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20.第四百二十章

    第四百二十章:

    日野梨衣和上坂唯的感情那么好。她都可以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毫不留情的把她杀死。这样的人太可怕了。大坪光的表情里都带着一些的扭曲。那么像他这样比上坂唯还差点的呢?

    她会杀死他。大坪光对这点是深信不疑的。所以他就下手为强。在她做出任何伤害他,还有另外两个人的事情之前,他把这件事给提前的扼杀掉了。这是最正确的事情。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可怕。就这样,他一边说着别人恐怖。一边给周围带来更大的恐惧的感觉。柳田彩还有村濑正气都愣在了那里。他们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不论真假他们都不愿看到。

    “你误会她了。”第一个出声的人是增田樽助。他的表情里一直流露出来的都是悲伤还有痛苦的表情。他说梨衣那个时候的水性的确很不好。她是在那之后拼命的练习才让她的能力提升起来的。

    这件事他也是在偶然的情况下才知道的。在某次他和梨衣两个人一起去游泳场玩的时候,那里的工作人员和梨衣非常熟。在之后的聊天中他才知道原来梨衣在之前曾经在那里疯狂的练习过。

    没错。疯狂。据那里的工作人员介绍,她租下了这个游泳场的整个夜晚。每天也在。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她的二十四小时几乎就都是在水里度过的。在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增田樽助一度很惊讶。

    日野梨衣被问到了头上。她最终还是把真相告诉给了他。她的好朋友在她的面前死了。因为要救她的缘故。如果她的游泳更好一点。她就可以不让那个悲剧发生了。她救可以把她给救回来。

    悲伤、痛苦、落寞,又无能为力的感觉。日野梨衣的眼神里一下子就装满了很多的东西。她现在的皮肤有些糟糕。这全都是这阵她不停的练习游泳,不停的被这游泳场的水浸泡着才导致的。

    他能够获救全都是那个朋友的功劳。最终,日野梨衣露出了一个强装的笑意。她说其实在那时她险些就失败了。就在她因为他落下她的力量太大,她有些坚持不住的时候,她忽然想起了她的朋友。

    是她鼓励了她。让她坚持下来。所以到现在她还是认为那个时候救下他的人不是她。增田樽助忽然想起了他最开始和她接触的那段时间。他一直以为那只是梨衣在谦虚。原来还有这样的理由吗?

    “事情就是这样的。”增田樽助在把所有的事情都讲完了以后,他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叹气的声音。这是一个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但是梨衣做到了。然而她却又因为这样而害死了自己。

    大坪光是不信的。增田樽助却走到了日野梨衣尸体的旁边。他把她的衣袖推的很高。她胳膊上端的皮肤一下子都露了出来。这就是那个时候被水泡的。即使她最近练的少了。这也没能恢复过来。

    日野梨衣的皮肤非常的好。这一直都让柳田彩和上坂唯有些羡慕。可是现在……柳田彩忽然想了起来,好像自从小唯死了以后她就再也没有穿过短袖的衣服了。这很反常他们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大坪光的腿软了,他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他狠狠的砸着地面。那种大声的发自灵魂的喊声让人感受得到他的痛苦。然而再多的痛苦也挽回不了了。日野梨衣再也不可能活着回到他们的身边。

    警方的人终于把大坪光带走了。这里,这个即将举办婚礼的地方一下子变得很压抑。客人们在安慰了新郎以后他们也开始渐渐地散了。而某糊涂侦探的好朋友,他则向某个小孩子表达了谢意。

    不愧是一直跟在小五郎身边的孩子。小五郎也是因为你这么厉害,他才不出手就这样锻炼你吧?增田樽助猜测着说出了他的想法。某小学生侦探什么都没说。毛利小五郎则很夸张的大笑的承认了。

    呵呵。这是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对此已经习惯了的表情。增田樽助的情绪还是很糟糕的,那边的柳田彩还有村濑正气也一样。而在那两个人即将要离开的时候,他们也对那位小学生侦探做了邀请。

    他是一位出色的侦探。比他们这些一直认为自己很厉害的人还强。他们两个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这是他们第一次遇到杀人的命案。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他们的好朋友把另外一个好朋友杀了这种事。

