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31.第四百三十一章

    第四百三十一章:

    那时候诹访部仁次郎用过的水杯,诹访部津在回房时就顺手拿到厨房冲了一下。按照他说的,警方的人很快就找到了那个看起来和旁边的没什么不同的杯子。他们立刻就拿去做了检查。

    这个杯子里果然还留有一些残存的毒物。这让诹访部津一下子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而目暮警官他们也要求他帮忙,他是否还记得在那之前这水杯还有什么人碰到过。

    他也不是特别清楚。诹访部津摇了摇头表示,他只知道每次会帮他把水准备好的是他的阿姨,诹访部亚美。其他的,他太专心了。如果不是仁次郎爷爷留那么久,他都不会知道他来过。

    诹访部亚美?到现在了,警方的人还没见过她。目暮警官又回头问了问旁边的人。诹访部贤太郎只是很沉稳的站在了那里。而诹访部雅彰则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表示那家伙一直都这样。

    目暮警官一头雾水的样子。其实这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诹访部雅彰只能和他解释了一下,他的这个妹妹有一个优点,她睡觉特别的死。只要睡着了就算房顶掉下来砸到身上她都不会醒。

    因为这个特点,诹访部亚美是这个价里唯一没有受到凌晨那电话铃影响的人。这让诹访部雅彰看起来都有一些羡慕的感觉。所以,只是这么小的声音她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苏醒过来的。

    诹访部雅彰还这么说着,那个被说的人就这么揉着眼睛一脸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发生了什么事了?怎么家里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在诹访部家所有的惊讶的目光下,她很随意的问出。

    诹访部亚美没有立即得到她想要的答案。她反而被问到了怎么醒了这件事。因为目暮警官他们已经看向了诹访部雅彰。他可一点都不想被认为是说谎。诹访部亚美说她刚刚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她是被那个梦惊醒的。在她的印象中那是一个很深刻的梦。但当她睁开双眼以后,她又连一点点都记不清了。从自己的房间到走到这里这一路上她都在很努力的回忆。但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诹访部亚美又被问了当时那杯水的事情。那的确是她为小津准备的。她几乎都没有多想就承认了这一点。然后她还告诉了警方的人,她担心那个小鬼又改变主意。所以那个时候她一直都守在外边。

    这样的一个消息给了目暮警官还有这边的几个侦探一个惊喜。在她的叙述中,他们知道还有另外三个人也到过这里。诹访部仁次郎的妻子诹访部佳惠、那个孩子诹访部光。还有就是诹访部雅彰。

    “你们怎么都没说来过这里啊?”目暮警官斜着眼看向了那边的三个人。而这个时候,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又装出了一副很自信很笃定的样子。他指向了诹访部雅彰。“我知道了,凶手就是你。”

    诹访部雅彰的眼睛睁得很大,他的表情里流露出来的都是不敢相信。最后他才终于想起了为他自己辩解。他说,毛利侦探是不是你搞错了。我如果真要做这种事,又怎么可能找您过来啊!

    像这样愚蠢的犯人他们也遇到过很多次了。他们对他们的犯罪手法很有自信。认为一定能瞒得过他毛利小五郎的眼睛。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是一副这不难不理解的表情。还有就是你不用再狡辩了。

    这次的凶手的目标不是仁次郎先生,而是诹访部津。当某个糊涂的名侦探说出了这一点的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在一旁直点头。“所以……为了得到这个家主的位置。你选择把他杀死。”

    这听起来的确很有道理。目暮警官思考了一下他给了这个想法一个认同。就当他抬头等着诹访部雅彰的解释的时候,诹访部雅彰已经非常着急了。他说他不可能这么做。因为……因为……

    诹访部雅彰没有因为出什么。而这个时候,终于把情况了解的差不多的诹访部亚美说,二哥是不可能成为家主的。她看着那边一副很难开口样子的诹访部雅彰,她说,二哥他根本就不会操纵人偶。

    诹访部家不是其他的人家,他们是傀儡戏世家。如果让一个完全不会操纵人偶的成为家主。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所以他们哪怕找个外人来继承。让诹访部雅彰继承这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出生再傀儡戏世家却完全不会傀儡戏。这件事让人感到有一些不是那么容易理解。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和目暮警官都去看了那边被某个傀儡师拿着的那只木偶。这种东西不是一下子就可以学会吗?

