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19.第四百一十九章

    第四百一十九章:

    “梨衣还救过我一命呢!”就在不久之前,增田樽助在把日野梨衣介绍给毛利小五郎的时候,他的样子是那么的骄傲还有炫耀?而那个时候的日野梨衣她有些害羞,她连忙把这话题岔过去了。

    一个月前,增田樽助因为工作的关系一个人去了一座深山里。在那座深山里住着一个性格古怪的科学家。他是调查了很长的时间才知道的这个消息的。他们报社早就有想法要采访这个人了。

    深山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难走。增田樽助是个平时只是在专心写稿,偶尔和朋友们聚聚会的正宗的属于大城市的人。这个地方让他很吃不消。在走过一个浮桥的时候他不小心的就从上边掉了下去。

    那个河很宽、很深,水又特别的湍急。他上来就喝了几口水。他拼命的挣扎着。然而他的水性也不怎么样。很快的他就支撑不住了。而就在他感到恐惧的时候,有一个女人忽然从上边跳了下来。

    那位美丽的女士水性很好。在他的意识已经不清,还在死死的拽着她向下走的情况下,她都把他给安全的送到了岸上。在那之后的事情增田樽助就不知道了。他只知道醒来后他就在医院了。

    他只是喝了一些水没有什么大事。在他清醒后医院方面就同意他出院了。那位女士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这让增田樽助的心里有一点点的沮丧。她救了他的性命。无论如何他都要当面感谢她。

    在增田樽助入院的时候,那位女士给医院留下了她的联络方式。最终,增田樽助终于联络上了他的救命恩人。那位女士在接到他的电话的时候,她明显的愣了一下。然后她询问了他的情况。

    就这样,他们认识了。那位美丽的女士她叫日野梨衣。她是一个侦探俱乐部的成员。而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也很简单。在他们看来,这种人迹罕至就连警察都不怎么来的地方很容易发生什么命案。

    这样的地方他们去过很多了。有些地方比这里的条件还要更加的艰难一些。偶尔有一个人家的地方他们也借住过了。然而在经过了这么的努力以后,他们依然连一个简单的案子都没有遇到。

    增田樽助是个编辑。在他们的报社里,他也为某些小说家修改过稿。就这样他们很容易的就聊到了一起去了。渐渐地他们对对方的好感也就深了。没过多少天他们就产生了想要结婚的想法了。

    日野梨衣的朋友、增田樽助的朋友他们都感到非常的意外。某位名侦探的好朋友他的目光中带着一些怀念的感觉。他到现在还能回想到他们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些人的表情都非常的有趣。

    她已经不在了。他马上就要结婚的妻子就这么被人杀了。增田樽助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他看起来非常的痛苦。而和他一样的,日野梨衣的那三个好朋友都很悲伤。三个月内他们失去了两个朋友。

    两位?某位小学生侦探以一种非常稚嫩而天真的声音问了出来。刚刚说出了这句话的人,柳田彩在看了一眼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以后,她就很自然而然的说了出来。他们的侦探俱乐部原来有五个人。

    三个女性,两位男士。柳田彩和仔细的为柯南小朋友介绍了起来。另外的那个女孩只有十七岁。她叫上坂唯。是他们这里最聪明的一个人了。她的体能也非常厉害。就连那两位男性都要受她照顾。

    上坂唯的死是个意外。他们一行人掉到了一条大河里。那条河比他们遇到的每一次都要急。就连他们都没有顺利的返回到岸上。只有上坂唯。她一个一个的把他们四个人就那么安全的送上了岸。

    她还记得当时,梨衣掉落的地方是离岸边最远的一个。上坂唯救她的时候,她的体力已经几乎没剩下了什么。最终她没能把梨衣救上来。她自己也沉入了河底。然后,她就再也没有浮上来过了。

    日野梨衣也坚持不住了。就在她向下沉去的时候,住在这附近的一个住户人家终于听到了他们刚才的大声的叫唤。那个人把日野梨衣救了上来。而上坂唯上来的时候她早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了。

