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397.第三百九十七章

    第三百九十七章:

    英国、伦敦、很久很久以前。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一个名字:开膛手杰克。不过,这不是他。他们作案的目标不一样。手法,这个人也没有开膛手杰克那么招摇。现在还没引起很大的关注。

    那些警察很不负责任的就把那具尸体丢在了一旁。没有人去管。这个被害人看他的一身打扮就知道他是出自贫民窟的人。看起来也不会有家人找来了。而江户川柯南他们几个这时终于找到了这里。

    留在这里的几具尸体都是没人认领的穷苦人。某位小学生侦探他们没办法碰到他们。他也就只有用眼睛观察着他能看到的一切。这几个人的内脏无一例外的都露在了外边。整个人都是血淋淋的。

    毛利兰依然有不适应的感觉。她想把江户川柯南也给带走。但是某位小学生侦探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他就跑到了那些尸体的旁边。他那专注、认真的样子让毛利兰不得不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毛利小五郎这个时候也蹲到了那些尸体的旁边。他们致命伤的切口看起来都非常的一致。看起来的确是一个人作为。他很装模作样的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不知不觉中他就和柯南撞上了。

    你这个小鬼又来捣乱。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样被毛利小五郎给提了起来。而他只能摆出了一个装傻的笑容。反而是黑羽快斗出来解围了。他的眼睛里有认真的表示,毛利侦探真是太厉害了。

    这么一会儿就找到了这么多的线索。某位怪盗少年说的话是那么的真诚、发自内心。就连某位小学生侦探都觉得他险些就要被他骗过去了。而最后那个怪盗少年忽然一笑说,柯南也是这么认为吧?

    嗯!嗯!某位小学生侦探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他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这让某位糊涂侦探又开始自恋了起来。他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他让柯南就在他身边不要乱动,他会好好的展示给他看的。

    某位小学生侦探终于不用被赶走了。连带着黑羽快斗也可以留在这里。他们的注意力都没有放在毛利小五郎那夸张的表演上。这些尸体的状况他们一个一个的都看了遍。有什么在他们眼中形成。

    这些尸体都缺少了一件东西。某位怪盗少年看了看江户川柯南。的确。这些尸体,每一具的心脏都不见了。至少没有和其他的内脏一起。某小学生侦探想要过去检查。然而他的手又一次落空了。

    警察们不知道查过些什么。江户川柯南找了个借口就和黑羽快斗一起遛了。在那些警察的房间里还是有一些资料的。那是这些连环杀人案件中被害人的身份。当然是在排除了这些没有身份的人的。

    这些被害人的资料很详细。这都是前来认领尸体的他们的家人说明的。这些人都是生活在伦敦的普通的居民。他们之间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联系。等等!在被害前他们都去过同一家医院。

    那家医院会不会有问题?这样的想法不禁就在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心里出现了。这些东西他们没有办法拿起来,但是神奇的是他的手机可以把他们拍下来。就像是他之前可以很顺利的拍下尸体一样。

    这是什么原理,某位小学生侦探无从了解。他现在也根本就顾不上考虑这些没必要的东西了。他要快一点、再快一点。这么想着,他人就已经离开了这个警局。那家医院就在前边不太远的地方。

    这是一家私人医院。医院里只有一位医生。这位医生是这一带最有名的医生了。不过他的性格很古怪。他只给接受那些不是贵族的人。贵族们想要治病的话有无数的医生可以等着他们。不需要他。

    他拒绝了很多的贵族的邀请。因此他也得罪了不少人。但很奇怪的是,那些平日里嚣张无比的贵族们没有一个去找他的麻烦。他就这么平平稳稳的在这里开医院。然后给那些病人治疗。

    这样的情况难免会引来一些奇怪的传说。比如他其实是什么贵族改了名字做医生的。或是有什么非常了不得的靠山。那位医生对这些传闻他也从来只是笑了笑。他只是在专心的做着他自己的事情。

    这附近的警察们经常去他那里看病。这让他们对他非常的信任。就是那些被害人只有这么一个共同处,他们还是没有怀疑这位医生。反而还把这个消息很轻易的就告诉给了他。让他一定要小心。

