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84.第四百八十四章

    第四百八十四章:

    车谷大司是个很不受欢迎的人。又吝啬,又爱压榨在这里的员工们的工作时间。当警方的人询问起这里的工作人员的时候,他们居然就这么毫无保留的把这样非常负面的印象都说了出来。

    栗岛警部有些怀疑的看着他们。他们立刻又解释了起来,不用这么看着他们,就算他一直都这样,他也不认为车谷先生是被他们中的谁给杀死的。如果他死了,他们不就更拿不到他们的工资了?

    这里是个旅游的胜地。每个地方想要工作的人都是需要排很长的队伍的。这让他们虽然觉得这里的工资比不上一些其他的小店。但他们可以免费使用没有客人入住的客房。这样一来就有吸引力了。

    没有人可以抵挡在这样舒适的环境下生活。即使那是只有在旅游的淡季才能够实现的事情。在这里工作的这些人却已经满足了。不但可以有工作赚钱。还能有这些额外的福利。其他的地方也不见得好。

    车谷先生会出这些客房。那只是因为那是最会为他节省金钱的一种方案。这里的工作人员的心里很明白这一点。这也让他们既不愿意离开,又对这位负责人有一些的怨气。就是这种很复杂的情绪。

    “这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栗岛警部很小声的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说。而某位小学生侦探他只能在继续的装傻。“要说对车谷先生有着那样仇恨的……”有人在这个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一位警部,一个小学生就这样很同步的把头转向了那个人。那是刚刚说话的那些工作人员之中的一个人。他说这里在几个月前曾经发生过一起意外的事件。有一台电梯从上边一下子就掉了下来。

    在那台电梯失控的时候它还在二十几层。就那么一瞬间它就直接掉到了地下一层去了。当时那台电梯里还有一位客人。那位客人很惨。他当时就被摔的晕了过去。后来经过诊断那个人的膝盖骨折。

    车谷先生在那之后去医院看过他一次。他带了一些水果。然后就不再管这件事了。那个人在出院之后曾经找过车谷先生,车谷先生每次面对他的时候他的态度都很好。但只有态度很好这一点而已。

    每次,当那个人想要赔偿的时候,车谷先生都会以各种借口把这件事给退后。就这样推来推去。那个人有几次都急的吵到了这整个酒店的人都知道了。但他最终还是只能很失望的从这里离开了。

    “说起来,那个人今天又来了?”那个人想了想说,然后他指了指名单中他们下一层的那个位置说就在这里。和车谷先生的房间正对着。车谷先生交代过,那个人想要入住就让他住。他们不要拦。

    有人送钱来他们还能不欢迎?这是车谷先生那个时候的原话。而某位小学生侦探在听到了这个回答以后他的嘴角是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子。这样看来他还真是……那个受伤的人没有想过打官司吗?

    那台电梯坏掉之前电梯前被放了警告的标志。车谷先生当时拿出了在那之前的监控录像带来了。那位工作人员有些不太明白的说了起来。他明明在那之前也从那里经过过。怎么就没看见那个标志呢?

    监控的录像还在吗?某位小学生侦探第一时间就问了出来。那个人点了点头表示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所以车谷先生一直都把它放在了身边。而当他们回到那具尸体的时候,他们却发现他的身上根本没有。

    或许他放在了他自己的房间里?栗岛警部这么想着。不过他们把那个房间都翻遍了。那个监控的录像依然没有了踪影。这一下就连刚刚的那位工作人员都讶异了。其他的工作人员也都是一副不理解。

    车谷先生是绝对不会把那样的证据毁掉的。就算放在其他的地方他也都不会放心。这么想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却早已趴在了那边的窗户的前边了。毛利兰在看见以后她第一时间就把柯南给抱了回来。

    这里非常危险。他很容易就会从这里掉下去。因为他前边的那个台很矮。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忽然露出了一个很天真的表情,他说叔叔是不是就在下边的房间啊?那么说他们刚刚遇到的人……

