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46.第四百四十六章

    第四百四十六章: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终于找到了第一个提示。看着面前的这个被藏得很好的暗门,他的嘴角轻微的挂起了一抹自信的弧度。这是这个游轮中最大的一个房间了。经常都会有人从这里路过。

    这次的提示,某位小学生侦探认为比起提示本身,写有了这些东西的纸张甚至是上边的字迹,它们都能够提供出很多的有用的信息。这份被说成了是游戏的‘藏宝图’,它果然不是水岛大建所做。

    这些提示全都是一个系统的。当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解开了第一个以后,接下来的对他来说就不会耗费什么力气了。他用了很短的时间就把这些提示都给集齐了。而这些又可以拼合成一个新的。

    新合并出来的这份提示和之前的都不一样。某位小学生侦探对着他思考了很久,他都没有什么破解的思路。这个时候,大概是外边的风有些大,他被摇的差一点摔倒。他只能勉强的撑住旁边的墙壁。

    这个墙壁发出的声音有些不一样。江户川柯南立刻就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试着找了找旁边有没有什么开关的样子。结果他就发现前边的灯看起来有些奇怪。他试着走上去把这个很古旧的钟移开。

    他们举行婚礼的这个游轮已经有很长的历史了。好像是自从水岛家开始发展起来的时候,它就已经存在了。这次他们也只是再原来的基础上又加了一份新的装修。让这里看着就像是新的地方一样。

    有一个地下室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某位小学生侦探完全没有犹豫。就当他要走下去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了兰的声音。毛利兰是偶然经过这里的。她看了看后边的通道有些不太明白的样子。

    某位小学生侦探只是简短的告诉她了。这是关于那个谜题的额事情。然后他就跑下去了。毛利兰在上边她几乎是什么都没有考虑的就也跟着下去了。这条路又长又黑。只能依靠手表型手电来照亮。

    毛利兰就这么默默的跟着他。她什么都没问。某位小学生侦探感觉到他们在绕圈。就连他都无法准确的辨别他们所在的位置了。还好这是一条单独的路。他们也就不用担心会他们会选错了路了。

    这么想着,某位小学生侦探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岔路。这让他的嘴角忍不住的就抽搐了一下。他只能低头的又看了看那些的暗号。而在他四处的观望了这些环境的时候,他发现有一个方向的花纹眼熟。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调整了他的眼镜。这一次不是放大,而是把上边的文字缩小到很难看清到底写的是什么的程度。然后,他的嘴角终于又一次的翘了起来。果然像他想的那样。这些文字合起来的图案。

    把眼镜恢复到原来的程度。某位小学生侦探立刻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去了。而在这之前他还没忘了跟在他身后的毛利兰。只不过当他回头看向毛利兰的时候,他发现兰这个时候居然注视着那符号。

    在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叫了她以后,她才快步的跟上了他。在之后的路上,某位小学生侦探偶尔询问一下兰姐姐怎么出现在了这里?毛利兰只是笑着回答,她本来和千穗子小姐一起去甲板上吹吹风。

    富田千穗子忽然想起了有件重要的事要去做她就先离开了。她一个人又在甲板上呆了一会儿就也下来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刚才呆的那个房间刚好是从甲板回他们的住处会经过的一个地方。

    原来是这样啊!某位小学生侦探一副很天真的样子。他都没有看到千穗子姐姐。而毛利兰只是很温柔的笑着,她说大概是千穗子小姐走过去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这件事。她刚刚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

    她的反应的确很像兰。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样不再说话的向前走去了。那刚刚她注意那个符号是什么意思?兰一向对这种事情不太敏感?那个符号又不是那么明显。他的思绪一下子变得有些混乱了。

    某位小学生侦探强迫他不要再想这件事。他现在更重要的是解开这个谜题。然而他的心里根本就不能受控制。如果现在的人不是兰。那么兰现在在哪里?她会不会有危险?她为什么又会穿兰的衣服?