    毛利小五郎陪增田樽助到了最后。在这里的人全都散了以后,他们两个坐在一起喝酒。他们喝了很多的酒。毛利兰和江户川柯南在一旁就是喝饮料,他们都已经喝饱了。他们终于都大睡了起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毛利小五郎的头还感到非常的疼。毛利兰等着他醒来以后,她才匆匆忙忙的带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走了。他们今天上午还有课要上。再不赶快赶过去的话他们就该迟到了。

    在从这里离开的时候,毛利兰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人。等她抬头看的时候她才发现这个人她是认识的。冰帝学园国中部的学生会会长。是伊藤小姐的青梅竹马。在他们外出训练的时候也遇到过。

    这里原来是在冰帝附近啊?毛利兰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某位大少爷他看起来是一副很高傲的样子。在很自然的轻抚了他自己的泪痣以后,他缓缓的问他们,是否需要他送他们一程。

    迹部家的车子就停在前边不远处。他们的时间又的确有些急了。毛利兰有一些的犹豫。而那位大少爷他也很自然的表达了,本大爷并不是为了你们。谁让你是那个家伙的好朋友呢!他自己先走了。

    毛利兰还有江户川柯南他们终于还是跟上了。迹部家的车子,由迹部大少爷亲自护送的把他们送到了帝丹高中的大门外。当某位大少爷回到了学校以后,他还和伊藤朔月提到了一下遇到他们的事。

    喂喂!你不会又想让她去网球场吧?某少女一下子头上就挂出了几道的黑线。不过她的嘴角也渐渐地向上翘了一点点。今天正好她没有其他的安排。她思考着。她也的确该过去一次尽一下职责了。

    下了最后一课,伊藤朔月就和某个大少爷一起走向了那边的网球场。今天他们下课的时间较晚,有很多的社团都已经开始训练了。在走过足球场附近的时候,他们在这里还遇到两个其他学校的人。

    看他们的制服,他们应该都是帝丹高中的学生。现在他们几所学校都处在深度的合作之中。所以对于其他的那几所学校的学生他们都不排斥。只不过偶尔几个出现还是让人感觉到有一些的瞩目。

    一个足球忽然从足球上飞了出来。那边的两个人似乎是发现了它。他们立刻向旁边躲了一下想要避开那颗足球。然而或许是脚下没有站稳有一个女孩不小心摔倒在地上。她的腿和手臂都磕破了。

    迹部景吾是学生会会长。对这种外校生来说他是最应该负责的那个人。所以他们没有继续走向网球场。而是走到了那两个女孩的身边。他们询问了他们的情况。然后让人把他们送到了医务室。

    石子已经深入到了肉里了。那个受伤的女孩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她旁边的那个女孩只静静的看着她。医务老师在迹部景吾的交代下认认真真的为那个女孩清理着伤口。这种事其实经常都会发生。

    冰帝学园的各个体育类的社团活动,他们都是有着较高的水准的,那些孩子们有天才,但更多的还是非常的拼命。他们每次来这里,他需要面对的都是比这更严重的伤。那些处理起来可麻烦多了。

    她的伤口都被包扎好了。那个女孩反复的询问起了他,这里会不会留下疤痕。她的样子有些着急还有些害怕。而这让那位医务老师有些为难的样子。他说只要你好好养着不乱动的应该不会留下。

    松了一口气的感觉。那个女孩很拼命的向这位医务老师道了谢。她的伤依然还是很疼。那位医务老师也顺便的让她在这里休息一下。今天来他这里的伤员还不算多。那边还有床位可以供她使用。

    另外一个女孩搀着她终于走到了那边的床的旁边。因为她伤的是胳膊和腿,所以她只敢用另外一边碰到床面。她的样子非常的小心翼翼。看起来就像是受了很严重的伤一样。医务老师笑笑就走了。

    女孩子爱漂亮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某位大少爷是这么认为的。在他的训练结束以后,他就又回到了这里。从医务老师那里了解了一下那个女孩的情况。最终他只是高傲的抬起了头肯定了她的想法。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