    “也不能说是完全不会啦。”诹访部雅彰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勉强。“不过,无论我用了什么办法去做,那些木偶他们都不会有灵魂。很奇怪啊!明明看起来是这么简单的事情。只有我做不到。”

    没有这样的能力,就算是接任了这个家的家主,他一样不会有任何的用处。就连上台这种必要的事情他都做不到。所以他是不可能为了这种事情而杀人了。诹访部亚美又把这个结论补充了过来。

    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有些不死心。他很用力的在思考,然后他忽然又反应了过来。如果这样的话你的确是不可能为了家主的位置杀人了。不过只有你不会。你因为这种不平衡,所以想杀死所有的人。

    诹访部雅彰已经找不到为自己开脱的理由了。而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则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他在看了看周围,当时有到过这里的人表示,如果真要说水可疑。那还是诹访部津。对!就是他。

    一直在专心练习这都是他自己的一面之词。事实上当时仁次郎先生喝下那个水的时候在场的就是诹访部津一个人。他为什么没有喝这样的事情就只有他自己才能控制的了。只有他可以完成这件事。

    诹访部仁次郎对他来说是个阻碍。他是个对傀儡戏有着非常强的天分的一个人。在这个家里他输的仅仅是父亲一个人而已。他现在对诹访部津又还不是那么认可。他想威胁他的地位这非常容易。

    还有佳惠夫人。你不是一直希望仁次郎先生去争这个位置吗?这还是仁次郎先生唯一一件拒绝你的事情吧?你是不是同样有可能不满这件事而杀了仁次郎先生?又或者你想替他做出这个选择?

    诹访部雅彰已经开始咬这些可能接触过的人了。他们没一个都有着足够的嫌疑。而这让诹访部亚美有些惊讶,她急忙的喊了一声“二哥。”他们怎么可以怀疑自己的家人。你疯了吗?没人会做。

    “那是谁做的呢?”诹访部雅彰的确是被逼的有些疯了。“二叔,仁次郎先生他已经死了。就在这里被人谋杀的。他总不可能是被鬼谋杀的吧?!”他看了看那边的电话。最多是人装成的鬼。

    诹访部亚美什么都说不出来。而被诹访部雅彰咬住的那几个人,他们虽然有些气愤但又什么都没办法说出来。而就当诹访部亚美想要安慰那几个人的时候,她一下子就被诹访部佳惠给甩开了。

    她不用她的伪善。诹访部佳惠说出的是这样很伤人的话。她知道你们兄妹的感情好。所以把所有人的嫌疑都说了却惟独把你给落下了。其实,她的嘴角挂着一些笑意。这中间只有你最容易下手。

    仁次郎先生和她的感情非常的好。现在又被二哥把嫌疑推到了她自己的身上。她的心情会好这才是奇怪的事情呢!诹访部亚美对这件事表示了理解。她只说了这件事名侦探还有警方一定会查明。

    “名侦探?”在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诹访部佳惠对某人是绝对不信任的。刚才他的推理你也听到了。就这样的水平他能找到真凶那就奇怪了。他能成为名侦探,我想搞不好就只是他运气好。

    这怎么都不可能是运气好吧?诹访部亚美有些的无可奈何的感觉。沉睡的小五郎破过很多次非常厉害的案件呢!而诹访部佳惠则说了一句,也许那些都是犯人自己跳出来把真相说出来的。

    被这么一说,某位的糊涂的名侦探开始没有那么大的底气了。大多数的案件的确是莫名其妙的就解开了的。就连他自己都想不起来。不过最终还是在他又一次的认为是他另一个人格破的而结束。

    某位小学生侦探还是有些紧张的。他担心叔叔真的要怀疑这件事情。他的事情就很容易被揭露了出来。而在这个时候,在他看到了毛利叔叔的表情以后,他才稍微的在自己的心里松下了一口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