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64.第四百六十四章

    第四百六十四章:

    破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暴露了出来。世良真纯冲着江户川柯南露出了一个笑脸。而某位小学生侦探却没有看向她,在他们两个看似轻松却又严密的配合下,那个男人很快就支撑不住了。

    “我没有杀害我的母亲。”那个男人很着急的这么说着。“她是自己死的。我怎么会杀死她呢?我不会这么做啊!她虽然特别的讨厌,总是在我的耳边说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可是她不能死啊!”

    那个男人的脸上居然都露出了一些笑意。这让在场的人,即使是那些保卫人员他们都感觉到一股的寒意。只有那两位侦探,某位小学生侦探用一种很严肃的表情看着他。他说,你不该杀死那么多的人。

    “这不能怪我。是他们自己的运气不好。我也是没办法。”他忽然就这么大声的吼了起来。地面上散落的那些写着他的文字的纸都已经被江户川柯南给捡了起来。旁边还附带了很多的被退稿的标记。

    那个男人在意识到这一点以后,他很紧张的跑到了柯南小朋友的身边,他一下子就把这些都给夺了过来。然后,他很小心的把它放在了自己的胸前。他的这副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对待宝贝一样。

    “这个令人憎恨的祭祀活动它早就该被停止了。”在说出这些话的时候,那个男人的眼神里露出了一种很恶毒的感觉。“对啊!早就该被停止了。如果没有这个该死的活动,我一定能够把文章写好。”

    这个祭祀活动太吵了。整夜整夜的烟火这让他根本就没办法安踏实的坐下来思考。他的那些思路就这么被这些该死的烟火给打散了。他是这么真情实感的说着这一堆的控诉。他要让这个永远消失。

    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表情有些冷,他很快的就又露出了一种看起来很天真的笑容。他说,可是这个祭祀活动一年只有两天的时间。他可以用其他的时间来构思。这么小小的一部分根本影响不了什么吧!

    毛利兰和铃木园子他们也纷纷的点头。他们都是以一种很鄙视的眼光看着这个男人。他还是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吧!把自己写不出受欢迎的小说的原因归结到这样的一个活动。他简直太差劲了。

    那个男人的脸色变了又变。他使劲的攥着他的拳头,结果,他把他写的那些文字都给攥的褶皱了起来这让他一下子很心疼。愤怒的感觉跟着也在加强。他说,你们不懂。你们怎么可能明白这些。

    灵感是一种很飘渺的东西。它有可能在任何的时间出现。这不是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两个月这么简单的事情。所以他不允许他的身边出现任何的一点点的嘈杂的声音。它真的非常严重的干扰了他。

    “你的母亲不会也是被你杀的吧?”铃木园子很大大咧咧的就问出了这句话。虽然他刚刚已经否认了这件事。可是,他刚刚明明说过他的母亲也会在他的耳边说些事。这怎么就没有那种可能了?

    那个男人一下子冲了过去。他的手上有一条很长很长的红色绳子。这和刚刚被柯南小朋友给捡到的那条不一样。而这条绳子他非常准确的就想把它套到铃木园子的颈部。最后还是毛利兰一下把他撂倒。

    他从来没想过一个女孩子会有这么厉害。明明他已经推算出来那些保卫人员不可能赶的过来了。那个男人瞪着他那大大的双眼。那上边的锋利程度看起来就像是要把他眼前的这些人都给杀了一样。

    世良真纯是第一个把他手上的那根红绳给取下来的。她发现这根绳子本来不是红色的。那上边的红色都是经历过鲜血的浸染的。现在拿在手上还有一种没有彻底干了的感觉。她把这个告诉给了柯南。

    又有人遭到了……某位小学生侦探的眼睛猛的睁大,他问这个男人,那个人在哪里?这根绳子上沾到的是什么人的血?那个男人则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他表示今天不又是这该死的祭祀活动的时间吗?

