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89.第三百八十九章

    第三百八十九章:

    高尾俊树总是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从很久以前就是。在很长时间他都是家中最小的孩子。这直接就导致他的父亲还有大哥大姐对他都是纵容的。他可以完全按照他的性子来。

    他们的感情曾经是那么的好。是什么时候让他们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的呢?没有人说得清楚。大概是高尾俊树处在叛逆期的那段时间吧?不对。前些年他们回来的时候还相处的非常好。

    高尾智一和他的关系倒是一如往常的不好。这个家,如果可以不回来,他现在是根本就不愿意再回来的。高尾俊树是很真实的这么想的。大姐是那个家伙的未婚妻。只有纱彩还和以前一样。

    父亲其实和以前也没什么变化。虽然他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或者是受了某个家伙的蛊惑他对那个养子比对他们好多了。从小的时候唯一一个不肯让他的人就是他父亲捡回的那个小孩。

    高尾俊树默默的坐在了那里。一时之间他什么都不说了。他只是看着高尾纱彩的脸。看起来有些狰狞恐怖。一向爱漂亮的纱彩她要是知道了她一定会很难过吧?他的声音很小,里边却充满了怨恨。

    他不找他麻烦了。高尾太志本该是高兴的。但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在他的妻子的搀扶下,他走到了高尾俊树的身边。他看起来一副想要安慰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下去的样子。他只能僵在那里。

    不要靠近他。高尾俊树忽然有些冷的说了这样的一句话。你的嫌疑到现在还没有被洗清呢!这让本来就在僵着的高尾太志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高尾俊树却没有看他。难道是藏在这里的幽灵吗?

    涉谷先生有了什么结果?高尾俊树在问向涉谷一也的时候,他的语气是难得的平和还有客气。那个外人是不可能做这种便宜其他人的事情的。大哥他看起来也不像是装的。他对纱彩还有关心吧!

    某个看起来有些冷淡的少年,他在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后,他只告诉他,现在什么都不能确定。在两次他们抵达房间之前他的仪器都有停止运转。但他告诉他。他的仪器每次都有被人动过的迹象。

    在机器停止之前不是气温有变低吗?第一个问出来的人居然是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涉谷一也看了看他然后很平淡的说了一句,那些变化都是在正常范围之内。还不足以说明这里有灵的存在。

    那鲁不是之前就对他说了吗?谷山麻衣显得有些不解的样子。她也很干脆的问了出来。而某位小学生侦探只是‘呵呵’的笑了一下。他表示之前涉谷哥哥只是让他自己去调查。但别的都没说清。

    这么说着,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的门又一次被关上了。大概是风。距离门最近的高尾真由打算再把门推开。结果奇怪的事情又发生了。这门也被从外边反锁上了。而房子里的人此刻都在这房间内。

    林先生。高尾太志首先想到的是这个人。他看向了那边的涉谷一也。涉谷一也没有做出任何的表示只是有些冷。而高尾俊树则替他做了保证。他相信林先生。这件事不可能和他有任何的关系。

    这样一来那刚刚的那扇门是谁锁上的。高尾真由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她也同意了高尾俊树的看法。因为她刚巧在那个时间段看向了门的那边。那扇门的附近看起来不像有什么人的样子。她小声说。

    疑点又回到了涉谷一也这里。他的实力是不是真的像之前说的那么厉害?有的人已经抱有了不小的怀疑了。而面对怀疑那个人没有太多在意的样子。反倒是他旁边的谷山麻衣看起来有点着急了。

    “还记得你们旧校区的那个事件吗?”那个少年忽然对谷山麻衣说了这样的一句话。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她还因为弄坏了他们的仪器,又害林先生受伤不得不去他那里打工。她当然没有忘记。

    那次不是一个灵异事件。谷山麻衣在仔细的回忆了一下以后,她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你是说……涉谷一也终于给了他一个‘还算不错嘛’的表情。这次的情况应该和那时一样。是地面的原因。

