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88.第三百八十八章

    第三百八十八章:

    江户川柯南这一路找的很仔细。他有些收获,泥土的痕迹,还有那些草的叶子。当他走过了这片草地以后,他在不远处就看见了这些东西。他蹲下了身,手指轻轻的碰触了一下。看起来还很新。

    不久之前的确有人走过这里。某位小学生侦探沿着这些断断续续的痕迹往前找去。他发现这条路通向的就是高尾家的正门。就这样,他抬起头有些认真的看着大门。然后,缓步的就走了进去。

    房子里没看到有这些东西了。江户川柯南推开了旁边的一扇门。这是比涉谷的基地还要更靠近大门的位置。他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用的房间。但这是唯一可以避开这房子里所有人注意力的地方了。

    门一下子就被推开了。这里看起来是一件杂物室。杂物室里已经堆满了东西。他几乎都没有下脚的地方。而且因为放了太多的东西,这里到处都充斥着一种腐败的味道。让人感到很不舒服。

    柯南小朋友很仔细的找了一会儿,他终于找到了他想要找的东西,就在一个黑红色的包裹里。这个包裹里有一种很复杂的气味。是泥土的味道?里边又透着一种很腥的味道。他立刻就给打开了。

    包裹下边的是一堆的土。刚刚他在地面上发现的那些应该就是从这里边掉下去的。而在这土下边那个巨大的斧头就这样出现在了某小学生侦探面前。它的分量很重。成年男子拿起都很费力。

    几位女性就这样暂时被排除在了嫌疑人的行列之中。某位小学生侦探把那个斧头放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他现在准备去做的是回去找兰。这个家里的那几个人的情况。他们都没有离开房间吧?

    毛利兰很认真,她这个时候已经很困了,但她还是努力的让她自己保持着清醒的样子。这个时候在她看到柯南回来的时候,她的表情里才终于有了一点放松的样子。你发现了什么线索吗?她问。

    这种事本该是交给她父亲去做的。可是,毛利兰在发生了这件事以后,在她终于恢复过来的时候她就在第一时间就找过他。爸爸可能是昨晚多喝了一点的酒,她无论怎么叫都没办法叫醒他。

    毛利兰从来都不擅长破案。即使她的父亲、她的青梅竹马都是侦探。柯南也是个很厉害的小孩子他在很多时候都是那么的靠谱。就像新一一样。她也要努力。至少她要让他们都平安度过这一晚。

    江户川柯南问了毛利兰这边的情况。毛利兰带着她那种温柔的笑意表示没有人出来过。她一直都在这里守着,这里没有一个人经过。天已经快亮了。等天亮以后他们会努力让他们离开这里。

    毛利兰看起来就有很明显的疲劳了。她尽量的忍下了一个哈欠。就这样他们两个在这里又守了一会儿。高尾太志夫妇出来了。高尾智一和高尾真由也出来。然后是高尾俊树他们都走出了房间。

    在看到门外的他们的时候,高尾俊树的眼中一闪而过的嫌弃。你们不会是呆在这里一宿吧?想到他的房门外有两个人一直站着他的心里就有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但他没再多说什么就一个人走了。

    高尾真由对他们表示了感谢。她想到了他们之前私自做出的决定,他们自己是睡好了。可是这样连累到这两个孩子都没能睡好她的心里还有点过意不去。高尾智一也表达了和她同样的想法。

    “没关系啦。”毛利兰很温柔的这么笑着。不过她看了看他,又看了看其他的那些人。高尾纱彩小姐怎么一直都没有出来?她的表情中带着很多的疑惑的感觉。高尾太志也表示了奇怪的感觉。

    那家伙从来都是第一个起的。他边走到了高尾纱彩的门口,边这么说。今天这样还真是奇怪。他敲了敲门。结果门里边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他感到莫名其妙。难道是她先起了,然后出去转转?