    那个人到底在哪里?!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语气已经变得非常严厉了。这种严厉的程度足以震慑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那个人表示就算告诉你们也没用。那个人早就死了。他不可能把她给留到这时。

    那个男人死活就是不肯说了。那些被他杀害的人的尸体。为什么这里的镇长找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们都没有找到。那个男人已经开始可以用很挑剔的眼神看向他们了。你们不是侦探吗?可以找到吧?

    这个男人就这样被那些保卫人员给带去了这里的镇长那里。一切的事情都解清了。他们也已经不再需要保护了。而且,他们不由得看了看那边的那个女生。她的身手简直比他们加起来都要更厉害。

    那个人会把那些尸体放在哪里?某位小学生侦探已经开始在思考这件事了。所有人都不会去检查的地方。又或者是会被忽视掉的地方。而这个地方,他想起了那个男人他脚边沾到的那些泥土和草叶。

    这种草看起来有些像杂草。但又不是普通的杂草。一般是喜欢生长在墓地那种阴寒的地方的。这么想着,他向这里的镇长询问了这个小镇的墓地在哪里?他的样子看起来有一中非常焦急的样子。

    墓地是在山上。那位镇长完全没有隐瞒的告诉了他。他还让人特意带着他们过去了。夜晚的墓地有一种很阴冷的感觉。铃木园子和毛利兰走在这里都有一些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像有什么会出来一样。

    毛利兰都已经抓住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了。而某位小学生侦探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种宠溺的无可奈何的感觉。不过这又被他很好的给掩饰了过去了。他说,没事的。朔月姐姐不是说了这里没有那些东西。

    某位普通的女高中生终于后之后觉的想起了这件事情。而那位小学生侦探则再接再厉的表示而且兰姐姐不是有那个护身符吗?有它在的话,他们什么鬼都不用害怕。而毛利兰她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

    毛利兰的脸上已经有了一点点红红的感觉。她已经习惯了。这么说着,他们也开始在这里分开四处寻找一些有可能被留下来的痕迹了。而没多久,他们终于发现,前边的那个墓牌前有刚挖过土的样子。

    那些保卫人员是在他们发现以后都停在了那里以后才发现的。他们立刻就做起了重新把这里再挖一遍的工作。结果他们刚挖了一会儿他们就发现了有血腥的味出来了。这让他们又有了很大的动力了。

    这里被挖过非常深的大坑。他们又努力向下挖了好久,他们终于挖出了一具尸体。不对。准确的说是一堆尸体的部位。这个被害人已经被分尸了。分尸的东西就是那样锋利的绳子。就这么硬生生的。

    在这些零碎的尸体的部分下边,那些人又找到了很多的白骨。这些白骨早已分不出谁是谁的。只能从它们的大小,还有一些其他的特征判断,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老人有小孩。这里有很多的人。

    那些保卫人员很小心的把这些都挖出来。那位镇长在见到这些白骨以后,他的表情看起来是十分的哀伤的。他的这个小镇的科技并不发达,小镇里的警察们也办不到什么。他们只能依靠外界的那些。

    他想让每个人都回到他们自己该去的地方。而不是这么不明不白的混在一起。为了这件事,他其实早就在选择让他们去调查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件事,他不能像以前一样由小镇自己解决。

    从今以后不会再有人失踪了。铃木史郎一副很安慰的语气对那位镇长说,这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你明天就可以像孩子们一样去凑那个热闹了。说完他笑了。那位镇长看着他,他终于也笑了出来。

    犯人的母亲的确是病死的。走在这个小镇里,铃木园子把她刚刚得到的消息告诉给了毛利兰还有世良真纯他们。他不愿意出门又想吃一些很难买的东西了。他的母亲就这么冒着大雨的给他买去了。

    那种食物是只有在这种祭祀的活动才会有卖的。那一年,他们的活动真的不幸运。连烟火都没有平时那么热闹。但那些摊位还是没有缺席一个。他的母亲小心的把那些食物包好然后快速的回家了。

    当天回去她就发了很严重的高烧。然后仅仅的几个小时以后,她就这么离开了人世。那个男人是在夜里想要喝水的时候才发现的。他望向了远方没有烟火依旧灯火辉煌的地方,于是,他就这样下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