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69.第四百六十九章

    第四百六十九章:

    樱花漫舞的时节。这是在毛利兰他们放学的路上。粉红色的樱花瓣就这样落在了他们的身上,落在了他们前边这条并不宽敞的小路上。有几个小孩子很开心的在这些樱花中互相追逐了起来。

    这样的场景他们每一天都会看见。对此他们已经很习以为常了。而就当他们要从他们的身边走过去的时候,那几个小孩子已经跑到了他们的后边。没多久就有一个跌倒的声音从后边传了过来。

    毛利兰他们立刻就转了过去。跌倒在地上的是其中一个小孩子,还有另外一个比他们还要大一些的女性。那个小孩子已经坐起来了他很疼的揉了揉他自己的头。那位女性此刻却还倒在了那边的地上。

    他们立刻去查看了他们的情况。那个小孩子只是头撞到了那位女性,然后又让反作用力把他给反弹到了直接坐到了后边的地上。手上因为他及时扶住了地上还有一些划伤。这连他自己都没在意。

    那位女性已经晕倒了。而那个小孩子现在也注意到了这一个情况。他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他只能一直说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不小心撞到了她一下她就自己就摔倒了。那个样子他看起来是已经慌了。

    其他的几个小孩子也为他做了证。那个大姐姐刚刚就很奇怪。她摇摇晃晃的走在那里,他们已经特意的避开她了。但她还是又转到了他们的前边。他也是最后没有刹住闸所以才会撞到她的身上。

    毛利兰他们已经开始准备打救护车的电话了。然而,这个时候那位女性苏醒了过来。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一些特别的虚弱。毛利兰停了下来,她问了问她的情况。他们用不用把她送到医院去看一下。

    那位女性拒绝了他们。她只是有些累了。所以才会一下子就摔倒。她微笑着的向在场的人表示了这个含义。她只要回去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毛利兰他们依旧有些不放心。他们最后决定把她送回家。

    这一次那位女性没有拒绝他们。她指着前边不算太远的那座高楼。她说她家就在那里。不过他们还没有走出多远的距离,那位女性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就这样看起来迷迷糊糊的过了好久才接了电话。

    电话是警方打来的。某位小学生侦探一下子就听明白了内容。警方让她回一下她工作的地方。因为她的朋友被发现死在了那里。他们想要了解一些情况。那位女性连忙答应了下来。她的样子非常的急。

    那位女性还是和毛利兰他们说明了一些情况。说着说着她还有一些随时会晕倒的迹象。毛利兰很主动的对她说他们跟着她一起去吧!就这样让她一个人过去他们也都不放心。那两位侦探更是早准备了。

    她工作的地方距离这里有些远。坐上了地铁还有倒车他们都用了好长的时间才赶到。目暮警官他们这个时候还在那里检查着现场。在看到柯南和世良真纯也来了的时候,他的眼睛都立刻睁大了起来。

    你们怎么又来了?目暮警官的眼神很明显的在写着这些东西。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则开始装起了小孩子的样子表示,他们只是恰好遇到了这位大姐姐。她的身体不太好。所以我们把她给送回来。

    原来是这样!目暮警官点了点头。他们联络她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帝丹中学附近了?这么说她就绝对不可能做下这件事了。他就这么自言自语的在做着他自己的判断。她有了一个非常充分的不在场证明。

    世良真纯很自然而然的就问了目暮警官这个案件的情况。目暮警官看了看她以后,他还是没对他们隐瞒。那个女高中生侦探是蛮厉害的。还有柯南也是。他说在那一个小时以前有人看见过被害人。

    从这个命案现场,再到帝丹高中附近。这段距离不近,她只有一个小时是不可能抵达的。刚刚的时间段地面上会一直堵车,而地下的地铁,他们中途倒车的地方正好会遇上刚好错过一辆车的情况。

    目暮警官是这么说的。这也是因为在电话里那位女性告诉他们,她都已经快到家了。他们才想起了把这地铁的时刻表给核实一下。而错过一辆地铁她要至少等上二十分钟。这让她根本就没办法抵达了。

