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29.第四百二十九章

    第四百二十九章:

    毛利小五郎又接到了一份委托。委托人是一个叫诹访部雅彰的家伙。好像是什么见鬼的傀儡戏的名家诹访部家的次子?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对这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次的委托费还算可观。

    傀儡戏?毛利兰首先想要的就是一个人。橘左近。他好像也很擅长傀儡戏。某位小学生侦探在一旁很自然而然的说了起来。橘家比诹访部家要历史更悠久一些。现在也是橘左卫门更厉害。

    “你怎么又知道了。”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斜着眼的看向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而某位小学生侦探他只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灿烂的笑脸。他表示这些是右近告诉他的。那家伙一直不吝啬于自夸。

    右近就像真的存在的一个人似的。即使是某位小学生侦探想起他来,他都不能把他和橘左近重合到一起。他知道这是橘左近的腹语术。但在见过这么多的灵异事件以后,他都要怀疑他有灵魂了。

    诹访部的家住的不算偏僻。这对他们那种人来说是很难得的。毛利小五郎他们没用多长时间就抵达了那里。那是一个很大的和式的住宅。因为有人提前交代,他们很顺利的就被人带到了家里。

    迎接他们的就是他这次的委托人,诹访部雅彰。他提前已经为他们准备了今晚的住处。没错。他们必须要在这里住一晚。这次的委托工作很简单。他们一家每当深夜的时候都会接到莫名的电话。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个星期了。每天凌晨两点。一分不多一分也不少。而当家里的人把电话接通了以后他们又什么都听不到了。这是一个很恶劣的恶作剧。他们希望可以制止这样的行为。

    他们在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某位小学生侦探扬起了他那张天真稚嫩的脸很随意的问了。诹访部雅彰有些讶异的看了他一眼。他说就是因为没有才会觉得奇怪。前段时间明明什么都没发生。

    同样的时间,还是这么深的深夜。某位小学生侦探不得不考虑这个代表的意义。这种时候的确会被当成那些不能用科学所解释的东西呢!他的唇角微微的翘起了一点点。但他们似乎都没有信。

    他们到了这里没多久,诹访部雅彰就带着他们去见了他的父亲。这个家里的事情还是要让他来做主的。那是一个看起来有些严格的老人。诹访部贤太郎。他在皱了皱眉后还是坐了下来。

    这次的事情希望毛利侦探能帮他们解决。诹访部贤太郎还是给了毛利小五郎他们应有的客气。不过这大概就只是小孩子的胡闹而已。找到后就不要把这件事给闹大了。他对他的诹访部雅彰说。

    诹访部贤太郎走了。毛利兰他们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人。橘左近。你怎么在这里?毛利兰很自然的询问了他。而他还没有说话呢!他身边的那个木偶就跳了出来。这还是让他说吧!

    左近的爷爷还有诹访部爷爷是好朋友。所以左近几乎每年都会过来。不过嘛!这次倒不是因为这些普通的拜访。诹访部爷爷的孙子要登台了。但他又在这个时候忽然改变了注意。这让他们很难办。

    登台的消息都已经发放出去了。这已经没办法再更改了。于是,诹访部贤太郎就只能想其他的那些主意。还好,他想到了橘左近。他的年纪和橘左近差不多。每次只要是橘左近说的他都肯听。

    诹访部贤太郎总有一种很失败的感觉。他才是那个小子的爷爷。但每次说话都不起效果。橘左近本来就想要去看他的演出的。在接到了这个消息后,他当然可以在最快的时间赶到这里。

    橘左近的工作很有效果。现在那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孩子,诹访部津他已经开始认真的为即将到来的上台做准备了。橘左近还陪他练了不短的时间。这件事简直让诹访部贤太郎不能再满意了。

    登台的时间在后天。右近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表示,他还真有些期待看到那个小子上台的样子。诹访部津一直以来都是笨笨的。唉!真没想到有一天能看到他登台呢!他装作一副很老成的样子。

    毛利兰笑了出来。而某位小学生侦探有些随意的询问了一下右近。这次的登台是怎么回事?那个木偶右近则一脸很夸张的表情表示,一个人登台这就代表他可以独当一面了。左近也是在前不久。

