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27.第四百二十七章

    第四百二十七章:

    西田堇的钥匙是最早拿到的。在他们两个刚刚确定恋爱关系的时候,不过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用过几次。安达大纪告诉她,要来他的房子之前提前和他说一下。因为他那里总是会有外人来。

    安达大纪的朋友很多。各式各样的。因为他的工作的原因。他有的时候还会接触到一些大人物。这让西田堇相信了他对她说的话。但现在想想,既然那个女人都有了他的钥匙。那么……

    西田堇的心里在想到这个时候非常的难受。她现在还能坚持留在这里就只有一个理由,她想要帮助警方把这次的凶手找到。这或许可以减轻她犯下的罪。至少她也可以给她自己一个心安。

    这个房子有些小,因为建造的比较早的缘故,这里看起来也有一些破旧的感觉。某位小学生侦探向四周看了看这里边的地形。然后,他一个人向外走,走到了距离这里最远处的一个半敞的房间。

    他们来的时候这扇门就是这样。某位怪盗少年这个时候也来到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身边。他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一种了然。某小学生侦探的表情却看起来非常的认真和严肃。他推开了房门。

    这个房子的不远处就是学校。从安达大纪的死亡之间算起,那个时候就开始有陆陆续续准备上学的人了。那个凶器不小。如果她一个人从这里带出去的话,她有很大的几率会被其他人看到。

    所以,某位小学生侦探认为凶器还在这个房子之内。而当他进入这个房间以后,他才发现这是一个仅能容得下一个人的储物室。而这个储物室目前连一样东西都没有,空空荡荡的只有四壁。

    难道是他的推理出现了错误?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在一瞬间有了这样的想法。不对。这里的气味和清水真惠身上的一模一样。依照它散去的时间这不会是太久之前的。她特别的到过这个储物室。

    这里有暗室。某位怪盗少年这会儿有了一点认真的感觉了。他已经开始观察起了这个储物室的每一个角落了。偶尔他还会拍一拍墙上。然后把耳朵附在那边仔细的听着从另外一边传来的声音。

    这个暗室建造的太随意了。从这个房间外部还有内部的结构上来看。这里边就一定隐藏着其他的什么东西。某位小学生侦探只能在一边看着他在试验。这种事情没有人比怪盗基德更擅长了。

    没用多长时间,某位擅长机关的怪盗少年就把他们正前方的那个墙壁上打开了一个门。里边有一个锁孔。就当他准备用铁丝把这个锁打开的时候,那边一直在看着他的某小侦探他出声制止了他。

    可以用这个试试。某位小学生侦探拿出了一套钥匙。不是从被害人身上取出的那套。那要作为证据一直保存的。在过来之前他找过了大泉优子。然后以白马侦探需要为理由就把钥匙给拿了过来。

    黑羽快斗接过了那把钥匙。很简单的那个锁就被打开了。这是和外边的大门通用的一个锁。然后他们前边的墙壁自动的向一侧后退了起来。里边的地面比外边要低一些。这让它一下子就到头了。

    这个房间比外边的可大了不少。里边的东西也不少。某位小学生侦探一下子就看到了就随便被扔在前边的那个棒球棍。上边还清晰的留下了不少的鲜血。他让黑羽快斗把这件事告诉给目暮警官。

    经过警方的检测,上边的血已经被确认是被害人的了。某小学生侦探附在某怪盗少年的耳边说了些什么。某怪盗少年一副不太甘愿的样子。而这个时候他的声音就从他的身后不远处传了出来。

    怪盗基德不会揭穿自己。这让某位小学生侦探几乎没有了任何的顾忌。而某怪盗少年只能在一旁陪着他开口。他的声音让目暮警官他们注意了一下被害人的那把钥匙。还有刚刚的那个钥匙孔。

    目暮警官还是没看出什么。某怪盗的声音就自动自发的给他更多的指示。他终于在上边看到了一点点淡淡的血迹。然后,某位小学生侦探装作小孩子一样的跑了出来。他把大泉的那个也给了他。