    这个房子有地下室吗?涉谷一也问高尾家的在场的所有人。然而那些人只是互相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知道。这个房子的年头很多了。在他们出生之前就有。他们对这里的情况也不熟悉。

    那个地下室应该不是很深。涉谷一也给出了这样的判断。他现在仪器没有测量这样的东西。不过想要确认这些东西并不是很困难。这座房子的建造时间。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说明了这个事实了。

    战争还没有结束的时代,那个时期为了安全,大多数人都会把房子下边建一个很大的地下室。而现在这个地面已经有些松动了。因为有缓缓的塌陷的作用,所以会把门关上。会把上边的锁落下。

    原来是这样。这还真有些不可思议啊!发出了感慨的人是高尾俊树。他是第一次听说还能有这样的事情。这么说,那个杀死了两个人的凶手。那个人很有可能并没有回来过。他直接就离开了。

    “不!”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的眼镜猛的一闪。他露出了一个天真可爱的笑脸给他们。他刚刚在门口的那间杂物室里发现了一件东西。是杀死了雄一郎先生的斧头。它被藏在了那个房间里。

    这一下,在场的人又都愣了。他们刚刚的想法可能又要被打破了。这个时候的他们已经不知道该什么地方去想了。毛利侦探呢?高尾太志忽然问。这一夜这么多的事就连他都快把毛利侦探忘了。

    “他应该还在睡觉。”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出了这个事实。她已经发过邮件还有短信给她的爸爸了。不过到现在连一个回复也没有。然而在下一刻,他们都听到了毛利侦探在外边喊人的声音。

    他们在这里。毛利兰把毛利小五郎给叫了过来。某位糊涂名侦探就这样从外边给他们开了门。在说到她不是把位置发给他的时候,毛利小五郎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表示,他连一条邮件都没有收到。

    旁边应该被人设置了干扰。毛利小五郎看了看他们两个人的手机。而某位小学生侦探则向外四处的望了望。那几条邮件和短信这个时候一下子都出现在了毛利小五郎的手机里。应该就在这附近。

    到底是什么人要这么做?这么做又有什么意义?是不让他们联络外界的人?他们几个一起都走到了这房子外,原本停在那里的车的车胎都已经没了气。就连汽油都没有了。他们无法离开了。

    这真是一个让人无法高兴的消息。把他们所有人都困在这里。这很有可能是说明这次的杀人计划还没有结束。这里很可能还有其他的受害者。毛利小五郎侦探这一次摆出了很严厉的样子说道。

    已经死了两个人了。那个凶手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他们还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不得不让这个家里的几个人都有了一些恐慌的感觉。只是没有车子了。他们不是不可以离开。他们可以走回去。

    这样的提议得到了几乎所有人的赞同。即使高尾太志的伤有些严重,他走起来非常困难。他还是没有提出任何的异议。现在能够离开这里是最好的。这段路程不近。但他们都挺熟不会有什么困难。

    花了很长的时间。他们这些人走了很远的路程。结果在距离外边还有不到一半距离的时候,他们前边的路彻底的被堵住了。今天没有下雨不可能出现泥石流。但是山上的大石头确实掉到了这里。

    这些大石头把这条路封的死死的。他们就算想要把它们都给搬走。这都不是可以行得通的事情。他们看了看四周。最终只能把希望寄托到了高尾智一的身上。只有他对现在的这个山里最熟悉了。

    这么些年来,有像高尾真由那样一直呆在家里的,还有像高尾太志夫妻、高尾俊树他们那样一年也回不了几次的。高尾家所有人都加起来能够熟悉山路的就只有高尾智一和死去的高尾雄一郎了。

    高尾俊树很不喜欢高尾智一,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也就只能什么都不说了。然而,高尾智一此刻的表情却不算太好。没有路了。他说。除非是向那边的山前进。他们翻过山以后还能到达外边。但……

    这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高尾智一这么犹豫着说出了他的顾虑。尤其是大哥的伤……他们不可能去做这么困难的事情。山在很多的地方都很陡。如果一个不小心他们可能会掉下去被摔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