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94.第三百九十四章

    第三百九十四章:

    高尾智一杀了这个家里的所有人。他一直居住在深山里,等来调查的警方的人走了以后,他的生活还是会像以前一样。他从来都没想过要自杀。但他偏偏莫名其妙的就把刀捅向了自己。

    不甘心。高尾智一的心里的确有这样的想法。包括刚刚承认他杀了那些人。那一刻他的身体仿佛不受他自己的控制一样。这或许也是命运。他被这个家里的人救活,所以他必须把命还给他们。

    高尾智一死了。这个家里已经连一个人都没有了。某位小学生侦探沉默了一下。刚刚那些仪器的反应,还有高尾智一的反应。他的心里已经十分清楚了。这个房子里的确有‘灵’的存在。

    警车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们终于打通了前边的那条被堵住了的道路。这里的案子已经有了答案。他们没用多长时间就把这些事情说清楚了。还有高尾俊树的尸体警方也派人去捞了。

    他的委托费……而直到这个时候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又开始了他那种常见的哀嚎了。不止是他。涉谷一也他们的委托费也是不可能拿到了。他事务所的助手也来了。就跟在那些警车后边不远。

    那位助手,安原修带来了一些他调查的资料。有关这个地方的。在这个位置,当时还没有这座房子的时候,这里也发生过一个灭门的惨案。住在这里的一家五口人。一夜之间全都被人杀了。

    这里一直是深山,没有什么人会管。不过在遥远的以前这里还是住着一些人的。据他们传出来的说法是,老人、女主人、两个孩子。他们都是被人一刀致命的。而那位男主人看起来像是自杀。

    更多的事情就不知道了。这些东西根本就没被记录到当地的资料中。有人猜测是男主人杀了他的家人后自杀。不过他们的感情又特别的好。那位男主人也是个公认的好人。这就彻底的成为了疑案。

    按照刚才的情况这的确是最有可能的情况。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返回来的某位小学生侦探一边探头在看那些东西,一边在心里认同了它。而这个时候涉谷一也背后的那个镜子开始有了一些变化。

    镜子中的人还是涉谷一也。只不过外边的比较冷淡,而镜子中的带着那种温暖的感觉。涉谷一也仿佛也感觉到了背后发生的这个变化。‘你怎么现在才来?’某人丢给了镜子中那人这样一个表情。

    他一直都困在痛苦和自责里。镜子中的人尤金直接的就进入了正题。他第一次醒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了。他想转告给那鲁。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立刻就睡着了。他现在好像比原来更加的嗜睡了。

    不过他现在不见了。尤金的表情里有了一些的欣慰。他可以感觉到他是安心的就此散去的。他不知道刚刚发生过什么。镜子中的人看起来并没有太多不好意思的感觉。他醒来的时候一切就结束了。

    刚刚这里的灵激化过了。应该是发生了和当初一样的事情。涉谷一也很淡漠的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尤金。尤金的表情里似乎没有意外。他点了点头然后就又打了一个呵欠。镜中的人影也有些模糊。

    对于那个人来说,无法挣脱的噩梦是他无法面对这个事实。而在经历过这样的一次情况后,他就又能升天了。某位小学生侦探在一旁努力的思考着,这些他原本不该也不可能涉及到得东西。

    必须自杀才能解脱的灵魂。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轻微的摇了摇头。当年的事情已经没办法再追查下去了。而这个时候毛利兰又找了过来。他们该走了。爸爸都已经在吵着要立刻离开这个地方了。

    是为了他无法拿到的那些委托费。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子。他还是跟着毛利兰一起走了。这一次死了太多的人。如果不是毛利叔叔……他们恐怕到现在还在那种氛围之中。

    回去的路走了很久,他们觉得比来时要远了好几倍的感觉。他们终于回到了毛利侦探事务所。而这个时候他们在门外的信箱里发现了一大笔的钱。难道是高尾太志提前寄给他们的?某人开心极了。