    警方的人已经去找他们了。在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话音才刚刚落下来的时候,他们就看见从外边走进来的酒还没太醒的那两个人。找他们到底有什么事?这会儿某人连侦探的本能都快给彻底的忘掉了。

    又过了一会儿,吹了一会儿风,那两个人终于清醒了一点。毛利小五郎从栗岛警部那里也听说了这次的事件。他说他可以为出云先生作证。他们一直都在一个房间里喝酒。他从来都没有机会离开过。

    “毛利侦探喝了这么多酒您真的能记住吗?”栗岛警部就这么满怀着怀疑的表情这么说道。而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则因为酒醉还没彻底过去,所以他的脸和脖子都是通红通红的。倒像是有些尴尬似的。

    他记得非常清楚。毛利小五郎是这么想的,他也是这么说的。兰过来找他的时候他不是还非常清醒的吗?某位糊涂的名侦探这个时候忽然想起了当时闯进去的毛利兰。毛利兰则说只是还没睡着而已。

    那位出云先生喝的也很多了。他的腿又完全不能用了。让他这样的情况去杀掉一个清醒着的年纪也大不了他多少的健康男人。这对他来讲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栗岛警部不认识他可以办得到。

    这样一来……连最后一个嫌疑人都没有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身上丢失了一份录像带。他们就可以彻底的以意外事件来结案了。栗岛警部苦着一张脸,然后,他让他的手下们一定要找到这件东西。

    这可能关系的并不仅仅是一起案子。当某位小学生侦探发现他们还在找那份东西的时候,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点点淡淡的笑意。是肯定。如果可以证明那个录像带是伪装的。出云先生就可以得到补偿。

    他们这一次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录像带。是在车谷先生的尸体的前边不太远的地方。看起来是和他一起从上边掉下来,然后摔倒地面上的时候这东西又被甩了出来。某小学生侦探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那个人是打算让他们这么认为的吧?可是他做错了一点。他不该把这个录像带这么平整的就丢在了这里。它看起来完全就不像是被摔过一样。而在这附近的地面也没有一点点的被什么冲击的痕迹。

    在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提示下,警方的人终于赶了过来。他们很顺利的拿下了这个录像带。然后在放过了之后,他们又从这里的工作人员的口中证实了这的确是那一份。在出云先生掉下去之前的录像。

    出云先生就这么一直看着那份录像。他的眼中似乎带着了一些其他的很复杂的感觉。栗岛警部把那个录像带拿在了手里。他很仔细的看了又看。然后他‘不小心’的把他放在了江户川柯南的眼前。

    这份录像带果然有被人为的修改过的痕迹。这痕迹虽然很小。一般人没有办法注意到。但这瞒不过他还有他身边的这些警察。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么非常笃定的笑了。他的视线落在了出云先生的身上。

    “凶手就是出云先生。”这句话是由栗岛警部说出来的。你们明明都已经说了我不可能做到啦。他连忙求救的看向了毛利侦探。他可以为他作证啊?那个警部只说了,喝那么多就算睡一会儿也不知道。

    他的腿很不方便。他是没有办法走楼梯上去的。电梯你们也说了没有人从那层下去过。出云先生还在为自己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而这个时候的栗岛警部则说,你忘了一点,这个录像带上有酒味。

    “你利用了某种方法让车谷先生到你的房间。对了。我记得他对你的要求还是很配合的。然后在他见到一房间的酒气想要透透气的时候,你在他的后边把他从上边推了下去。”栗岛警部猜测着说到。

    “车谷先生是喜欢新鲜的空气吧?”他这么说着在这里的其他的工作人员。他看见车谷先生的房间的窗子全都是打开了最大的幅度。一扇都没有留下。这里的工作人员们一下子就给了他个肯定的答案。

    “我知道那是伪造的。”那位出云先生忽然就这么开口了。他说,因为那个时候他完全没有看到有什么警示牌。如果有那些东西他又怎么可能上去。但那个人那么肯定。他以为不会有人看得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