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30.第四百三十章

    第四百三十章:

    从橘左近和诹访部津开始练习,到发生这次的断电的情况,这个家里,除了来帮忙的橘左近、他们专程请来的名侦探毛利小五郎还有他带来的那两个孩子。他们没有接待过哪怕一位客人。

    这样看来,这个换了电线的人就在这个家里了。某位小学生侦探目前知道的就只有,这家的主人诹访部贤太郎、叔叔的委托人诹访部雅彰,还有左近的朋友诹访部津。其余的人他们都还没出现过。

    现在已经是凌晨了。他们就不用打扰其他人了。诹访部贤太郎一下子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有什么事情他们可以自己去调查。诹访部雅彰的脸上露出了一些为难的表情。这不太合适吧?

    那个一直以来让他们不得安宁的人就在他们家中。他们如果不能好好的配合毛利侦探,不能找出那个人他们就永远都不得安宁。而且他有一种很害怕的感觉。今天情况的变化……他怕有不好的事。

    诹访部贤太郎是个很专断的人。诹访部雅彰就算有任何的意见都没有用。他自己也深知这一点。于是他就只能和毛利小五郎他们商量一下。他自己倒是能尽他自己的力量帮助他们一些事情。

    他以为父亲会离开。他的年纪已经不小了。现在又是这么晚的深夜。不过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诹访部贤太郎也留在了这里。这让毛利小五郎他都有些惊讶。只有橘左近知道这就是诹访部爷爷的性格。

    家里这些人的不在场证明。这些东西都是最先被确认的事情。然而就算是他们面前的这两个人都找不到。他们回去之后都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的。这是他们的习惯。他们家的所有人都会这样。

    这样一来,不仅仅是他们的不在场证明没有了。他们也没办法目击到做下这次事情的人。某位小学生侦探的手不知不觉的就放到了他的下巴上。而和他很同步的,那边的木偶右近也做了同一动作。

    “喂!喂!你怎么学本大爷!”右近在不小心的抬头的时候,他刚好就看见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然后某个可爱的木偶就炸了。这一下让这里的气氛变得轻松了起来。柯南也就只能无奈的笑笑。

    就在这样的气氛下,他们却又出乎意料的听到了一个响彻了整个房子的尖叫声。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和毛利小五郎他们在第一时间就冲了过去。他们跑的很快,就这么转眼的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发出了那声尖叫的人是一个女人。但他们首先看到的却是一个小孩子。看起来大概就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在看到突然来的这两个不认识的人的时候,他就是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样子。

    毛利小五郎和江户川柯南很自然的往他的后边看过去。那里的确有个女人坐在地上。她的表情是一脸惊恐的样子。而她视线所及的地方,有一个男人正躺在那里。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这两位侦探都有足够的经验了。他们有些着急的跑到了那个男人的身边。在做过了一些简单的确认以后,他们终于说出了这个男人已经死了的事实。他死亡的时间距现在至少有半个小时以上了。

    橘左近他们有些慢的赶过来。当那个小男孩看见他以后,他的心里才终于像是有了寄托一样。他死死的拽着橘左近的手,“新奶奶她好可怕。”他的眼睛湿漉漉的,有一种可怜的感觉流露了出来。

    小男孩很信任橘左近。就连他之后的诹访部贤太郎还有诹访部雅彰出现他都也只是躲在了橘左近的身边。某位傀儡师不是很擅长应付小孩子。而右近则可以一边插着腰,一边就和小孩子聊了起来。

    死者,诹访部仁次郎。诹访部贤太郎唯一的弟弟。死因是中毒。在这个过程中,毛利兰已经打过电话报警了。即使现在的时间已经这个时候,目暮警官他们还是在十五分钟之内就赶到了这里。

    这次所有的人都要集中起来了。不过大部分都已经在这里了。诹访部贤太郎、雅彰父子,还有那边的小男孩诹访部光。第一个发现了尸体的女人,被害人前不久刚娶回来的年轻妻子,诹访部佳惠。

    诹访部津和他的母亲诹访部千奈子这会儿也被刚刚过来的警车的声音给惊醒了。这会儿他们已经换好了衣服的走到了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下子聚集了这么多人。还有居然连警察都来了。

    仁次郎先生死了。诹访部千奈子是一副非常惊讶还有难过的表情。她的这个叔叔的脾气有些的难相处。最近这几年变得又更古怪了些。但她还是会回忆起小的时候,是叔叔亲手教她的傀儡戏呢!