    没有人离开过。毛利兰很认真而坚定的向他们告知了这个事实。这么叫她都不起来,这让人感觉到很不好。高尾太志干脆想要硬闯进去。结果,他反而被这扇门给顶的的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去了。

    高尾太志骨折了。他刚刚明明没用很大的力气。高尾美美子一下子变得非常无可奈何了起来。她在抱怨。明明知道身体不好还偏要自己去撞门。高尾智一和高尾真由他们也立刻去查看了他的情况。

    这是……趁着他们这些人注意着高尾太志的情况的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悄悄的询问了在最外边的高尾真由。高尾先生是有什么病吗?高尾真由一边看着她的大哥,一边才说他特别容易骨折。

    这是这几年才开始发生的事情。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东京的大医院他们也去看过了。他们只知道这种病没有办法根治。但整体来说它也不会影响人的生活。只要平时不太用太多的力气就好了。

    原来……是这样嘛!某位小学生侦探的眼神里有了一些复杂的深沉的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高尾太志一个人拿起那个斧头的可能就要小很多。而在这些人中最有可疑的那个人就是他了。

    那对夫妻之前的遮遮掩掩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他猜错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心里忍不住的这么去想了。不过他还没想下去,高尾太志就说话了。他说他们去看看纱彩。不要一直在他这里耽误时间。

    高尾智一刚准备硬闯的时候,毛利兰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她让他们都让开。然后她摆出了空手道的架势,她一下子就把这扇门给踢飞了。纱彩小姐还在床上睡觉啦。她有些放松的这么说。

    那几个人借着门的空挡他们也看到了房间里的情况。真是的。高尾太志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无可奈何的感觉。在高尾美美子的搀扶下,他走进了那个房间。喂。纱彩。时间不早该起床了。

    高尾太志拽了拽高尾纱彩。她什么反应都没有。这么拽着,他又一次有了不好的感觉。他一下子就挣脱了高尾美美子的搀扶他扑到了那个床上。她的呼吸没了。身体也变得非常非常的冰冷。

    外边的人本来是很轻松的,在看到高尾太志突如其来的这样的反应过来,他们都开始着急了,他们立刻就跑到了这个房间里来了。她的确死了。做出了这个判定的人江户川柯南。他的脸很沉。

    脖子上的勒痕。这就是高尾纱彩的死亡原因。在第一时间某位小学生侦探看向了那边的窗户。果不其然。窗户是大敞开着的。凶手又是从那里离开的。该死。他明明就在窗户外边不远的地方。

    房门这边没有人进出过。所以那个凶手应该是用同样的方式回到他们自己的房间的。高尾智一、高尾俊树。现在是他们两个人的嫌疑最大了。等等!高尾俊树。他现在还一个人呆在外边。

    如果真正的凶手不是这个家里的人的话……那么独自行动的高尾俊树一定是最危险的一个人了。因为从现在看来,那个凶手的目标已经不是单独的一个人了。他们必须立刻快一点找到他。

    江户川柯南他们还没有行动呢!涉谷一也他们就又出现了。高尾俊树也和他们在一起。原来刚刚他是无聊的去寻找他们看看他们的情况了。而在那个时候涉谷一也的那些机器就又开始停止运行了。

    林先生被留在了基地。涉谷一也和谷山麻衣快速的就走了。高尾俊树看了看这边,又看了看那边最终他还是选择和涉谷一也他们一路。林先生看起来就是不太好相处的人。他甚至觉得他在讨厌他。

    他好像也没得罪他啊!高尾俊树心里默默的叨念着这句。在他面前他连说话都没说几句。这让他感到非常的不解。不过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躲了。他可没有那个胆子把这件事当面的问出来。

    纱美死了。当高尾俊树跟着涉谷一也他们到达他们要去的地方的时候,他终于发现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他的妹妹。他唯一的妹妹也死了。在这个家里毫不带私心的人就只有她一个了。

    高尾俊树看向了高尾太志,他的眼中写出来的分明是你为什么要杀了她?为什么连纱美你都要杀死啊?他不会跟你争夺父亲的财产。他的表情里全都是痛苦。难道你……是刚刚……你不了解她吗?

    一时之间,高尾俊树的情绪很不稳定。高尾真由是第一个发现这件事的人。她立刻严厉的说,你冷静点俊树。大哥他也很伤心。你没看他为了能够早点确认情况。他又把他自己给弄骨折了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