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07.第四百零七章

    第四百零七章:

    你今天是不是和耕太见过面?多贺夫人尽量的让自己很平静的问出这句话。她不想怀疑这个人,但她又忍不住的去怀疑。元木孝则愣了一下。他又看了看那边的警察。他大致明白了事情的情况。

    有人冒充了他的名义。警方的人很快就证实了他的推测。他们给他看了当时学校大门的那个监控录像。那孩子很开心。就像每次刚刚见到他时候的样子。这么看着,他的脸上还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元木孝则很喜欢这个孩子。那种喜欢不用特别去说,他周围的人就可以轻易的感觉到。这样的一个人会去伤害那个孩子……如果真的这样,那就只能说明他的演技太好了。这并非是没可能的事。

    警方的人首要的工作就是询问他的不在场证明。在两个半小时到三个小时之前他在哪里?元木孝则几乎没考虑的就说出来了。他在家里。因为有个视频会议要开。所以今天他一直就没离开过。

    他的实时视频是一直开着的,他的小女儿当时也在。这些你们都可以去确认。元木孝则看起来很自信的样子。不过转而就换成了一副复杂的样子。正好赶上这个时间。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幸运了。

    非常明确而直白的不在场证明。元木孝则的确是不可能去学校的。但是就连他自己都认为这件事一定会和他有关系。他主动的告诉给警方的人。他认为有一个人最可疑了。是他的妻子元木加子。

    元木加子对耕太一直都不太喜欢。虽然明面上她不会拦着他和他见面。甚至还会堆出笑脸。但元木孝则的心里非常的清楚。那只是因为她还想保持这个婚姻。离了元木家她的生活决没这么好。

    他把遗产都给了这唯一的儿子。元木孝则在说出这个的时候,他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说。那个孩子是私生子这本不是可以拿到台面上的事情。但他只有两个女儿和这个儿子。他需要有人继承下去。

    这不是一件小事。元木孝则不会等到他死的那天才交代的。他已经把这件事告诉给了他的几个很信任的手下。而他的妻子在前不久也听到了这件事。那时候她刚好和母亲一起想找他说些什么。

    母亲对这件事是反对的。她很喜欢耕太那个孩子。但是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孩子,这样会让元木家丢了所有的面子的。即使别的人当着他们的面不会说,但在背后那种闲言闲语就绝对不会少了。

    他的两个女儿,长女元木铃已经十六岁了。是老太太一直看着长大的孩子。她认为她有足够的能力继承这个家。他们也早就有打算找一个有前途的男孩子入赘了。这样他们的什么事情就都解决了。

    那是他的亲儿子,您的亲孙子啊!有什么人能够比他更可靠?等他们老了的那一天。只有把这些交到他的手上才能让他和她无忧。就这样,元木孝则劝说了好久。他终于让母亲没那么大的抵触了。

    这样下去,元木孝则相信他一定能说服他的母亲。他对此充满了信心。这个家的大事其实早就由他做主了。他完全可以不管不顾的做下去。但他还是不希望母亲和他因为这件事生出些什么误会。

    元木加子对这件事表现的非常平静。这就令元木孝则感到有一些惊讶了。他总觉得她的心里藏着些什么。而直到这个时候,他认为他终于想明白了。那个女人在当时就已经想好了要杀害耕太了。

    这些所有的怀疑,元木孝则都告诉给了警方还有白马探他们。目暮警官理所当然的立刻找了他的妻子过来。而在这个过程中,元木孝则在白马探的提醒下,把他的定位器的路线给大家看了一遍。

    这个路线的确和学校大门监控中显示的多贺耕太离开的方向相吻合。白马探提议联络一下交通课的警察们,问问他们是不是在那个时间看见有车子经过这一条路。那不是一条会有很多人走的路。

    一辆白色的保时捷911。宫本由美在仔细的回忆了一边,她和三池苗子刚好碰见那辆车飞快的跑了过去。正是因为车子开的很快,他们并没有看见车子里的人。就连车子里有几个人都没有看到。

    白色的保时捷911。这不是一个罕见的车型。宫本由美也只记得其中一个车牌的数字。不过元木孝则的表情里则又露出了肯定的样子。他说他家有一辆保时捷就是这个车牌。是在外边车库放着的。

