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92.第四百九十二章

    第四百九十二章:

    这座房子一直都有警方的人在守着,可以潜到这里杀人的,就只有在这个家的三个人:当时说要去抽烟的真岛修,去了洗手间很久才回来的本间雅子,还有被害人的儿子,之前事情的受害者前谷翔光。

    啊!她想起来了。铃木园子忽然露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表情。她说刚刚警方在那三位嫌疑人谈话的时候,她看见前谷先生不止一次跑到那几个房间的门前,他一定是听到了他们说的话,然后……

    铃木园子并不清楚,他们这些人对目暮警官他们说了些什么。她只是认为这个人非常的可疑。而这给了目暮警官一个提醒,和前谷真十郎有关的……目暮警官就这么露出了半月眼的看向了前谷翔光。

    这和他无关。前谷翔光有些紧张的摆了摆手。他认为这件事应该是和想要杀死他的人一样。这么说着他看向了就在他前边不远出的真岛修。父亲一定是掌握到了什么证据。然后被他给杀人灭口了。

    喂喂!这和他无关。真岛修还是一副不太在意的样子。只不过他的表情里就没有这么简单了。某位小学生侦探一下子就捕捉到了这个表情。他一定是隐瞒了什么。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警方的人在这个命案现场中找到了一个烟头。被害人还有前谷翔光、真岛修他们抽的都是这一种。他们先拿去进行了检测。那些警察刚把它给小心的放好。真岛修就低下头表示不用这么麻烦了。

    这个烟头是他不小心掉在这里的。但这件事和他无关。他到这里的时候他就已经被杀了。他一时之间被吓到了就赶快跑了。这个烟头大概也是在那个时候掉的。他说等他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忘了什么。

    从那里出去他又抽了好多根烟。他才终于让自己平静下来。一个死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出现。这是非常恐怖的事情。那个人被杀的人还是他非常熟悉的人。到底是什么人才会做出这样的一个事情来呢?

    真岛修的脸色看起来很糟糕。不过这个时候,前谷翔光的一个拳头已经砸到了他的脸上了。他可以忍受他对他下毒手。但他不应该向他的父亲动手。父亲是他们的长辈。在这之前他对他也是很不错的。

    哪里有很不错?他一直在看不起他。真岛修并没有计较这些事。他随后摸了摸被前谷翔光打到流血的嘴角,很疼。他都忍不住的咧嘴了起来。你要这么认为那也是无所谓的事情。反正不是他做的。

    在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真岛修的表情有着一种特别的放轻松了感觉。某位女高中生侦探忽然开口说话了。她问他为什么会来这里?真岛修愣了一下,然后他表示其实他只是来找前谷伯父问一件事的。

    是什么事?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表情里有着一种让人不能不重视的认真的感觉。真岛修就这么在不知不觉的说了出来。他是想帮找到在他的车子上动手脚的人,这同时也是为了给他自己洗清这项罪名。

    铃木园子露出了半月眼看向了他。这样一来你的嫌疑不就是更大了。你在质问的时候和他起了一些争执,然后一个没忍住的在争执中就把他给杀了?她这样的推测对不对?她转而问向了世良真纯。

    世良真纯在很认真的思考着。铃木园子说的什么她全都没有听见。真岛修的嫌疑的确很大。他在命案现场出现过,他又有杀人的动机。而某位小学生侦探这会儿则跑到了前谷真十郎的身边仔细查看。

    砸死了前谷真十郎的东西应该是一个烟灰缸。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视线落在了那具尸体的旁边。到现在这里还残存着一点点的烟灰的东西。其他的东西应该已经被那个凶手收拾走了。他不由得这么想到。

    烟灰缸、门口的烟头。江户川柯南小朋友随口的问了一下真岛修是去哪里抽烟去了。而在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后他就沿着那条路走了出去。结果才走了没多远他就在地上捡起了一个差不多的烟头。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让附近的警察帮忙把这个检验一下。刚刚被真岛修制止了的那个烟头也已经被送去检测了。如果他的猜测没有错的话……某小学生侦探微微的翘起了嘴角。那个烟头不是真岛修的。

