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89.第四百八十九章

    第四百八十九章:

    作案的手法他已经解开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视线放在了刚刚的那个女仆的身上。纸谷和子这会儿终于赶到了这里。她一边走着还一边打着呵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怎么接二连三的有叫声。

    当纸谷和子看见那个男孩子的尸体的时候,她没有叫出来,而是当场就愣在了那里。她的脸色很糟糕的样子。最终她闭上了眼睛又重新的睁了开来。她说她不能把这个房子再借给他们用了。

    这件事她会详细的向学校解释。当她这么说着的时候,铃木园子很好心的提醒了她一次。他们不可能离开的这里。她指了指外边的天空。打到地面的雷,摇的大树都倒下的大风。还有就是很大的雨。

    纸谷和子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外边的情景。她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惨白了起来。这样阴森恐怖的景色看起来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会忽然出现一样。这么想着她的身体都在不知不觉的强烈的颤抖了起来。

    “这不是鬼做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很自信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然后他把钢琴下边的那个门给打开了。有几条血画出来的线就这么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他们看见里边有一团不小的钓鱼线。

    钓鱼线上有很多已经干了的血。还有一些被摩擦过的痕迹。世良真纯这个时候也凑到了这里来了。她看着那些钓鱼线上。这应该就是凶手使用的凶器了。纸谷和子他们却完全是一脸不明白的意思。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又找出了一团的钓鱼线。然后他很快的就在这个钢琴的门里还有下方等几处都做好了。他向纸谷和子要了一个棉被。并把它放在了那个座位上。把它的几处都给小心的绑好。

    当那个棉被的头的部分被稍微抬起了一下的时候,其他的那些线一下子就被崩到了最紧的程度。在最快的时候那样的拉力就直接把这个棉被都弄断成了好几节。其中一节就被留在了这个钢琴上边。

    那个男孩子就是被用这种方式杀死的。除了头部,其他的部分也都会被带到这架钢琴的后边。一切就像是他们最初见到的时候的样子。纸谷和子愣了一下。铃木园子则说他们几个人都有可能做到。

    他们可以趁着那个男孩子睡着的时候悄悄的把他给摆好那个姿势。然后把绳子系好。他们就可以离开这个房间了。之后的事情就只有那个男孩子醒来。他只要稍微的动一下这个东西就能成功了。

    嫌疑最大的一个人是纸谷千杏。铃木园子这一次又装出了一副侦探的样子。她非常努力的在分析着这一切。是她把他留在这里。她的情绪又都因为他变得这么不稳定了。她有足够的动机这么做的。

    “她要怎么进来?”纸谷和子就这么问了出来。她的态度很坚决而肯定。铃木园子有些理所当然的表示当然是用钥匙。这里不是你们的家吗?她肯定有这里的钥匙。然而她下一刻就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这里每个房间的钥匙只有两把。他们又是刚刚搬进来的,根本就用不了那么多。所以这两把钥匙只在他们这里负责打扫的女仆,还有他们的管家那里一人一把。她和千杏想要进到这里根本就不可能。

    管家的钥匙在这个男孩的手里。这是他刚刚进来的时候管家特别给他的。铃木园子就这样把她的视线放在了那个女仆的身上。那个女仆急忙的摆了摆手。她说不是她啦。她也是在刚刚才第一次用它。

    如果是这位女仆,她完全不需要用钥匙。从头到尾能够证明这里是上着锁的人就只有她一个。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摸着他的下巴,他的头脑在很飞快的运转着。那个女仆一下子看起来就有些慌张了。

    不是她杀的。她很焦急的这么说着。然而,直到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才发觉她的表情有些很奇怪的样子。那种感觉就像是她隐藏着什么其他的事情一样。她说即使……这件事只能是幽灵做的。

    纸谷千杏终于出现了。那个女仆在看到她出现的时候她的情绪非常的紧张。那个样子就像是想让她立刻回去一样。她认为这件案子是他们的大小姐做的。柯南和世良真纯从她的表情中读出了这些东西。

