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18.第四百一十八章

    第四百一十八章:

    今天他们要参加一个婚礼。新人又是毛利叔叔的同学。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头上不由得挂起了几道的黑线。他还记得上次。安室先生就是那个时候第一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之内的。

    增田樽助,他其实只在国中的时候有短短一年的时间和毛利小五郎同班。第二年他就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转到了别的学校去了。他在那个班里只交了他一个朋友。偶尔他们也会联络一下。

    毛利小五郎打扮的很正式的样子。他说他都没想过那家伙会结婚。他一直都是很悲观的。就在前不久的某次聚会上他都是这样的态度。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让他这么快改变。他充满了好奇。

    这次的地点又是一个西式的餐厅。从这里进进出出的这些宾客,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是连一个都不认识。增田樽助没多久就带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出现了。她看起来对毛利小五郎非常的崇拜。

    新娘,日野梨衣她是一个侦探俱乐部的会员。那是个侦探的爱好者们一起聚集的地方。他们试着自己去寻找那些刺激的有可能会有命案发生的地方。但其实他们什么案子都没有破解过。

    大名鼎鼎的名侦探沉睡的小五郎,他们那些人在电视上看到他参与节目,他们有的人是崇拜,而有的人是羡慕还有嫉妒的。如果他们也能像他一样频繁的遇到命案。他们会比他做的更好。

    毛利小五郎在电视上的表现……实在是有些过于蠢了。他的样子看起来就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像名侦探。这只能给人一种他纯粹是靠运气的关系。有些小声议论的声音就这样从前边那桌传了过来。

    日野梨衣是第一个注意到那个声音的人。她的脸上立刻就有了一点点尴尬的感觉。那些是她的朋友们。她迅速的趁着没有人注意的回了一下头,然后,她用眼神暗示了他们不要在这里再说了。

    这里的人已经都听到了。增田樽助顺势的让日野梨衣把她的朋友们都介绍给毛利小五郎吧!你们不都是喜欢推理的人吗!就这样,那边的那几个人被叫了过来。他们有开心、有应付的打了招呼。

    那里唯一的一名女性,柳田彩。她露出了一个有些甜腻的笑容。她说她想听毛利侦探讲一些他曾经破过的案子。那个女人的眼神里有些假。不过已经沉浸在自得意满的表情里的毛利侦探没注意到。

    距婚礼开始还有很长的时间。两位新人连衣服都还没换好呢!那位女性让他们两个都去忙他们自己的事情吧?他们几个和毛利侦探聊一会儿。而毛利小五郎他也毫不客气的就这么讲起了光辉事迹。

    他不是一个糊涂的侦探。在毛利小五郎讲完了第一个案子的时候,他怎么破的案,又是从哪里发现的疑点。那位柳田彩的眼神里终于带了一些的真实的感觉。她在很仔细的听着毛利侦探说的内容。

    “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想不到这些。”发自内心的,柳田彩这么表达了她的想法。她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她说刚刚他们两个说的话毛利侦探都听到了吧?是他们误解他了。

    那两位男性,大坪光是和柳田彩差不多的想法。只有那位村濑正气。他依然不太心服的样子。他是那里年纪最小的一个人。看起来最多不过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某小学生侦探特意的看了他一眼。

    在毛利小五郎绘声绘色的讲了两个案件以后,柳田彩看时间已经不早了,她就只能依依不舍的先放下了听故事的事情。她要去看看新娘子。看看她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宾客们都差不多来齐了。

    在他们离开以后,这里剩下就又只有他们三个人了。有些安静又有些无聊。某位糊涂的名侦探终于决定他暂时先离开这里,他要去看看新郎。看看有什么事是需要他忙的。毛利兰和柯南也跟了上。

    换好了衣服的新娘子好漂亮。毛利兰在看到的第一眼她就忍不住的发出了强烈的赞美。日野梨衣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而那位增田樽助他则露出了一副非常骄傲而自豪的样子。这是当然的啦。

    柳田彩他们带回了几杯水来。新娘子换好了衣服以后,她就不太方便再自己出去了。日野梨衣向他们表达了感谢。她确实口已经很渴了。就这样,她为了不影响妆容拿着吸管小心翼翼的喝了起来。