    他们的命都是小唯救的。用她自己的性命。这么说着,柳田彩露出了一个苦笑。所以在当时看到增田樽助掉到水里的时候他们都愣住了。那条水让他们想起了那时候的事。他们一动都不能动。

    日野梨衣是他们所有人中游泳最差的一个了。想要从这样的河流里救上来一个人,这对她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在她跳进水里的那一刻他们就更呆了。她简直太乱来了。他们想。

    她居然真的把人救上来了。她把那个落水者放到地上的时候,她在面对他们的时候还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容。村濑正气帮忙做了一下简单的急救措施。他们对这些事情也已经非常熟练了。

    某位小学生侦探的眼神中闪过了些什么。他对柳田彩说了一声谢谢以后他就离开了。只留下了一脸莫名其妙的柳田彩。那个人的杀人动机。他想他已经知道了。江户川柯南一脸的自信和笃定。

    目暮警官派人把附近的所有垃圾箱都找了。那个涂抹了毒药的残留物一定只能是被丢在这附近了。这会儿那些人都已经回来了。而带回来的答案却令人失望。他们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这样一来,那些东西应该还留在凶手的身上了?目暮警官他露出了他的半月眼的看向了那边的几个嫌疑人。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忽然又发出了一个啊咧咧的声音。他引来了所有的人的关注。

    那个手帕好奇怪啊!某位小学生侦探指着那块手帕一副很天真的样子说到。大坪光是把它随意的塞到了他的衣服口袋里的,他再次拿出来的时候也是乱的。但上边那些干了的水迹……

    那些水迹怎么了?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很自然的想要砸向某个捣乱的孩子的头。但不小心就被柯南小朋友给躲过去了。毛利小五郎一下子落了空。他那个样子看起来根本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目暮警官仔细的看着这块手帕,他没觉得这哪里有问题啊?而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又找了一块差不多大小和材质的手帕。他照着他们刚刚说的那样去做了一遍。每一步都按照顺序的去做。

    人为的把这块手帕加速的弄干了。某位小学生侦探把这块手帕交给了目暮警官。他的脸上表现出了一副就是这样的样子。这下该猜到了吧?而目暮警官对着这两块手帕他非常仔细的对照了又对照。

    水迹的问题。目暮警官想起了之前柯南君说的问题。他仔细的对照以后他发现这些水迹的确非常的不一样。大坪光先生交给他们的那块是整齐的。而柯南的这块有些杂乱。看起来一点规律都没有。

    因为这是湿了以后叠好了放在哪里的。这样上边的水迹都会被困到一个小小的空间里。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样露出了一个有些锋利的笑意。是这样吧?大坪光先生。他一下子就揭露了这个事实。

    大坪光什么都没说。某位小学生侦探看起来也没有一点点的着急。他说他想那个藏有了真正的毒物的手帕应该就在他的衣服口袋里。现在方便让他们看一下吗?警方的人立刻就走到了他的身边去。

    不用了。大坪光露出了一个苦笑。他从另外一个衣服口袋里拿出了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手帕。他看向了那个小学生,他说他其实早就发生这么做会露出破绽。但是他又不能提前让他的衣服湿了。

    “为什么要这么做?”第一个说出了这句话的人是村濑正气。日野梨衣是他们的朋友。是他们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最要好的朋友了。他为什么要杀害她?这件事在他看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理解的。

    “是因为三个月前去世的上坂唯小姐吧?”大坪光什么都没说呢!某位小学生侦探就替他说出了答案。他的语气很肯定。这让大坪光都有些讶异。“你怎么知道的?”他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不到三个月,她就能从在你们看来水性非常差的程度,变得居然可以从湍急的河流中救起一个在挣扎的男人。”江户川柯南的语速有些的缓慢的成熟。到最后他又故意露出了小孩子的样子来了。

    他的确不相信这样的事情。那个时候的日野梨衣骗了他们。她完全可以救了小唯的。但她却又故意放任她掉了下去。她是真心想要害死她的。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任何的可能。大坪光几乎吼了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