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08.第四百零八章

    第四百零八章:

    元木加子的嫌疑很大。她有作案的时间和犯罪动机。某位归国的侦探眉头有些深锁。他一直站在目暮警官的身后,对这个案子没发表任何的看法。某怪盗则更悠闲的坐在了一边看着他们。

    几个拥有元木家车库钥匙的人都在这里了。元木老夫人、元木铃还有司机古城崇矢。他们都和元木加子一样没有不在场证明。元木老夫人第一个出来为元木加子说话了。她不信加子会这么做。

    “妈。”元木孝则有些急了。他不能对他的母亲说什么,他就只有恶狠狠的瞪向了元木加子。你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把妈骗的这么信任你的?他的母亲则很严厉的说她还有她自己的判断。

    元木孝则很气,但他终于不再出声了。这个时候他的长女也附和了她的祖母,她说爸爸不该怀疑自己家里的人。她的视线就这样很自然的落在了那边的司机身上。还有其他人也有她家的钥匙呢。

    他……一下子被指出来,那个司机的样子有些慌张。他立刻很快速的摆着手表示这不是他做的。他有些结结巴巴的说,他为什么会做这种事呢?他只是一个司机,和耕太少爷也没什么恩怨。

    谁知道为什么呢?元木老夫人这会儿也认为是他做的了。她的声音有些冷漠的感觉。她说没准是你是为了我们的财产。现在是耕太,之后很可能就是孝则了。铃和余年纪还小,你就有很大机会了。

    这倒是有一些道理。目暮警官边听着,他也边看向了那边的古城崇矢。他旁边的那些警察也一样。从他们的眼睛中明显看出了有一些怀疑的感觉。这让古城崇矢更加的慌了。他不知该怎么解释。

    案件一下子又进入到了复杂的地方。而这个时候的某位归国侦探很优雅的走到了那边的某位世界级的大怪盗的身边。你已经知道谁是那个犯人了吧?他的声音缓缓的有一种淡定而笃定的感觉。

    “那是当然啦。”某位怪盗少年给了他一个相当自恋的表情。他是谁啊!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就是小意思。而这让那位归国的侦探淡淡的一笑。他说,如果你不出面,那我就把这谜题给解了。

    某怪盗少年有些奇怪的看了看他。他又不是侦探,这种事情本来就不用他来负责的。那归国侦探只是带着他那种特有的缓慢的语气表示,这一次的事情不是他解决的吗?他还是根据他的提示。

    啊!反正他不是侦探。某怪盗就是这么不负责任的遛走了。留下了一脸无可奈何的白马探。那边的警方的人还在为这个案子感到头疼。他不紧不慢的走向了他们。有一种自带的让人注目的气场。

    目暮警官向白马探询问了他的看法。白马探看了看那边的几个人。他说古城先生不是犯人。这一下就引起了元木家的老夫人的反弹。除了他还会有什么人?而白马探只静静的听着她把话都说完。

    从记录上看,车子一直都没停,等停下的时候,那个男孩就立刻被丢下来了。那个男孩坐的是副驾驶的位置。从那个男孩受伤的伤口来看,那个犯人是用左手击打他的。那力道看起来可不轻。

    那个凶手当时应该是负责开车的,那个男孩看样子也没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这说明那个人的速度非常快,人在这种时候往往是习惯于使用自己的惯用手的。这么说着他看向了那边的某个人。

    惯用左手的人。目暮警官也很认真的盯着那边的几个人。他还没看出他们中的谁惯用左手。不过他们那些人自己却很清楚。这一下,他们的视线全都落在了元木铃的身上。元木铃向后退了一下。

    这是不是弄错了?铃她还未成年,她怎么可能驾驶车子?又怎么可能想要伤害她自己的亲弟弟。元木加子、元木老夫人甚至是元木孝则他们都是不相信的。白马探则只这么静静看着那边的元木铃。

    元木铃咬了咬唇,她终于还是什么都没有说。白马探这才又给她补充了几点她犯的错误,她是想把嫌疑推给她的母亲吧?这么做是为了那些遗产?如果他没推论错误的的话,你应该也知道了吧?

