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497.第四百九十七章

    第四百九十七章:

    目暮警官不得不分出了一部分人,他们需要去星谷绘美的小店里,那个孩子还是需要和他们去一下警视厅的。某位小学生侦探留在了这里。直到毛利兰硬拉着把他给抱出了这个有尸体的地方。

    毛利小五郎的表情里有些沉重。他就这么向前走着,星谷绘美是他曾经的同学。他们没一会儿就走到了那家很小的便当店。而在这个过程中,一直被毛利兰拉着手走的某位小学生侦探他也一直在走神。

    那个孩子利用地狱少女杀人的事情,这已经没有任何的疑问了。而在那里的那具尸体,这是他更关心的事情。某位小学生侦探一边走一边回忆着刚才所有的细节。而在这个时候他忽然抬头看了一下。

    这条路就是普通的小路。路的两旁除了树木和……电线杆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就这样,他看着那些的单一的景色向后边移动着。最后这些景色换成了那个熟悉的小店。他随着毛利兰一起走了进去。

    星谷绘美已经回来了。就在进入到这个小店以后,某位小学生侦探他看了看她。然而,在他看到星谷绘美看向了目暮警官还有毛利叔叔的第一眼的时候,他发现,她的表情看起来有一些古怪的感觉。

    刚刚她打给毛利叔叔的电话……某位小学生侦探一下子就想起了这点。她的右臂……他的嘴角轻微的翘起来了一点点。然后他又看见了她还没有系好的衣服。是什么让她可以慌忙到这样的程度呢?

    目暮警官说明了他的来意。这一下子就让星谷绘美的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她一下子就抱住了她的孩子。你们不可以把他给带走。这里边一定有误会。一定是的。她的态度有些坚决还有着疯狂。

    那个小孩子有些呆呆的,他说这的确不是他做的,是地狱少女帮他去做的。而这样的一句话就把他的母亲给吓坏了。她赶快的捂住了他的嘴巴。他是小孩子乱说的。然而这已经被所有人都给听到了。

    委托了地狱少女的人身上都会有一个印记。目暮警官就这么说了出来。他说让他们检查一下一切就都清楚了。星谷绘美呆住了。她把她的孩子抱的更紧了。她说这并不能怪他。是他该被送到地狱了。

    地狱少女,听起来应该是来自地狱的使者吧?星谷绘美就这样问了起来。她说在人类该到死亡的时候不就应该被他们给带走吗?他的孩子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就算这么做,那也是他的寿命到头了啊!

    这一切都只是命运一样。就像是某个人病死的时候,那个人的灵魂会被地狱的使者带走一样。那是他们该去的去处。这不能怪到任何一个人的身上。星谷绘美在第一时间就开始找着这种开脱的借口。

    这似乎并不是没有道理。地狱少女究竟该怎样对待。这件事其实在警视厅的内部都还没有下最终的定义。一切都是按照雇凶杀人的方向去进行的。就这样,目暮警官还有毛利侦探他们互相的望了望。

    没有谁可以私自夺走一个人的性命。毛利兰居然是第一个说出了这句话的人。她的样子非常肯定还有认真。她说,不管他用的是什么方法,没有人可以决定让另外一个人的生命就这样被强硬的夺走。

    某位小学生侦探在一旁带着笑意的点了点头。他也是同样的认为。目暮警官甚至还有毛利小五郎他们都一下子就被点醒了,他们看向了那边的那位星谷绘美。星谷绘美此刻她的脸色变得相当的差了。

    “妈妈。疼。”星谷绘美的力气用的太大了,这让那个小孩子疼的都有些掉眼泪了。他用力的挪开了他的母亲的双臂。他不动还好,这一动直接让星谷绘美的嘴裂了一下子。然后她迅速给掩藏住了。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成功的捕捉到了她的这样的表情。而目暮警官还有毛利侦探他们也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因为她的衣袖上已经透出了鲜血来了。毛利兰立刻拿出了急救箱,她立刻就要帮她治疗一下。

    当毛利兰要把她的袖子退下去的时候,星谷绘美一下子就给躲开了,她说这只是小事。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某位普通的女高中生她的表情则是一脸的不赞成。她流了很多的血,这不处理一下是不成的。