    一模一样的位置。有了之前的经验目暮警官也知道该往哪里看了。黑羽快斗说之前还没有,他们就是用这个打开了那边的那扇门的。这些事情可以很好的证明一点。这把钥匙在之前是沾到过血的。

    他们是从他的衣服口袋里拿出来的。那附近可没有沾血的地方。在这些的提示过后,目暮警官有些头疼的在思考着。这是说明那把钥匙是被凶手放回到他口袋里的?但这样做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就要问清水小姐了。”某怪盗少年看向了那边的那位女性,而他的声音也跟着用了一种很笃定的语气说了出来。这让那边的清水真惠有一些的讶异。她连忙说这和她有什么关系啊?

    杀害了安达大纪的人就是清水真惠小姐。这样的答案就这样被公布了出来。清水真惠笑了,她说这怎么可能啊!她又不可能把这个钥匙带出去。而除了这个以外,有这里钥匙的又只有优子一个人。

    这扇门从里边也是可以锁上的。而且不需要用钥匙。某位怪盗少年的声音很淡定的说出了这样的一个事实。你在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之后并没有选择离开这里。而是躲到了那个没人知道的暗室。

    大泉小姐说过她是被人叫来的。那条信息也是你用了他的手机发过去的吧?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很笃定,她早在一早就计算好了时间。这样一来她就不止杀害安达大纪,她还可以把这罪名给了大泉。

    等时间差不多了。你就从那个暗室中出来了。你一直都留在了那个小小的储物室。因为门是半敞开的,所以你可以很轻易的知道外边发生了什么。就在我们都进来的时候你装作从外边进来一样。

    你身上的气味已经留在了那个房间里。当这句话也被说出来的时候,清水真惠的确是什么都没办法说出来了。她只能承认这次的事情是她做的。但这都是他不好。他怎么可以这样就和别的人结婚。

    清水真惠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明明是她带大泉优子给安达大纪认识的。明明在上学的时候他就追了她那么久,虽然在他那唯一一次告白的时候,她没有给他答案。但他们的相处难道不是男女朋友?

    在那之后的多少年了。她从来都没有找过男朋友。当今年再遇到他的时候,她的内心是非常的开心的。他们中途也单独的约会过好几次。只不过他们中没有任何一个人提起有关正式交往的事情。

    清水真惠迷茫过。她甚至把她所有的心事都告诉给了她的好朋友大泉优子。大泉优子帮她出过很多的主意。但最后她一个又一个都给打消了。她始终都没有任何行动。而就这么和安达大纪相处着。

    她以为他们的关系迟早可以进一步。然而就在几个月后的一天,她有些后知后觉的发现安达大纪已经有一个星期都没有联络过她了?这是怎么回事?她不禁感到奇怪。而这时她收到了他们的请柬。

    安达大纪要娶大泉优子。她喜欢的男人要娶她最好的朋友。这对她来说不能说不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了。她明明知道一切……她还是要从她的身边夺走他。清水真惠一下子很恼怒的去找了安达。

    他对她的反应很冷淡。明明前一阵他对她还是很温暖的。清水真惠感到很委屈。她把大泉优子知道他们两个的事情全都告诉给了安达大纪。而安达大纪的反应则出乎了他的意料。他只是哦了一下。

    “你听到没有啊!那个人她不像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她的声音显得那么的愤怒,“她是明知道我们的关系然后硬闯入到我们之中的。”而那个男人只说了一句,“我们好像没有关系吧?”

    清水真惠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了他。最终她咬了咬牙表示,就算真的是这样。但她明明知道我喜欢你。她作为我最好的朋友她却趁我不知道的时候和你在一起。这样的人她也足够无耻了吧?

    “你不要这么说她。”有些严厉的声音。这个男人,这个一直对她很好,甚至还对她告过白的男人居然就这么凶她了。这样的事情让清水真惠无法容忍。如果她得不到的东西她就让谁都没法得到。

    清水真惠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做了决定。她虽然没有得到过安达大纪的房门钥匙,但他的房子她还是去过好几次的。包括那个神奇的暗道。她还记得安达大纪告诉她,他只带她一个人进来过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