    她很激动。在见到这具尸体的时候她一下子就冲了出去。在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时候她就冲到了外边的那些大雨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他立刻就从旁边的那扇窗户中追了出去。

    世良真纯紧跟着他也出去了。只留下了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外边的环境他们出去非常的危险。纸谷和子女士就这样她也要去寻找她的女儿去。就这样,这个房子里的所有人在这样的条件下都走了出去。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江户川柯南还有世良真纯。纸谷千杏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他们无论怎么找都没有办法找到。“大小姐对这边不熟悉,她这么做很危险。”这里的那位管家一直在念叨着这一句。

    纸谷和子和那个女仆一边找着,他们的情绪也开始看着有了一些渐渐地复杂。在非常艰难的找了好久以后,他们终于撑不住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险些就被被一阵风给刮跑了。还好他还有个伸缩带。

    他们不能让一个人发生意外。即使那个人有可能是杀人的人。毛利兰对这一点非常坚定。她紧紧的握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手,放心。她不会放开他的。某位小学生侦探则向她露出了个天真的笑容。

    江户川柯南他们又在这里找了好久。最终他们终于找到纸谷千杏……但是结果,她就那样被压在了一棵大树的下边。她的整个身体都被压到了水的下边。她已经死了。某小侦探他闭上了眼有些沉重。

    纸谷和子这一次彻底的疯了。她就这么用手的想要把那棵大树给搬起来。然后她双手捧着她的女儿那一张已经被泡的发涨的脸。她叫她赶快醒醒。她带她回家。他们再也不来这个可怕的地方了。

    在其他几个人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把尸体给搬了出来。纸谷和子紧紧地抱着她。但最后她还是被其他人给劝的先回去了他们的城堡。现在的暴风雨已经比刚刚小了一点点。毛利兰终于打出了报警电话。

    嫌疑人已经死了。他们的这通电话打出去的太晚了。铃木园子还有毛利兰他们的情绪都有些低落的样子。纸谷和子更是在他们出声的时候怒视了他们。就算是得罪了学园,得罪了妹之山她也不在乎了。

    “这个案子并没有完。”某个假小子侦探低头看着那边的小学生侦探。她露出了她的虎牙就像是向他确认一样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在看见她的时候他条件反射一样的就往后一步。

    到底是怎么回事?铃木园子有些奇怪的问向了世良真纯。世良真纯这才很有自信的说,杀死了那个男孩子的凶手不是纸谷千杏小姐。这么说着,她看向了那边的那位管家。她说的这个没有错吧?

    在发现了纸谷千杏的尸体以后,这位管家先生的表情就彻底的不对了。这个时候,在他听到那个女孩子把这件事点明了以后,他终于缓缓地点了下头。没错!人是他杀的。谁让他出现在这个地方。

    那位管家刚刚想要说出他的杀人动机。“是认为他欺负了千杏小姐吧?”某位小学生侦探用一种很淡淡的声音说出了这个答案。他说,他去洗手间的时候不小心听见了他还有那位女仆小姐的对话。

    那个男孩脚踏两条船。大小姐发现了这一点她气不过才会分手,才会被他们给气的生病了。当时的那位管家是非常坚定的这么对那个女仆说,只要你想要在他们这里工作她就绝对不能对那个人好。

    他的声音透着的是憎恨的感觉。所以这样的一句话让柯南小朋友记得非常的清楚。在纸谷千杏离开这个房子以后的情况就更能证明这一点了。那样重复着一句话。因为他知道她根本就不是为了逃跑。

    那个管家在愣了一会儿以后,他再一次的点了点头肯定了他们两个人的推理。这个时候,那位纸谷和子女士有些怒了,她一下子就抓住了那个管家的领子。你知道不知道就是因为你的举动才害死了她。

    “夫人。”那位管家的表情是非常痛苦的样子。他知道。他知道这全是他的原因。他现在也非常的恨他自己。如果他不是这个时候做这件事。如果那样大小姐的情绪就不会崩溃。她就不会这么死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