    星谷绘美依旧在躲。那样的感觉就像是她非常害怕被人看到一样。“星谷女士刚刚去了哪里?”某位小学生侦探很天真无邪的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他说,他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就不在了,他都没看见。

    这句话一出,星谷绘美的表情就更加的好看了。某位糊涂的名侦探用手砸了一下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头。这让他的头上又鼓起了一个大大的包。他只是想知道,星谷女士刚刚有没有去那边的小路。

    这怎么可能!某位糊涂的名侦探说。星谷又不认识那位被害人。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捂着他的头部可怜兮兮的说,他只是看见刚刚的被害人的身边有着一道看起来怪怪的血迹。星谷小姐又流了血。

    “怪怪的血迹?”高木警官很认真的对着某小学生说。是哪里怪怪的呢?那个地方总共有两块的大的血迹。尸体身下的肯定是砸坏那个尸体导致的。远一点的是被杀的位置。但在前边还有一条细细的。

    高木警官立刻把刚刚的照片给找了出来。两块大的血迹。在不远处的确还有一块很容易就忽视掉的一条有些长却不太宽的血迹。那个被害人致命伤只有一处而已。那条血迹的确有可能是另外一人的。

    而且……某位小学生侦探又指了指那具尸体上。有几个不大的血点。他说还有这里也很奇怪。这周围都已经没有血迹了。可偏偏这又有一点。高木警官立刻恍然大悟的点头。然后他立刻去准备检验了。

    在高木警官走之前,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又附到了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他愣了一下。然后他就看见某位小学生很肯定的带着笑容的点了点头。他说这是毛利叔叔告诉他的。高木警官就这样立刻走了。

    这会儿的星谷绘美只是紧紧的咬着她的嘴唇。有些事似乎是随时都会被揭露出来。而她的孩子似乎也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他抬头看了看他的母亲。就在他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终于最后又给忍了下来。

    没用多长的时间,警方的检测就出结果了。那些血迹的确是两个人的。一个是被害人的,而另外一个就是星谷绘美女士的。除此之外他们还确定了另外的一件事。被害人和这个孩子拥有血缘关系。

    只有直系的亲属才能有这么相近的DNA。当这句话被说出来的时候,那位星谷绘美女士她的终于有些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那个人的确是被她给杀了的。而她杀死的那个人他也的确就是她孩子的父亲。

    他回来了。就在今天。刚开始的时候她好激动。他们至少可以摆脱毅彦的纠缠了。他的哥哥回来了他应该就可以彻底的恢复了。虽然她的前夫有些固执的想要和她这么生活下去。她也认为这是很好的。

    当年他从家里离开就是和那位东出春奈一起出去玩了。是在一座很高、很深的深山里。在去之前他的心情就有些不高兴,因为他的儿子没有和他一起。东出春奈很嫌弃的表示那孩子就交给你前妻吧!

    那是他的儿子。这位花井先生本来就有气这一下就对东出春奈发了火。东出春奈当时的表情可就太难看了。在这种有很多人的地方。她也和他赌起了气来。就这样,他们之间的气氛一时间弄得很僵。

    最后还是东出春奈出声缓和了这样的气氛。他们还要一起上山玩。花井先生看了看她以后,他终于也没有那么大的气了。他说他只是想到那个女人会把孩子给抢走。所以一时之间就对你发了脾气了。

    他们又开开心心的上山了。他们以为他们会在这里度过一个快乐的时光。然而,在他们到达那里的当晚就又一次的发生了激烈的冲突。花井先生打了东出春奈一巴掌。而东出春奈把他推到了墙上。

    那个时候的东出春奈用上了所有的力气。他的头部就这样狠狠的撞到了墙上,血就这样流了下来,她一下就有些慌了。她杀人了。她该怎么办?当她在左右看看后,她突然想起这个地方不会有人来。

    东出春奈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把他的‘尸体’拖了出去。她就这样把他扔到了下边的那块石台。如果这里出现雪崩那里一定会被埋住。她就这样看了看他们上边的山顶。很大的声音就可以造成雪崩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