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93.第三百九十三章

    第三百九十三章:

    高尾太志的情况有些特殊。那个凶手很有可能会回来。他要确认高尾太志到底有没有死亡。这是目前为止他唯一能够找到的线索了。站在草地上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猛然的冷静了下来。

    周围的情况。他快速而仔细的观察了一遍。最终他的嘴角挂起了一抹笃定的微笑。前边的那片草地有一些不太自然的颤动。就在那棵高大的树木的旁边。这只能是人为造成的现象。

    这里的草地有些高,某位伪小学生他现在的身体又是货真价实的小学生。他这么一下子就被这些草给遮挡住了半个身体。对面的人因此似乎并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他还在一直悄悄往这边看。

    某位小学生侦探没有动。那个人似乎是有些放心了,他还想往这个方向靠近。他的位置距离这座房子太远了。这座房子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根本就看不到。连同他想确认的那件事也一样。

    就这样,他在彻底放心了以后就低下了腰快速的跑了过来。而当他已经跑到了这片草地的边缘的时候他才看见了那个小学生。他的眼神中透着那种看透人心的感觉。这让那个人感到了害怕。

    他逃了。某位小学生侦探却没有让他逃走。他在第一时间就按下了腰带上还有鞋上的按钮。足球就这么打中了那个狼狈的逃走的那个人。而这一个飞速的足球声也终于引起了房中那几个人的注意。

    发生了什么了?从窗户中探出头的毛利小五郎。高尾智一果然没有死。他也没被那个足球给打晕过去。他揉了揉头有些费力的挣扎的站了起来。这让柯南小朋友都有些惊讶。他的力道用了不小。

    某位小学生侦探立刻就冷静了下来。就在毛利小五郎准备从这扇窗户出去的时候。涉谷一也听到了林给他的消息。这边的情况很不正常。气温在急速变低。急速。这么说着他们已经感觉出来了。

    他们可以感觉到明显的寒冷了。是灵出现了。而随着高尾智一越走距离他们越近以后,他们的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人……死没死?”毫无生气的声音,听起来根本不像一个活人所拥有的。

    毛利小五郎的脸色很凝重。他在第一时间就把毛利兰给护在了身后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没有躲也没有跑。他的声音很低、带有了一些愤怒,还有毫不畏惧的感觉。他说,是你杀死的他们。

    高尾智一停下来了。是他杀死的。“对啊!是我杀死的他们。趁人不注意拿斧头砍死。又悄悄从窗子进去拿绳子勒死。骗出去让她在树上吊死。潜回这里拿刀杀死,带走扔到裂谷的下端。”

    一个一个的回忆,就连一开始被认为是自杀的高尾真由她也是被杀的。毛利小五郎的手已经狠狠的攥紧了。他一下子就冲过了这个窗户,一下子就跑到了高尾智一的身前。他重重的打了他。

    毛利小五郎的过肩摔很厉害。但他还没有行动呢!那个人,高尾智一就拿着一把刀猛的插进了他自己的心脏上。这样的举动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他们想要救他。但现在做什么都来不及了。

    温度渐渐的恢复了正常。在这最后一刻,高尾智一看向了他们。他的眼神里有了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像是自嘲?像是讽刺。“他们该死。”他很平淡的说。“这是一直以来我唯一的生存目标。”

    高尾智一的父亲是一个独自到这里探险的人。那时候他才刚刚出生。父亲把他还有母亲一起留在了山下。父亲说他在这个山里遇到了一户人家。那里的家人特别的好。他们答应他要为他带路。

    等这次冒险结束了,他就再也不做这些了。他会好好的和他们母子一起平静的过日子。这是他的父亲最后对他的母亲说的话。然后他就再也没回来。母亲等的着急了。她就抱着他一起去找他了。

    他的母亲不像父亲那么厉害。对山里的路她实在是不在行。她就这么跌跌撞撞的走过去。结果她被什么东西给绊倒了。而她怀中抱着的那个孩子就这样飞了出去。从一个很高的山上就这么掉下去。

    他很幸运没有被摔死。据高尾雄一郎跟他讲,他们是在一棵树上把他给救下来的。一开始还以为是树上的小鸟呢!他想这就是他能够幸存的原因吧?在一开始的那些年里他真的很感激高尾一家人。

