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06.第四百零六章

    第四百零六章:

    那个小孩子有些奇怪。在从中森青子家回去的第二天,某位红魔法的正统继承人就给了黑羽快斗一个这样的答案。她顶着一对黑眼圈。看起来就有些疲劳的样子。她根本就查不到这个人。

    你的魔法还成不成啊?某怪盗半月眼的看向了她。而那位魔女同学她则又发出了那种有些古怪的长长的笑声。除了在你的身上出了一点意外。她满不在乎的表示,啊!你最好多留意那个孩子。

    黑羽快斗回给了她一个没心没肺的笑容。他的样子就像是完全没有把这个放在心上。不过他的心里早就开始认真的考虑着她刚刚说的那些话的含义了。无法查到的人。这到底代表着什么?

    在一整个上午的课上,某位最近一直都没当怪盗的少年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就像是他之前很常见的那种状态一样。他那个青梅竹马倒是很反常。她没有和他打闹。这让他们的老师都有点不习惯。

    放了学以后,中森青子就飞快的跑了。她不放心那孩子一个人在家。黑羽快斗在这一整天的考虑之下,他决定先去找那个小孩子。如果他真的是普通的小孩子……白马探也选择了同他一起去。

    江古田高中距离中森青子的家不远。不过,黑羽快斗还有白马探他们在路上还是被耽搁了。在他们经过一个湖边的时候,他们看见在这条道大路德下边有一个小孩子躺在了那里。看起来是受伤了。

    黑羽快斗几步就跳了下去。白马探跟着他一起。这个小男孩看起来摔的非常的重。在他的头部还有一块钝器击打过的痕迹。这个附近的地面没有与之相对应的血痕。他是被什么人推下来的。

    有什么样的人会杀这样的一个小孩子呢?他们在第一时间就报了警,还有救护车。救护车很快就赶到了,黑羽快斗和白马探他们一起跟着他去了医院。没多久警方的人就赶到了杯户中央医院。

    “这次柯南还有伊藤小姐不在啊?”目暮警官在到了之后他的第一想法就是找那两个人。他每次到了命案现场都会遇到那两个人,或者其中之一。某归国侦探和那位怪盗少年都忍不住的在闷笑。

    名侦探是真的有死神气场。他正了正颜色的表示,没有。这次只有他和白马。目暮警官的表情里还带了一些奇怪的感觉。他开始询问起了他们看到的事情。有没有关于这次的事情的线索什么的。

    白马探不仅仅是个很出名的名侦探,他还是白马警视总监的儿子。目暮警官对眼前的这两个人都是很信任的。然而那两个人他们到的时候就已经晚了。从始至终他们都没看到有任何人从那里经过。

    你们说他看起来像是被人推下去的?目暮警官向他们确认了这一点。那两个人,尤其是那位归国的侦探他的样子非常的肯定。这不会有错的。现在当务之急是确认他的身份。还有他和谁见过。

    警方做这件事还有很有效率的。过了大概两个小时他们就查到了这个小孩子的身份。江古田幼儿园的多贺耕太。他的家人早就很担心了。因为工作的关系,他的妈妈今天没能在放学的时候接他。

    这不是第一次。他们也安排了司机。但是司机在学校的门口等了很久,他都没有得到多贺耕太的出现。多贺耕太总是喜欢留在最后,所以那位司机也一直在耐心的等着。直等到再没一个人出来。

    司机把这件事仔仔细细的讲给了目暮警官他们听。他当时就有些急了,他跑去了学校去问,结果被告知学校里应该已经没有孩子了。而在那之后他们碰到一个老师,那老师更是说他早就离开了。

    作为最后一个见到那个孩子的人。那位横滨老师被目暮警官他们找了过来。她说耕太当时的样子很着急。不过看起来还有些开心的样子。他还以为是他的父母答应了他什么好事呢!他也就没在意。

    这很反常。多贺耕太不喜欢别人接他。今天他的妈妈又早就告诉他来不了了。他的妈妈多贺岚立刻就说出了反驳的话。然而,她得到的就只有那位横滨老师的迷惑的表情。他对这些也不太了解。

