。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让他心虚。这个时候他恰好看见正从外边回来的速水先生。

    野岛山治走了。走的时候他还看见从远处开过来的救护车。他当时没有多想什么。但现在,他满脸肯定的对着警方的人。“在我之后就只有津波谷一个人来过了。我想不出除了他以外还会有谁。”

    “这不是正好说明,你在我离开以后到过这里吗?”津波谷良太想都没想的就这么反驳了他。“因为你是计划外的又来了。所以速水夫人并没有预料到。结果你就在这时对她残忍的下了杀手。”

    野岛山治和津波谷良太都有杀人的时间。野岛山治还有足够的杀人动机。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表情里有着明显的深思。他还是对津波谷良太之前电话里的反应感到有些在意。这一点完全没被说明。

    速水先生的动机比野岛山治更充分。但他又有不在场证明。不对。这只能证明在野岛山治来这里的时候速水先生不在家里这一点。至于之后的事情……这些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证据摆在他们眼前。

    野岛山治提供的线索。速水先生和公司里的很多工作人员都很熟。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心里反复的响着这样的一句话。他有些烦恼的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代表即使看见他,津波谷也不会说出来。

    速水夫人是心脏上被插了一把刀。刀是这个房子厨房里的刀。有些残忍。刚刚好的位置让她没办法救活,但又没办法立刻就死去。这看起来就像是有深仇大恨一样。警方也开始分析起来这一点。

    “毛利侦探,野岛先生会是凶手吗?”安元拓人警官又一次的找到了毛利小五郎。目前来看野岛山治的嫌疑是最大的。但他更相信毛利侦探的判断。而毛利小五郎也真的在装模作样的思考了起来。

    凶器上没有留下指纹。厨房放置了刀具的柜子上也没有留下。这是不是说明津波谷已经被排除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