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17.第四百一十七章

    第四百一十七章:

    帝丹高中的棒球队,在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记忆里他们想进入甲子园是非常不现实的。在他变小的这短短的几个月里,现在学校定下的目标已经是争取进入甲子园了。那位转校生的作用一定很大。

    在这之前,他没来过棒球队的场地。这里有很大很豪华的休息室。看起来还是刚刚建好没有多久的事情。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在看到有人向他这边走来的时候,他就立刻迅速的钻到了这个休息室里。

    休息室分有一个大的休息室,还有一个独立的小的休息室。大的那个简单,有多个柜门。而里边的那个小的则是一个人的单独房间。里边的一切布置都非常的豪华。看起来就不像是个休息室一样。

    这个休息室是专门为那个转校生准备的。某位小学生侦探看着被人随便的丢在一边的器材,他的头上不禁挂上了几道大大的黑线。一个不练习,又对棒球棍和手套毫不在乎的人,他真的……

    这个是……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的眼睛猛的睁得很大。在那些棒球棍中,他发现了有一支最近才被用暴力折断的,而最重要的一点是,在那个折断的位置,那上边残存了一些已经干枯的血迹。

    这支棒球棍的断裂,某位小学生侦探更加关注的盯着那个位置。他可以推断出,这不是故意折断的而看起来又不像是击球那样的一个点的受力。看起来它更像是同时被大面积用力才折断的。

    这些血液是谁的还不能证实。有可能是那个转校生本人的,又有可能是……而这个时候,某小学生侦探听见了有人进到了休息室的声音。这让他立刻的警觉了起来,他迅速的就找了个地方藏好了。

    是那个转校生,还有他之前遇到的那个少年。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很快就看见了他们两个人进来。那位转校生一脸的爽朗的感觉,而那个少年则依旧低着头。然后,那个转校生不着急的把门给关上。

    在门被关上的一瞬间,那个转校生的表情就变了。之前的爽朗还有好相处都不见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十分邪气的笑容。下一刻,他就猛地把那个少年推到了地上,用脚狠狠的踢了他几下。

    那个少年的脸上出现了愤怒,但这种愤怒就只保持了一个瞬间。他的表情上就又换成了非常痛苦的样子。那个转校生粗暴的把他给拽了起来,他威胁他说,他想他知道他到底应该怎么做?!

    有些困难的点了点头,那个少年的表情里痛苦更加深了。而那个比较满意了的转校生,他则很不客气的表示你们都只是杂碎而已。少一两个都不会对棒球队有任何的影响。只有他是不一样的。

    没有他,帝丹高中的男子棒球队完全没有进入甲子园的可能。那个少年非常明白这一点。然而这个时候他又非常缓慢的说了一句,他也是棒球队的。如果他涉嫌杀人他们棒球队一样会被禁赛的。

    这就不是他需要管的事情了。那个转校生很不负责任的这么说。他凑近了那个少年表示,反正想要进入甲子园的人又不是他。这让那个少年无言。他只能攥紧了他自己的拳头。他要自己想办法。

    现在的情况已经再明白不过了。杀人的人果然是这个转校生。某位小学生侦探在按下了录音结束的按钮的时候,那个转校生终于发现了他的存在。什么人?他看起来很紧张的东张西望了起来。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把所有的真相都揭出来了。他没露面,用的是他自己‘工藤新一’的声音。包括他之前打了那个被杀的人。用的什么样的工具。说起来就像是他亲眼所见一样。这让人感到震惊。

    那个转校生回头看了看那个被打的少年。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他说的。他甚至又要去打他。而那个少年则一脸惊恐的样子。他说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那只是一场意外。他从来都没有杀人。

    你这样的表情很让人厌恶。那个转校生很嫌弃的看了他一眼。本来要打的动作他也懒得去做了。工藤新一的声音这才告诉了他们。他找到了他当时使用的凶器。等警方的人来了以后他们会调查。

    那个转校生愣了一下,他说那个棒球棍本来就是他的,所以上边即使有他的指纹这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这根本就不能证明什么。他很迅速的回忆了一遍。那时候那个人碰到的地方他事后擦过了。