    高尾智一离开这座深山的次数不多。但还是有过几次的。他本来是想去找高尾俊树,让他回去看看他们的父亲的。但结果就是他被一个陌生的女人给拉住了。他说他的样子就像她父亲一样。

    她的孩子要活着也该这么大了吧?那个女人一副感慨的样子说了这些的话。而在之后的接触中她不小心的看见了高尾智一手上的那个手表。她立刻要拿来看看。而高尾智一则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这个表是特制的,世界上只有这么一对。那个女人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小心翼翼的取出来一只。的确看起来是一模一样的。高尾智一探头去观看。那个女人介绍上边的英文分别是她和丈夫的名字。

    原来是这样。高尾智一说这大概是父亲从山里捡到的。你们是不是去过那座山啊?而这让那个女人终于坐不住了。她拉着高尾智一就往医院跑了过去。他们做了DNA鉴定。他果然就是她的孩子。

    惊喜。这样一系列的表情,在拿到那份单子的时候,那个女人简直都要忍不住了。他的亲生父母?而这个时候的高尾智一他也是一脸的不知所措。他开始追问起了当时的事情。为什么父亲会……

    那些痛苦的回忆,在见到他面前忽然出现的亲生儿子的时候,这些痛苦也变得没那么痛苦了。那个女人把她知道的所有的事情都告诉给了他。她在之后也下去找过。但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人了。

    亲眼看见孩子掉下了山谷。这件事对她来说的打击太大了。她在回来后就一直生病。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的心中依旧放不下当时的那个孩子。这么多年他没结过婚,没再有过孩子。她的心装不下。

    整个山里,住在那里的就只有他们一家而已。高尾智一一下子就想到了他父亲当时说的向导。他的心里只有无可奈何的感觉。父亲对这片深山非常熟了。没想到一次的失误带走的就是他亲生的……

    高尾智一终于还是回去了。父亲在家等着他会着急的。然而这次的事情却被他记到了心里边了。他在某次喝酒的时候‘不小心’提到了来这里探险的那些人。而父亲的回答让他立刻就酒醒了过来。

    那些人既然这么不珍惜他们的生命。他当然就让他们如愿了。说这些的时候高尾雄一郎的样子是有些迷迷糊糊的。这些人一般都很有钱。就是依靠这些钱,他才能把太志、俊树他们送到外边。

    是他故意让他们死的。用的方法不过是故意带了错误的道路。这些人不了解地形,他们很容易就会掉到哪个地方。高尾智一已经不再喝酒了。他看着高尾雄一郎的目光已经有了一些没隐藏的杀意。

    父亲救了他的命,父亲对他非常的好,父亲又杀了他的亲生父亲。父亲还为了钱财害死了很多很多无辜的人。高尾智一的心里充斥着的是矛盾。他不知道他该怎么做才好。他到底该怎么办呢?

    就这样几年的时间过去了。高尾智一一直都装成了没有事的样子一样。真由很喜欢他。他们是一起长大的。他对她也有一些好感。就这样,他们终于等到了父亲提出要给他们办婚事的这个提议。

    这是一件应该高兴的事情。理论上的确是如此的。他们的父亲高兴着提出把家里的所有财产都交给他。那些从他害过的人手里得到的不义之财。高尾智一甚至决定放下那些事情,他已经有了改变。

    就在父亲说完这些话没多久,高尾太志和高尾俊树就回来了。他们的目的是为了那些的财产。高尾一家的骨子里流的果然都是贪财的血。看着他们的争执。他的心里在发出了一个冷冷的笑容。

    高尾雄一郎杀死了这么多人。他的孩子们也在为这些金钱在闹着矛盾。原来是关系多么好的一家人啊!当利益放在面前的时候这些就什么都不是了。还要不要守着这虚无缥缈的没有血缘的亲情?

    高尾真由在为他的哥哥和弟弟的关系感到头疼。还有他们对待自己和智一的。她没有关注到高尾智一的想法。而在不知不觉中,高尾智一的目光瞄准到了她的身上。他的嘴角露出了抹邪恶的微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