    在这种很担心的情绪下,他们终于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那是一个门。门上有暗号锁。而结合着他这两次看到的,刚才的岔路还有现在这门上的不同的图案的时候,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道白色的光芒。

    他立即就在上边快慢不均的拍了很多下。看起来就像是在做什么暗号似的。毛利兰有些好奇的询问了他。他说这是摩斯密码。然后,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又说这些都是他从电视上看到的啦。

    毛利兰点了点头。她似乎是认同了江户川柯南的说法。就像是之前那么多次一样。而这个时候,他们面前的门终于被打开了。某位小学生侦探有些谨慎的用手电照了照里边。最终他还是选择了进去。

    代表了水岛家的戒指就这样摆在了那唯一的石台上。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走了过去。他一下子就把上边盖着的罩子给打开了。那戒指上的宝石看起来特别的漂亮。在手电的光芒下它还会闪闪的发出光芒。

    某位小学生侦探刚准备把这个罩子重新的盖上。有一个匆匆忙忙的身影就从外边跑了过来。是水岛大建,他现在还是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他呼出了几口气后表示,你们真是太厉害了。这么快就找到。

    水岛大建想要让他们把这个钥匙交给他。而某位小学生侦探却把这重新的放了回去。这下边有一个很空的地方,当他放下去以后,这里的情况就发生了变化。那个刚刚很容易打开的盖子紧了起来。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有些意外。然后他看见那个方向的人就只有兰一个。他选择什么都没说的看向了那边的水岛大建。他说这不是水岛叔叔出的题吧?所以一定是他不小心找错了。他只好给放了回去。

    那就是他出的。水岛大建几乎有些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些话。而那位小学生侦探他一副很悠闲的样子表示,可是那些文字,不论是书写的时间还是上边的用字用法。这至少也有四五十年的历史了。

    水岛大建只有二十九岁。他是不可能在他出生之前就写出这些东西的。而那个准新郎他终于忍不住了他的表情。他有些凶狠的走向了他们。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这个东西除了我没有人可以拥有。

    “水岛先生还有个妹妹吧?”毛利兰忽然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这让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有些惊讶的看了看她。她微笑着说,这些是某次园子和她说的。这倒的确有那家伙的风格。某小侦探心想。

    这个水岛家由谁继承这还是一个未知数。既然他的上一辈没有把这个戒指交到他手里,又没有告诉它具体的位置。在这过程中,那位水岛大建他的脸色变了又变,他说他的妹妹早就在小时候就死了。

    水岛大建打算抢走那枚戒指。但他无论怎么做都没有办法打开那个盖子。无论他怎么用力的捶或者敲打它都没有用。就这样水岛大建看向了那边的江户川柯南。他威胁他帮他打开。否则这位小姐……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没有动。就当水岛大建真的要打算这么做的时候,他们的脚下忽然有一种失重的感觉。他们仿佛在不断的向下沉。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从上边不远处传来了一阵阵的惊慌声。

    他们刚刚向下走了很远的路,但其实这和他们的客房直线距离并不远。他们是没办法听见他们喊的是什么。但从他们的感觉里他们已经知道了。这艘轮船多半是已经进水了。他们要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水岛大建并不准备让他们离开。他虽然心里已经怕的要死了。但他还是想要拿出那枚戒指。就在这个时候,毛利兰忽然对江户川柯南说,让他尽快离开这里。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她一个人负责就可以了。

    你果然不是兰。某位小学生侦探给了她这样的一个眼神。而那个女孩她只是微笑着继续让江户川柯南离开这里。某位小学生侦探看了看他们,他最终还是选择拉着‘毛利兰’一起打算从这里逃走。

    “再不快点的话这里就要进水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是这么说的。他们的原路已经行不通了。那里有很急的水流向这边冲来。这扇门可以抵挡一下水。但这绝对没有办法长久。他们必须要尽快出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