    警车的声音就这么从外边传了进来。那个转校生还有那个少年都向外望了过去。他们的表情中已经都有恐惧了。而那边一直在做推理的人已经没了声音。很快的目暮警官他们就冲了进来。

    目暮警官让那个转校生配合他们调查。他们刚刚的那些对话他们都听见了。是通过了工藤老弟的电话。某位胖胖的警部先生东看看、西看看,他想要找到工藤新一。不过那少年侦探一直没出现。

    他什么时候走的?这不但目暮警官感到奇怪。在这里的那个转校生和另外一个少年他们也都非常奇怪。没过多久有一个小学生从门外跑了进来。是江户川柯南。他对目暮警官说新一哥哥有事走了。

    这个案子的真相已经很清楚了。只不过还有些细节工藤老弟没有说。而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他扬起了一个笑脸表示,新一哥哥有告诉他哦。他们只要确认一下棒球棍断痕上的血是那个死者的。

    目暮警官终于露出了一个明白了的眼神。那个棒球棍在刚刚工藤新一的电话的引导下,警方的人已经把他小心的收好了。被害人的尸体到现在还没处理过。因为他的父母对他的死一直存有怀疑。

    这件案子他们早就接到了。只不过,一直都没有什么线索。那个转校生眼看已经无力回天了。而在这个时候学校高中部的领导也很快的跑到了这里。他们从来都没想过会出现这样的一个结果。

    那个转校生是他们的希望,是他们通过了各种努力才从其他学校那里翘来的一个天才。他怎么会做出杀人这种事情?他的未来那么的让人看好?这一切的一切让人看起来都有一些匪夷所思的感觉。

    工藤新一是一个很出色的名侦探。一直被誉为日本警察的救世主。帝丹高中的领导们对他也是非常的信赖的。这同样是他们的骄傲。他们也奇怪,工藤同学都已经请假了好久了。怎么今天回来了。

    那个转校生不再做抵抗了。他只是扭过了头表示,他只是看这些人不顺眼而已。没有本事,但又对这种该死的运动这么热爱的样子。这让人感觉到很碍眼。不就是一个没任何意义的破运动嘛!

    你……这个答案出乎了除了某位小学生侦探以外的所有人的意料。他难道不喜欢棒球吗?那个少年第一个问了出来。他的棒球是那么的好。而那个转校生他只是笑了笑。那笑容里充满了不屑感。

    他当然不爱棒球。如果不是他的父亲一直让他练习,他就不用这么辛苦。他的父亲是个职业的棒球手。他有着与生俱来的天赋。这让他很快就得到了父亲的满意。他渐渐地对他也没有那么严厉了。

    他的未来,他的父亲早就为他安排好了。像他一样当一个出色的职业棒球手,拿到日本第一。乃至赢得世界的第一。他对他抱有了相当大的期待。然而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心里很讨厌这种东西。

    所以,他要排解他的怨恨。所以,他会忍不住的打了这些碍眼的人。那个转校生对他做的那些事没有一点点的感到愧疚和痛苦。就像是做了一件最理所当然的事情。这让在场的人都感到了害怕。

    那个转校生被带走了。那个少年也因为包庇这种事情被带回去问话了。他现在很痛苦。他们的棒球队面临的不仅仅是被禁赛的命运。他们去甲子园的机会恐怕也再也没有办法实现了。再也没办法。

    这是那个人的心愿。是他的好朋友在临死之前还记挂着的事情。那个少年他也是为了这件事才会在这么痛苦的情况一直忍耐着。但现在一切都完了。他早就该想到,那个突然出现的声音他听到过。

    某位小学生侦探静静的站立在了那里,这不是一个圆满的结局。恰恰相反。这个结局让所有的人都失望痛苦。但是没办法。他的态度依然坚决。在做出那样的事情以后,他必须为他的行为负责。

    在一切的事情都结束以后,帝丹高中的学生们开始放学了。某位小学生侦探直接就等在了高中部的校门的外边。他在等待着他的青梅竹马。而当毛利兰他们几个出现的时候,他露出一个浅浅的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