    当江户川柯南还有黑羽快斗来到那家医院的时候,那位医生正在认真的看着他这里的那些病人的病例。时不时的还往上边涂涂改改了一下子。柯南凑了上前。只见上边写着的是他的治疗的方案。

    医生是个很年轻的医生。比某位小学生侦探想象中的还要年轻。大概……最多三十岁出头。他的样子自然而然的流露出来的慈悲还有温柔。到最后他终于放下了笔,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又有一个病人死了。他把最下边的那份病例拿了出来。然后他给烧掉了。是难过。在这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在那些东西都被烧干净以后他才缓缓的走到了他的座位上。他的样子看起来很疲惫。

    “到底是谁?”那位医生就这么自言自语的说着。“是谁要杀死这么多的人。”他握着前边桌子的手一下子感觉到非常的用力。手筋都已经明显的凸起了。这一切看起来并不像是伪装的样子。

    那位医生终于累了。他瘫坐在了他身下的那个椅子上。而这个时候有敲门声从外边传了过来。他终于调整了一下他的心情以后,他让那个人进来了。那是一个衣着很华丽的男人。和他差不多年纪。

    这家医院不接待贵族。某位小学生侦探在这之前见过这样的记录。所以这个人的出现很奇怪。然而那位医生看起来就没有一点的意外了。“你怎么又来了?是不是又把自己弄的哪里不舒服了?”

    一脸感到头疼的表情。那位医生把那个华丽的男人叫了过来。他要好好的给他检查一遍。然而那个华丽的男人一下子就避开了他。他说,他什么事都没有。他只是刚好路过这里来看看他的好朋友。

    这已经是这个星期的第五次了。某位医生就这么随意的算了一下。而这个星期到现在也才只过了五天而已。“说吧!你一直找我到底是有什么事?”他探头的问了一下,“是不能说出口的病?”

    “我只是想约你一起吃顿晚饭。”那个华丽的男人这么不太华丽的说着。说着说着他还捂起了心脏做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在追你吗?”他对他很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黑线。这是那位医生第一的反应。他说,“不要闹了。”看起来对这样的告白已经习以为常了。那位华丽的男人则随手的翻了翻他放在了桌子上的那些病例。在此过程那医生也没感到任何奇怪。

    那位医生终于还是没有被那个华丽的男人给拉走。他继续留在了他的这家医院里。而过了没多久有一个警察打扮的人来到他的面前。他是这里的警局的负责人。那医生上来就让他坐在了一边。

    他的心脏不好。需要长时间的调养。那位年轻的医生劝他,有些事情就不要太认真的去管了。那位警察只哈哈的给了他一个爽朗的大笑。他这不是已经习惯了吗?算了算了。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啦。

    在那位医生回头去找他要用的仪器的时候,那位警察先生很随意的就翻了翻放在了他前边的那些病例。一页、一页他翻的很仔细。而且看他的视线,他对这位医生记录病例的习惯都已经很熟悉了。

    这是当然的吧?某位小学生侦探在下一刻就不由得这么想到。他在这里治疗的时间应该很久了。

    当那位医生转过头的时候,那些病例又被很好的放回到了原处。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被任何人翻阅过一样。最后那个警察还特意的看了那边一眼。等确认的确像最开始那样他才稍微的松了下心。

    他是故意要避开那位医生看这些东西的。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心里已经很确认这一点了。是因为他也怀疑他了?他这么猜测着。那位警察也很满意的在配合那医生一番以后,他就离开了这里。

    那位医生又看了一会儿病例。这次他的主要的工作是刚刚为那位警察检查的那些。而这个时候他的门又响起了敲门的声音。在看到进来的人是谁以后,那位医生立刻就站了起来请那人坐下。

    这位医生对这新进来的这个人非常客气。他的嘴上一直叫着他老师。他的气质、气度完全不比第一个进来的那个衣着华丽的人差。甚至还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他让这医生把工作交给他看。

    那个人还算认真的看了一遍。他一下子就指出了其中一处的不足。如果这样治疗的话,这个人会承受更多的痛苦。而那位医生在一边非常认真的听着。不时他的表情中还会流露出原来如此的感觉。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