    信封上没有寄出人的名字。某位小学生侦探这么提醒了毛利小五郎。但那个糊涂的名侦探完全就没听进去。他开开心心的沉浸在这意外之喜里了。某小学生侦探只能露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那个信封就这么被毛利小五郎扔在了一边。他让毛利兰买回些好吃的。他们要大餐一顿。另外记得买点酒回来。他特别又多加了这么一句。毛利兰看了看他爸爸,她倒是也蛮开心的就出去买菜了。

    毛利兰出去没多久,毛利小五郎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某位小学生侦探被电话声给叫了过来。他看到毛利叔叔在接这个电话的过程中他的脸色就开始慢慢的发生了变化。这一会儿就已经五彩缤纷了。

    特别感谢毛利侦探接受我的委托。这是电话那边的人说的第一句话。这个委托虽然有这些看起来很高昂的委托费。但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却并不太愿意接。这次的委托需要他们特意的出国一趟。

    委托的地点在英国伦敦。调查一件发生在几百年前的一个从未听说过的案件。毛利小五郎没有立即说什么。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扔下电话。然后快速的追上兰。把这些委托费全数的退给那个人。

    毛利小五郎追了很远的路。追的他都已经开始气喘吁吁了。他终于找到了毛利兰。但很可惜的是毛利兰已经把要买的东西都买回来了。这笔钱少了一个不算太小的数字。而他们又一时没法填上。

    他们只能接下这次的委托了。某位女高中生侦探看起来倒是一副很开心的样子。她说要是新一在这里他一定也会很想跟去。而默默的跟在了毛利小五郎身后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只能在心里认同。

    不过他现在是柯南。没有身份他根本就没办法出国。某位小学生侦探只能找理由说,他那天和快斗哥哥还有伊藤姐姐约好了一些事情。就这样,虽然有些遗憾。毛利兰还是把柯南小朋友留了下来。

    好像每次出国柯南都不和我们一起去啊!毛利兰忽然冒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这让某位小学生侦探的额头上直冒汗。他只能露出了一个不太自然的笑容说,怎么会?他上次不就和他们一起去了吗?

    上次也是到了那边以后才在一起的。有些怀疑的目光。毛利兰就这么盯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这让某位小朋友都忍不住的想向后边倒退一步。不过这一步又硬生生让他给停住了。兰会怀疑的。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现在很苦恼。如果他就这么一直不跟着他们去。兰对他的身份一定会怀疑。但是他现在江户川柯南的身份又无法过关。他忍不住的揉了揉他自己的头发。他们一起更是会暴露。

    解决这件事的办法很容易。利用公安系统,又或者干脆制造出一个假的身份。但这些都是某位小学生侦探不会去做的事情。他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做。他一定会在之后把这件事给顺利圆过去。

    工藤新一和江户川柯南同时出现的次数已经很多了。但兰她还是会怀疑他的身份。这让不得不开始思考起其他的办法来。而这个时候他在帝丹小学他自己的信箱里发现了一个信封。依旧没有署名。

    是那个委托人?但为什么会找到他?某位小学生侦探这么想着他撕开了信封。信封里只放了一个小小的像是护身符似的东西。而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有一封新的邮件就这么闯入到他的眼睛中。

    是伊藤那个家伙……某位小学生侦探先是讶异,然后他的嘴角挂出了一抹笑容。他在之前联络过怪盗基德,如果兰真的打电话找他确认的话,他说的谎话好能顺利的圆过去。那时他提到了这件事。

    那个家伙把这件事转告给了伊藤。而伊藤的解决办法就是这个。他拿起了那个护身符似的东西仔细的看了看。只要用手触碰到上边的某个图案。他就会变成工藤新一的样子。不过对毛利兰无效。

    不止是毛利兰。平常和毛利兰接触的比较多的人也无效。因为,她身上的那个护身符。那个护身符和这个东西是相克的。哪怕一点点被沾染到的微弱的力量都会让这个东西的所有作用都失效。

    她是特意这么做的吧?某位小学生侦探拿着这个类似护身符的东西仔细的看着。这样一来所有的问题就都解决了。他可以利用工藤新一的身份和他们一起。这么想着,他把这个东西放进了口袋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