    某位小学生侦探也找出了地铁的出发时刻表。事情果然就像目暮警官说的那样。那个时候前一辆的地铁刚刚过去不到一分钟。而且这中间还有一段需要走过去的路。这至少也会走上两三分钟的样子。

    这次的案子警方原本就只有这一个嫌疑人。现在他们只能一切都重头再来了。目暮警官很努力的在思考着现在的一切。尸体被发现是因为有人回来拿东西。他一下子又回头看向了那边的那两个人。

    他们两个人一直都在一起。他们可以为他们彼此作证。那两个人看起来有些紧张的样子。而且他们也进不去他们的办公室啊!那两人这么说着。他们这里都是两个人一个办公室的。那门又是锁着的。

    这里的保卫人员证实了这一点。他们是从那个玻璃的门里看见了她倒在了地上。所以才把他给找来硬是破坏的这道门他们才终于成功的进入到了这里。而那个时候他们就很紧张的确认了她已经死了。

    他们立刻就报了警。然后没多久你们警方就来了。那位保卫人员这么说的。而那两位第一发现者他们也都是一脸很真诚的样子。而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忽然发现了刚刚那位女性她的嘴角……

    那是一种又惧怕又强装自信的笑容。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忽然又露出了一个天真可爱的脸,他问那两个人那他们见过那位姐姐什么时候从这里离开的吗?然而他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他们都摇了摇头。

    他们之前出去过。那是他们下班收拾东西的时候,他们看见那位死者在那里低头工作着就和她找了招呼就离开了。他们没有仔细往那个房间里去看。不过他们想,如果有人的话她也一定会有反应的啦。

    原来是这样。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样点了点头。毛利兰这个时候又把柯南小朋友给抱了过来。不要给目暮警官他们捣乱啦。如果……她根本就不可能来得及遇到我们。毛利兰都已经看出他在怀疑她。

    “不是这样的哦。”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样从她的怀抱中挣脱了出来。他说她是不是还记得前几个月他们遇到过一个案件。那个人就是利用时刻表的漏洞……而毛利兰一脸迷惑的显然把这些都忘了。

    那位女性的脸色终于变得非常糟糕了起来。因为目暮警官已经听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话去打电话问了那两辆地铁的情况了。尤其是第二辆,他们在从那站出发之前是不是有接到过忘记东西的电话。

    没有!他们都是按照时间准时出发的。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连目暮警官都有些奇怪。而那位小学生侦探他的嘴角却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翘了起来。他把他的手指放在了一个点上。目暮警官探头看着。

    那不是他们需要的转换站。而是下一站。那站的距离不算太远。而且从前一条线路下来以后,她还可以选择超近的方法追上去。如果是这样只要是稍微跑快一点,她完全有可能追上她错过的那辆车。

    “可是……她的身体不是太好。”毛利兰第一个反对了他的意见。这么说着,就连她自己都想起了刚刚她对她说的是只是因为她太累了。她就这么不自觉的看向了那位女性。想从她那里得到什么答案。

    那位女性现在的脸色已经特别糟糕了。不过这个时候先前的那两位同事却为她做了证明。她的身体一直都不太好。好像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吧?他们互相问了问彼此。他们听说她是因为想要减肥弄的。

    死者的身前就有一个大大的蛋糕。那位女性在此刻却忽然吼了出来。她让他们都闭嘴。她不想听这些事情。这全都是她不好。她跟她说了无数次的她要减肥,她要减肥。可是她还是强迫她吃这些东西。

    像她,还有她以前那么胖有什么好的。她一点都不想再过那样的日子了。所以在她又一次把那个大蛋糕推给她的时候,她一下子没忍住就把她给推向了那边的桌脚。她的头正好不偏不歪的磕到了那里。

    那时候的她愣了一下。然后她就赶快想办法把她自己的嫌疑洗清。她不想坐牢。而这个时候他想到了她以前经常为了快些回家而采用的那样的方式。没错!她只要在下车以后让人很清楚的看见她就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