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32.第四百三十二章

    第四百三十二章:

    诹访部津、诹访部雅彰、诹访部佳惠。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犯案的动机。诹访部亚美则拥有比他们还要更加便利的杀人条件。这个案子一下子又回到了原点。目暮警官他们很努力的在思考着。

    某位小学生侦探不知不觉的就走到了那个舞台。说是舞台,其实这里就只是一个比较大的房间。房间的前边是一个不太高的木质的台子。台子上是空空的,布景,还有配合的人都不存在。

    在配乐的人应该坐着的位置上,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发现了一个很大、很古老的录音机。这就是诹访部津一个人能在这里练习的原因。这个房间里没有其他的门。就连通风口都距离这里很远。

    站在大门的前边,某位小学生侦探抬头看着位于上方的那个通风口。然后他又回头看了看远处的那个座位的位置。他的嘴角微微的向上翘起了一点点。投放了只能毒物的那个人是从正门进来的。

    诹访部亚美是第一个进来的,这是毋庸置疑的事情。在厨房重新洗了一遍杯子,倒入热水。然后把水拿到这里。在这段路上她没有碰到过一个人,中间也没有让杯子离开过她自己的事情。她说。

    她倒的热水是没有问题的。警方按照她说的已经去检测了。结果是没有一点点的毒物反应。某位小学生侦探在一点一点的捋着这些事情。然后是第二个到那里的……应该是诹访部佳惠没错。

    诹访部亚美刚刚从那个房间离开的时候,她就碰到了一个人闯到这里来的诹访部佳惠了。他们还差一点撞到一起。诹访部佳惠的话也证实了这一点。她看到诹访部亚美鬼鬼祟祟的从房间里出来。

    她只是不想打扰小津练习。在被问到这件事的时候,诹访部亚美的脸上露出来的是无可奈何。在这之前她每次都这样。即使那些都没有像这次一样的面临登台的大事。这件事很多人都清楚。

    诹访部亚美的说法很快就得到了其他人的证实。就连那个一直都没有开口的诹访部贤太郎,这个家现在的当家人,他都帮忙证实了。他也见过不少次。而这换来的就只有诹访部佳惠哼了一声。

    她是你的孩子。你当然向着她说话。诹访部佳惠是这样的看法。仁次郎只是他的弟弟。他当然对他不管不顾。而这成功的换来了诹访部雅彰不满的表情。在他们看来,父亲对仁次郎先生太好了。

    如果不是这次父亲决定把这个位子交给小津。他们所有人都会以为他们的家主的眼里早就没有他的这几个孩子了。一直以来他都对仁次郎先生特别看重。就连给他配合的那些人他都是找最好的。

    他们承认仁次郎先生的确有天赋。对于完全没有天赋的人,诹访部雅彰对他是服气的。只不过他还是希望父亲他能够多关注其他的人。像是他们的小津。他经常能看到他一个人在那里拼命的练习。

    诹访部佳惠进去的时间不长,然后她就出来了。按照她自己的说法就是她发现他们的小光不见了踪影。所以她想他有没有去那里。虽然那次她没有找到。但最后她又的确是从那里找到小光的。

    诹访部光还是个小孩子。他一个人怎么就被放进去了?既然诹访部亚美在门外守着。要知道舞台这种地方是很怕干扰的,小孩子又不懂事,谁也没办法确定他又会在里边做出什么捣乱的事情来。

    小光是跟着仁次郎先生后边进去的。她想,他们应该是一起的。她也就没阻止。诹访部亚美是这么说的,不过这个时候她也忽然想起来了,那个时候小光的确是和仁次郎先生距离有几米的样子。

    仁次郎先生在这个时间都没有回头过。而诹访部光他也承认了,他的确是偷偷的跟着爷爷进到那个房间去的。因为他在那之前看见了左近哥哥也在那里。可是……他有些委屈的表示他没看到他。

    诹访部光这个时候终于松开了橘左近的衣袖。这让某只可爱的木偶终于松了一口气。因为那个小鬼他都不敢动了。而某个到现在对事情还没有太强的认知的小孩子对着那只木偶露出了一个笑脸。