    诹访部津这次的表演的场目很特别。就像是前不久的左近的那次一样。右近毫不吝啬的把他知道的东西都说了出来。他登台以后就会自动成为诹访部家的家主了。这是一件很令人感到高兴的事情。

    这件事是什么时候定下来的?某位小学生侦探立刻就追问了右近。右近只是随意的看了看他。最终还是橘左近用一种很平淡的语气说,大概就在一个多星期前吧?不过这只是他们收到请柬的时候。

    一个多星期。这个时间不能不让某位小学生侦探感到在意。那个神秘的半夜的电话也持续了差不多这么长的时间。这中间是不是有着什么联系?但这一切还都只是猜测而已。他还需要更多的东西。

    他们就这样在这里住了下来。橘左近在之前也问过他们为什么会来这里了。电话的事情。他并没有听到其他人提及过。不过,某位一直在试着当侦探的傀儡师对这个案子也有了兴趣。

    这是诹访部家的事情。是诹访部爷爷还有津他们的事情。他不能不管。这是橘左近回应右近时候的回答。而右近只有一副没有办法的样子。唉!又是这样。他这么说着但表情却完全不是这回事。

    因为要等着那电话,包括毛利父女、江户川柯南、橘左近,还有诹访部雅彰他们都没有睡着。就连诹访部贤太郎都在两点之前醒来了。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走到了那个房间。那电话就摆在他们面前。

    凌晨两点的钟声响起来的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还有毛利小五郎他们都凑到了电话的旁边。然而预料之中的电话铃声没有响起。取而代之的是停电。他们的眼前一下子就变成了漆黑的一片。

    这是怎么回事?诹访部雅彰的声音。他的语气里有着明显的震惊的感觉。这还是第一次。在这之前就算每次电话的铃声很长但从没都没发生过中途停电的事情。他有些恐慌。他不知道这代表什么。

    现在是凌晨,这个房子的采光又不是特别的好。他们又是忽然从明亮的地方一下子变到这么漆黑一片的。所以这种的感觉让人觉得很害怕。就好像是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会从哪个方向冒出来一样。

    毛利兰不知不觉的就拉住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她一向最害怕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某小学生侦探也就任她拉着。随着那不大的窗户吹来的还有一股阴冷的风。气氛中透露出来的就是一股的诡异。

    几位侦探在这个时候保持的都是冷静。包括某位多数时候很糊涂的名侦探。他让他们找来手电,然后去检查一下电闸的情况。毛利小五郎的话才刚说着,某位小学生侦探的手表型手电就亮了起来。

    借着手电的光线。这个房间里的所有情况都能看清楚了。诹访部雅彰的着急都写在了脸上。而诹访部贤太郎就那么冷着一张脸的站在了前边不远处的地方,淡定的仿佛这一切都没放在心上一样。

    某位小学生侦探叫了好几声,他都没有把诹访部雅彰从他的那种情绪中叫出来。橘左近和毛利小五郎他们也没什么效果。最后还是诹访部贤太郎出声。诹访部雅彰这才回过神,他问他们要做什么?

    诹访部雅彰带他们去了电闸那里。某位小学生侦探把手电对向了那里,电线已经断了。这就是这里会停电的原因。然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也注意到了,这里的电线特别细,只要用电就不可能不断。

    你们怎么用这么细的电线啊?某个糊涂的名侦探斜眼的看向了他旁边的诹访部雅彰。诹访部雅彰则是一副完全摸不清状况的样子。他说这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明明前阵他看还不是这个。

    电线被人换过了。目的就是为了让这里停电。诹访部家这里是一个很传统的旧式住宅。他们即便住在这样的地方保持的习惯还是那些旧式的。除了灯光、风扇这类的东西他们都不怎么用到电。

    “电线肯定是在左近和津练习结束以后才被换的。”右近把两只胳臂很悠闲的背在了自己的脑袋后边。跟着他们一起过来的诹访部贤太郎的脸上露出了一些赞同的意味。舞台需要的电量并不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