    叔叔唯一的孩子在几年前的车祸中去世了。他只给他留下了光君这一个孩子。好像就是从大哥去世以后叔叔的脾气才更加坏的。还有那个那人。比她还年轻的婶婶。大哥在的时候这都是没有的。

    诹访部津对诹访部仁次郎就没有那么大的感情了。从他有记忆以来仁次郎爷爷就一直在针对他。他的傀儡戏很厉害。所以他一度认为这次的事情是他搞出来的。为的是他不能顺利的继承这个位子。

    如果是仁次郎爷爷的话,他或许真的可以吧?这样的想法就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了诹访部津的脑海里了。于是他选择了放弃。谁知道爷爷是那么的执着。他居然想出了把左近找来的这个方法。

    诹访部津不想让爷爷失望。右近告诉他,只要他继续努力,一直努力,他就会是那个最适合当这个家主的人。这样的话,仁次郎先生应该也是为感到高兴的。他现在只是不太承认你的能力而已。

    左近和仁次郎爷爷很熟。诹访部津想起了第一次左近来他家的时候,他的右近才刚开始说话没多久仁次郎爷爷就立刻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不论是当面还是背后他听过他无数次夸奖他。

    橘左近的鼓励曾经……但即使再遇到这种事情。他还是会做出同样的反应。木偶有多么重要,他微微的侧头看向了那个调皮的右近。这样的事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他们不能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

    警方的人在自己的检查着这个现场。诹访部仁次郎中的毒应该是从口中吃进去的。从他的嘴中的分泌物中他们推测应该只是普通的水。于是,这件事目暮警官他们只能去问一直和他一起的那两人。

    这个房间里没有水。所以如果口渴了的话,他一定会出去找水。只可惜,诹访部佳惠她说她睡得太熟了。所以根本就不知道他有没有出去。她只是在忽然感到停电以后,她想把他给叫起来。

    最近几天的天气有些热了。她每晚都要把电扇给打开。然而,因为停电的缘故,她的电扇不能正常工作了。她一下子热的难以接受。仁次郎对她一直都非常的好。她无论要求他什么他都能办到。

    那是一种很甜蜜的表情。而这成功的令毛利小五郎、毛利兰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们露出了豆豆眼了。这和其他人之前描述的可完全不相符啊!然而下一刻那个女人她就把头低了下去。她很难过。

    从诹访部佳惠这里,警方的人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不过这个时候诹访部津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如果只是喝水的话……”他在冲口而出的说出这句话后,他又说,“不对。那太久了。”

    这种毒如果量小的话不会立刻致命。某位小学生侦探第一个问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诹访部津表示其实也没什么。他只是看见仁次郎爷爷喝过一次水。那是左近走后,他自己一个人练习的时候。

    仁次郎爷爷一个人坐在下边的座位上给他当观众。在舞台上认真练习的他直到把一整出戏都练习完毕下来的时候才发现了他。仁次郎爷爷只给他一个背影。而旁边为他准备的水却是早已变空了。

    傀儡戏的练习还是有些累的。他练习的时间又有些久了。所以,家里的人是肯定会为他准备好一些润喉的水的。而那个时候的诹访部津也只是无可奈何笑了一下。算了。他又不是每一次都需要。

    诹访部津在短暂的休息过后,他就又重新上台了。这次他开始着重的练习几个最重要的段落。这一次他练的时间更久了。他根本就无暇看舞台下边的情况。而等他下来的时候那已经有新的水了。

    原先为他准备的杯子就在一旁,依旧是空的,连一滴水都不剩了。只不过在这个杯子的旁边多出了一瓶还未开封的矿泉水。因为要有演出的缘故,为了方便,他家已经准备了很多这样的矿泉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