    诹访部雅彰是在他们中间过去的。因为要登台的缘故,他对这件事比登台的那个本人还要紧张。他想亲眼看看小津现在练到了什么程度了。这出代表了他们家的傀儡戏他希望以最好的样子出现。

    这就是几个到过那里的人的全部情况了。诹访部亚美也进去过那个房间两次。第二次还是诹访部仁次郎让她再拿一瓶水也诹访部津送去。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喝下了毒物。这就是可以忽略不算了。

    放在那里的水是不会有人喝的。即使到那个房间去的次数最少的人对这一点也还是有些了解的。除了小孩子是不受控制的。某位小学生侦探有些烦恼的抓了抓他的头发。他的眼睛里却有了什么。

    诹访部光的胳臂有些疼。这件事即使没有提起,但某位小学生侦探还是看出来了,他在抬手去抓左近的时候他的胳臂的反应就有些不太一样。如果他的猜测没错……那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弄的。

    因为还在调查,而现在的时间又太晚了。有些人都已经回房去睡着去了。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么走到了一个房间的前边。房门出乎意料的没有关上。从这里望过去只觉得有一阵阵的樱花飘落。

    现在的确还在樱花的季节。但是在这种地方都飘落樱花的话……某位小学生侦探他的脑袋上只能挂上了一排排的黑线。这只能是某些人自带的背景了。再加上他还听到了空旷的水滴落的声音。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终于走进了这个房间。他第一下听到的就是一个陌生的男性的苍老的声音。而顺着那唯一的光源他终于发现前边的那个不太清晰的影子看起来就像是诹访部仁次郎的样子一样。

    “为什么?”那个声音在说,“为什么要杀我。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做。我不想死啊!佳惠。”而在前方,那个女人的面孔已经变得扭曲还有惊恐起来。她说,她知道他一定会相信她。

    “我相信你啊!你是我的妻子。我不相信你还会相信谁。”那个人这么说,“可是为什么你要下毒啊!为什么你就在那里下毒。你在最后离开的时候明明看见我就在那里。你还是没有停下来。”

    “我不知道你会喝下去啊!”她很痛苦的大声的喊了出来。“明明你告诉我的,每一次练习以后那个练习的人都是需要喝水的。你那么疼他。又怎么可能会在那个时候把他的水给抢走呢!”

    沉默。这个房间里又重新变得安静了起来。刚刚的那些声音仿佛都不存在一样。而原来前边的那个光源现在也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是正常的光线。橘左近和他手上的右近出现在那个位置。

    诹访部佳惠在发现是他的时候她很惊讶。可是她无论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她看起来还是同样的痛苦。“难怪他们都说你的傀儡戏是最厉害的。”她在此刻已经从心底对这一点都是非常认可的了。

    她憎恨着诹访部津的。因为他夺走了原本该属于仁次郎的一切。这个位置一直以来都是仁次郎的向往。诹访部佳惠非常明白。她都可以想象的出来,仁次郎以家主身份登台时会是那么的骄傲。

    眼泪就这么从诹访部佳惠的眼睛中流了出来。她这么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仁次郎。然而……而她面前的那个漂亮的侦探少年,他只是长长的叹了声气,然后表示,仁次郎先生从来都没想当家主。

    贤太郎爷爷想让他来劝小津的时候,他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了。这个位置可以说是仁次郎先生让给小津的。他说他的年纪比大哥小的也不是特别的多。这个年纪早就不能办什么事情了。

    诹访部仁次郎很看好小津的。如果不是他的劝说,诹访部贤太郎恐怕还要考虑一下。现在的小津实力还是略差一些的。这台傀儡戏,他在这么短的时间也只能勉强练好。家主的位置对他有些重了。

    仁次郎先生会那么认真看着他的练习。原因也就在这里了。其实他对他现在的样子也不是特别的满意。所以在舞台上的小津错过了几次以后,他才忍不住会喝水压气。他想事情就是这样的吧?!

    诹访部佳惠已经站在那里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她的痛苦的表情都僵住了。竟然是这样的原因。他为了诹访部津做的这一切。而最后甚至代替那个小鬼死了。那么,她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