    警方的检测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令人意外的这根烟头居然是前谷翔光的。在他回来之前,这里的烟灰缸才刚刚被清空过。本间雅子当时做的就是这件事。她是先把这些放回各自的房间才和他们说话的。

    目暮警官在得到这个消息以后,他还有他旁边的其他警察们都把视线落在了前谷翔光的身上。这样的目光让人有一种很难受的那种感觉。然后,警方的人从前谷翔光的房间里找到了他藏着的凶器。

    因为没有想到会被人发现,所以这个烟灰缸并没有做什么特殊的措施。上边的指纹还有,前谷真十郎的血迹也还留着。警方只需要把这些都检测一边就可以了。前谷翔光的脸色在这一刻终于彻底变了。

    “他说,他就是想让我死。”前谷翔光带着怨恨的声音就这么发出了声音来。那一次失败了不要紧他还会计划第二次的。他的生命是他给的,他当然也有能力给他收回来。那时他的表情真是恶心。

    于是,他一个没忍住就把他手中的烟灰缸扔了出去。他的父亲听到了声音回过了头。然后他就看见他用着一种非常惊讶的目光看着他。他回给他一个很灿烂的笑容。你给的生命他早就已经不属于你了。

    你的车子并不是真十郎先生动的手脚。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么把这个答案说出来。他这会儿看向了那边脸色同样产生了变化的本间雅子。“是你做的吧?雅子小姐。”他的表情有着一种笃定的感觉。

    “反正又没成功。”本间雅子故作轻松的说了出来。他们要自相残杀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她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呢!而这样的一句话,她成功的换来了前谷翔光的震惊。他几乎都没有办法在那儿站定。

    这怎么可能?那他的父亲为什么会承认这一点?他是不可能弄错的。为了怕冤枉了他,他在当时可是一再的向他确认。真岛修看了看他。他一副你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样子。伯父他有可能不承认吗?

    像前谷伯父那样的人,如果被什么人误会了,他更愿意的就是让人继续误会下去。如果那个误会他的人和他的关系密切的话他就更愿意这么去做了。他就一直这么固执还有别扭。这连他都是知道的。

    这是假的。是你们联合起来骗他?否则雅子为什么会这么容易就承认了这一点?她明明是费了这么多心思的。刚刚还为这个说了假话。而那位本间雅子则很随意的表示,他们连这个案子都可以破掉。

    这个案子可比她的小手脚要难多了。他们这都能很容易的就找到真相。她当然要把这件事给承认出来了。反正她做的那些事情也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后果。啊!一会儿她会把他们不知道的都交代出来。

    为什么?前谷翔光根本就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在他被迫杀了他自己的父亲,又不得不入狱,然后毁掉他的一切前程的时候,她为什么可以这么轻巧的样子。明明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她啊!

    趁着周围所有的人没有反应的时候,他一下子就冲到了本间雅子的身边,他的双手攥住了她那条细细的脖子。这让她一下子就有些喘不过来气。还好,毛利兰和世良真纯他们两个同时出手为她解了围。

    本间雅子和那个男孩子真的不是恋人。曾经的她还天真的以为他们一定会确立关系。但结果,那个男孩子对她说他不会和她在一起。因为你是那个男人的女朋友。那个他这一辈子最憎恨和讨厌的男人。

    他接近她是因为那个男人。他想看一看当那个男人知道他的女朋友被别人拐走的时候,他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表情。一定是非常好看。这想一想就让人感到激动。在那一刻他的表情甚至是疯狂的感觉。

    为什么他会那么恨他?在了解过后,本间雅子终于明白了,那个影响了那个男孩子很大的那次打架。是前谷翔光引起的。他一个人在一个街角和一群混混打架。然后这个时候那个男孩子出现了。

    前谷翔光的打架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没有人知道他是谁。他从哪里来。而被迫卷入这次事件的那个男孩子却因为他自己被打的很严重被送到医院。所以他的身份就这样被记录了下来。留下了这污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