    多贺耕太很快就会醒了。他拿出了他自己的手机,上边就有一个新来的邮件。是医院里的人发过来的。元木铃终于跪在了地上。她说,她才是元木家正经的继承人。那个野种不知道是哪里来的。

    “搞不好是那个女人跟随便哪个男人的。像她那样不知廉耻的女人做出这种事很正常。”元木铃的样子有些疯狂了。她不甘心。她当初要是再多补一下就好了。这样的话那个野种就不可能活下来。

    元木孝则打了元木铃一个巴掌。这是他第一次打她。元木铃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你居然为了那个野种打我?她断断续续的说。这一下子她眼中的那种恨意就更深了。

    那样的眼神很可怕。就连元木孝则他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元木铃就像是要杀了他一样。她在这之前已经差一点就杀了一个人了。这让他有些害怕。他慢慢的收回了他的手,然后退了一边去了。

    元木铃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当时的她并不在场?元木孝则第一个怀疑的就是元木加子。可是元木加子也不知道。而这个时候,元木家的老夫人又说话了。她说这件事是她告诉铃的。她没想到……

    铃当时就笑着说让她放心,她不会让这个家落到莫名其妙的人手上的。只不过她从来都没想过铃会用这样的手法。元木老夫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她说她做错了。做错了。这根本就不是对的方法。

    元木铃拿这些东西是名正言顺的。只要有她在一天,她就不会让这些东西转给其他人。她根本就需要这么做。这样只会害了她自己啊。就算没有人发现,她今后的生活也会因为这件事毁了啊!

    元木老夫人没有害怕元木铃,她走到了元木铃的身边缓缓的抱住了她。元木铃就这样趴到了她的怀里痛哭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脸上的疼痛?还是因为这在这种情况下带来的温暖。她哭的很惨。

    多贺耕太的确醒了。当他们回到医院的时候,那个男孩子已经可以睁开眼睛了。他的头还是非常疼痛的。但他却在笑着。等警方问他发生过什么的时候,他只是笑着说,他是不小心摔了一下。

    目暮警官愣住了一下子。元木家的几个人也是。而当警方的人把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都告诉给那个男孩的时候,那个男孩忽然很着急的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铃姐姐她只是和我开了个玩笑。

    一个玩笑……他这种明显会加害人脱罪的话,目暮警官对这种行为是很不赞同的。但那个男孩的样子却非常的坚定。没错。就是玩笑。他们之前也玩过。那次姐姐也差一点就被他给杀了呢!

    那是扮演凶手和被害人的游戏。他们都很喜欢电视上的侦探节目,所以,他们有的时候也会模仿这个来玩。而这一次刚刚好轮到他是被害人,铃姐姐是凶手。她说的那些话也都是我们商量好的。

    多贺耕太很聪明。他才刚醒没多一会儿。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想出这个办法。这是很难让人相信的事情。再加上他的表情又是那么的真挚。目暮警官都要认为他说的就是事实了。元木孝则也一样。

    这是一起由电视节目引起的模仿意外?孩子们没有足够的辨别能力,又不知道轻重。真的是这样的吗?当警方询问起他们前几次‘游戏’的具体情况的时候,多贺耕太一下子就说不出来话来了。

    多贺耕太看起来有些急,他说不出来。就连一次他都说不出来。这一下就和他之前说的那些话相违背了。他们刚刚隐隐出现的怀疑也都不见了。多贺夫人抱住了他,他不该对警方的人说那些话。

    “铃姐姐一定不是故意的。”多贺耕太给他的母亲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脸。他说他一点事情都没有啦。所以……他悄悄的看向了那边的元木孝则。“爸爸可不可以不怪铃姐姐?不要生她的气。”

    元木铃已经十六岁了。虽然还未成年,但也过了无刑事责任能力的年龄了。她要为她自己做出的事情负责。元木孝则一边对耕太的做法不认同。一边他又有些欣慰的向他的母亲说起了他的好话。

    她有些累了,不想再管了。元木老夫人本来就挺喜欢那个孩子的。现在一来,她对某些事已经没有原先那么大的抵触了。元木孝则很欣慰。那个孩子不简单。离开时某怪盗没心没肺的对某侦探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