    他的车库能打开的人就只有他自己家的这几个人,他的母亲、妻子、大女儿还有他自己。然后就是负责给他开车的一位司机主管。普通的那些司机想要从车库里开出车来都是需要经过他同意的。

    元木孝则带着目暮警官他们去了车库。结果就如他们猜测的那样。这里少了一辆汽车。那个被交通课的人看到的那辆车不见了。目暮警官又通知了宫本由美,让他们再看见那辆车一定通知他们。

    从元木孝则那里他们已经知道了车子的确切的车牌号码。只要它再次出现他们一定会发现。不过在此期间,警方的人也在各处的搜索。那辆车有没有被丢弃。那辆车子才是案件发生的第一现场。

    警方不断的向外搜索范围。但他们依旧没有发现那辆车。最后还是黑羽快斗提出了他家是不是还有其他的车库。这才让元木孝则想起来。就在前边。不过那个车库已经好久没人使用早废弃了。

    车子果然被藏在了这里。警方的人很仔细的检查了这个车子里的东西。元木孝则的,老夫人的,元木加子的,甚至还有两个女孩,元木铃和元木余的。这辆车上有他们所有人都用过的残存痕迹。

    多贺耕太的痕迹也有。旁边还有一滩血迹。在经过警方的人的检测后他们可以确认就是多贺耕太的了。在血迹的旁边就有一个沾了血的棒球棍。某归国的侦探看了一下,这可以和多贺的伤口吻合。

    这辆车的确是我们经常出去使用的车。元木孝则证实了这一点。就在前两天他还带着两个女儿出去玩。而他的母亲和妻子大概就是在昨天吧?他们两个又一起去逛街了。他们买回了很多东西。

    耕太来的时候,他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坐的也是这辆车子。元木孝则不怀疑他会认识这辆车。元木加子那个女人可能是不放心耕太,怕他不跟着她一起走,她才特意的去车库开出了那辆汽车来。

    丈夫怀疑她。元木加子的情绪看起来很糟糕。她说她根本就不会做出对那个孩子不利的哪怕一点点的事情。但让她拿出不在场证明的时候,她却愣愣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只去了前边的公园。

    她的心情有些不太好。元木加子故意的略过了不好的原因。她说想一个人静静才会去小公园。所以没有任何人可以证明她去了那里。这一下就让元木孝则还有警方的人对她的怀疑又大大的加深了。

    “你是为了遗产的事情才不开心吧?”元木孝则的声音被他压的很低沉。在元木加子听来他还有一种很危险的感觉。她有些心虚的看向了他。只见他张了张嘴,“你不是去公园。是去了幼稚园。”

    元木加子的表情早就绷不住了。她本能的猛摇着她自己的头,她没有。她没有。然而元木孝则的表情没变,他看向了那边的目暮警官,这就是你们要找的犯人。他的表情中这样的意思显而易见。

    多贺夫人的情绪是最激动的那一个。被打到生死未卜的是她唯一的儿子。她就这样扑到了元木加子的身上。她使劲的拽着她,那个样子看起来就像是让她给偿命一样。元木加子根本就逃不开她。

    最终还是目暮警官把多贺夫人给拦了下来。多贺夫人也低下了头。她介入了他们的婚姻之中这的确是她做的不对。可是你不该对一个小孩子下手。耕太会和我一起生活。他不会要元木家的东西。

    多贺夫人的话说的很坚定。她也是一家很有潜力的小公司的董事长。她可以给她自己唯一的儿子很好的生活。元木加子依然愣在那里。在知道他们两个人的事情的时候,这些东西她其实都调查过。

    “不是……”元木加子想要解释。但她的话还没说出来,她就被某个很严厉的声音很打断了。是元木孝则。他说她应该为她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在我看来,你还没有她适合当元木家的妻子。

    元木加子不是一位大小姐。她嫁给元木孝则是因为她年轻的时候很漂亮。那个男人在第一眼就看上了她。而这个女人不太聪明,她却意外的很讨元木家的老太太的欢心。就这样她没想过他会变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