    横滨老师说的只是一面之词。多贺夫人甚至认为他有可能就是害的她的耕太受了那么严重的伤的那个人。目暮警官他们只能在一旁打着圆场。现在什么都还不能定论。他们也为找到犯人感到头疼。

    耕太很喜欢横滨老师。他在家里的时候一直都会提到他。多贺夫人就这么死死的盯着那位横滨老师就像是要把他的身上盯出来一个洞一样。横滨老师忍不住的倒退了几步,他说他说的都是真的。

    横滨老师这样的举动,他反倒让多贺夫人认为他就是那个犯人了。否则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心虚?有汗水不禁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最终是某个归国的侦探。他发现这学校的大门就有监控的存在。

    当监控被调出来的时候,横滨老师的嫌疑就被洗清了一些。至少他说的是真的,多贺耕太确实是很开心的从学校离开的。在这段时间横滨老师没从正门进出过。直到警方的人联络了他以后。

    他可以从其他的出口离开。这个学校里就只有这个大门是有监控的。这并不能代表他就没有作案的时间。那位多贺夫人是这么认为的。那位横滨老师没办法,最后他只能说这一切等耕太醒了再说。

    耕太伤得很严重。多贺夫人一下子就要哭出来了。她说刚刚医生跟她说了,耕太到现在还没有度过危险期。“你一定就是凶手。”她这么咄咄逼人的说着。“你知道耕太他很不容易醒过来了。”

    多贺耕太离开的方向。这和他家安排的那个司机的方向是截然相反的。难怪那位司机一直都没有看到他。某位归国的侦探还有那位怪盗少年他们仔细的注意着监控的每一个画面。那里有谁等着他。

    横滨老师也没有伤害耕太啊!警方的人不得不又一次的安抚了多贺夫人。他们希望他配合。这样他们才能把那个人找出来。某归国侦探忽然对他们说,可不可以把耕太走的路线给他们看一下。

    多贺夫人愣了一下。这个时候,白马探从自己的身上取下了一个小小的东西。那是从那个小男孩的身上取下来的。他的定位装置。“这里或许有什么线索。”他带着那种优雅的笑容很缓慢地说。

    “这是什么东西?”多贺夫人的表情里都是疑问。她的样子对这些显然是一无所知的。不过这也难怪。如果她知道这个东西,她应该早就利用它找到他了。“有人在一直跟着耕太吗?”她问。

    什么人会做这种事?那位多贺夫人很想要这样的质问。然而在下一刻她的嘴就猛然的闭上了。她的眼睛里一下子充斥的就全都是不敢相信的表情。她说,不会的。那个人绝对不会伤害他。不会的。

    她已经有怀疑的人了。目暮警官他们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他们很严肃的让多贺夫人配合他们。那到底是谁?而多贺夫人在犹豫了一会儿以后她说,是耕太的父亲。但他一直都很疼爱耕太的。

    多贺耕太的父亲有正经的妻子,他和她只是婚外的一段浪漫的恋情而已。他从来都没想过和现在的妻子离婚,她也认为她自己一个人带孩子就没问题了。这么多年来他们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关系。

    那个男人叫元木孝则。是元木家,一个在国内算得上是第二三梯队的大家族式企业的当家人。和他比起来,多贺夫人自己赚的那些钱就显得非常的少了。如果那个人在耕太的身上放什么这很可能。

    多贺耕太喜欢他的父亲,虽然他们见面的次数不多,但每次可以见面的时候,他的样子都会平时去游乐园还要兴奋。那个样子……的确就像是监控中的那样。多贺夫人依旧不能相信的这么说着。

    元木家……有了线索,警方的人就立刻按照这个线索去找了。多贺耕太受伤的事情,他们也通知了他的亲生父亲。而那位元木孝则在听到这件事后,他的声音都变了。他立刻想都没想的赶过来了。

    那个男人用了最快的速度就赶到了杯户医院。一见到警察他就询问耕太的情况。目暮警官只能让他先冷静一下。他的手术已经完成了。很成功。不过他到底能不能脱离生命危险就只有靠她自己了。

    “怎么回事?”元木孝则很愤怒。他紧紧地攥着的手都发出了很大的声音。他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且还惊动了警察?!他不知道该向哪里问。最终他把目光放在多贺夫人身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