    日野梨衣刚好了两口,她就整个人的倒了下去。这是怎么一回事?在场的,不管是增田樽助还是她的那几个朋友他们都愣住了。最后还是毛利小五郎和江户川柯南一起跑过去检查了她的情况。

    她已经死了。毛利小五郎有些沉重的说出了这个消息。增田樽助是一副不能相信的样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毛利小五郎。而毛利小五郎能够告诉他就只有……她的身体呈现的是中毒的迹象。

    毛利兰很熟练的拨打了急救电话,又拨打了报警电话。不过看起来急救电话已经没有用了。在看到他们的结论后某个普通的高中女生看了看他们。然后又很仔细的向警方说着这边的一些情况。

    大约过了五分钟左右,目暮警官他们就来了。同来的除了高木警官他们,还有泽田爱警官。他们很仔细的检测过了被害人最后接触过的东西。杯中的饮料没事。而她用的那根吸管被检测到有毒物。

    吸管是直接从卖饮料那里拿过来的。柳田彩是一副不可能的表情。她说,她就在这个餐厅旁边的那家冷饮店买的。那是他们第一次去那家冷饮店。他们不可能是他们有过任何的仇怨啊?她不解。

    吸管是他们随便拿的。只拿了一支。那也是因为他们剩下的人买的都是瓶装的饮料。他们不需要这些。目暮警官特意让人去了那家冷饮店。这个毒物很容易就沾到旁边的东西。如果是在那里……

    没有!那周围的吸管都没事。那家冷饮店还是有监控的。事实证明,他们也是最后一个从那里拿走吸管的人。在那之后都没有碰到过。所以这也可以排除了有人销毁证据的这个可能性了。

    那个吸管上的毒物应该是后来被人涂上去的。而在那之后接触过那个吸管的人……目暮警官很自然的就看向了柳田彩。柳田彩不可置信的倒退了几步。这是不可能的。那只有他们三个人动过。

    饮料其实并不是柳田彩买的,而是大坪光。吸管的颜色也是他在柳田彩的建议下,他从那些吸管里挑的。然后等他们离开那个冷饮店以后,他又忽然想要去洗手间。就这样把这个交给了村濑正气。

    柳田彩也是那个时候去的洗手间。等她回来的时候,大坪光还没有回来,而村濑正气也忽然想去洗手间了。就这样,这个饮料就又落到了他的手里。直到过了很长时间那两个人才慢悠悠的回来了。

    这看起来是只有柳田彩和村濑正气有时间单独接触这些东西。目暮警官就这样询问了出来。那些毒物当着其他人的面不太容易涂上。而柳田彩愣了一下,然后她表示,她忽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大坪光在喝他自己的那瓶水的时候,他不小心的把水洒到了那根吸管上。那时候他的样子看起来很急,他连忙从他的衣服口袋里取出了一个手帕就把那根吸管擦干净了。他手上的水他都没擦。

    如果是他……他的确有机会做下这样的事情。柳田彩以一种不可置信的眼光看向了大坪光。然后她自己就猛地摇了起头来。她不相信。她说他们是很好很好的好朋友。光君他根本没理由杀梨衣。

    手帕他们需要看一下。警方的人是这么和大坪光说的。大坪光看起来没有任何一点的在意。他随手就从衣服口袋里揪出了他的手帕。上边的水迹已经干了。警方的人立刻就拿去做了简单的检测。

    没有任何的毒物反应。当结果出来的时候,那个大坪光终于露出了一点看起来就像是放松下来的笑容。警方的人又一次向那两个人确认,是不是就是这块手帕。那两个人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嫌疑一下子就落在了那两个人的身上。那位村濑正气看起来并不打算为他自己解释。而柳田彩她在努力的想着要怎么证明她自己的不可能。她根本就没摸过那根吸管。因为梨衣一向是最爱干净了。

    空口无凭的东西。这不足以证明什么。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样看着那边的三个人。他的右手不由得去摸了他的下巴。凶手就在他们之中。而且,他相信那个人一定还来不及处理那些残存的毒物。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