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01.第五百零一章

    第五百零一章:

    被害人:小野寺起生。二十五岁。在校研究生。他从很小的时候就非常的喜欢网球了。对现在国际上有哪些比较厉害的职业选手,他们最擅长的又是什么样的绝招。他每一点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今天的事,他是最期待的那个人。一开始提议要来这里的人也是他。在场的他的三个好朋友,那位仅有的女生吉森纱也子是他从幼稚园就开始的青梅竹马。矢崎亮治还有向井裕树都是大学后认识的。

    “吉森小姐的戒指……”风间信长警官仿佛刚刚注意到一样。他说,这是款限量的戒指。每一对都是独一无二的。他前一段时间才刚刚看过。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吉森小姐给买走了。他要另选了。

    风间信长警部说的很轻松。某位一直在注意着他的小学生侦探他则愣了一下。他说,风间警官和橘警官……?那位年轻的警官说,反正他们也迟早要买的。早一点还是晚一点选择这些东西这都无所谓。

    喂喂!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头上忍不住的挂出了一道道的黑线。然后,他看见那边的吉森纱也子的脸有些微红。向井裕树则帮她说出了答案。她和起生在前不久已经订婚了。等他们毕业后就结婚。

    起生他也一直带着另外的那只戒指。他这么说着就打算亮出来给他们看一看。不过等他的视线放在了小野寺起生的手上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的戒指不见了。他立刻把另外两个人叫了过来。

    小野寺起生很重视吉森纱也子。从那矢崎亮治还有向井裕树认识他们的时候,他就一直都摆出了谁都不能接近她的样子。这件事还让他们当初好好的笑了一下。不过起生却是满脸的不在乎的样子。

    他们等了很多年。吉森纱也子仿佛没有她的青梅竹马那么的敏感。她居然是过了很久才发现他对她的那种感情……而她明白她自己的感情就用了更长的时间。这直接导致他们在这两年才终于确定关系。

    当拿到那枚戒指的时候,小野寺起生简直不能再高兴了。他不论做什么事情都不会把戒指取下来。其他的人都只是笑笑。他那不这么做才不正常。向井裕树说,所以他才会觉得现在的情况很奇怪。

    这枚戒指虽然难得。对他们当事人的两个人都很重要。但它其实是不值什么钱的。风间信长警官对这件事很清楚。不管这也不绝对。或许有人根本就不知道它的价值。看他那么宝贝就硬把它抢了。

    他们最后见到小野寺起生的时间是什么时候?警方很自然的询问了这些必要的问题。是昨天晚上。他们都给出了完全相同的答案。那个时候他们四个都在。他们正在为这次的比赛感到特别的兴奋。

    几个人就这么聊了好久好久。等到他们离开的时候,天都已经黑了。还好他们去的地点是吉森纱也子的家里。所以他们几个男人就不怕这么在路上走了。他们是这么想的。没想到起生还是遇到了意外。

    这不会是简单的抢劫杀人。某位小学生侦探就这么想着。如果是简单的抢劫杀人,那么那位凶手又有什么必要把这具尸体带到这个地方来?冰帝学园的警卫工作还是很不错的。这么做是很不容易的。

    那位犯人是想让人发现他的尸体。这么想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把视线放到了被害人的那几个朋友当中去了。这个时候,警方的人也开始询问起了他们。小野寺先生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或者有矛盾?

    他的性格从来都不会招惹什么麻烦。向井裕树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除了他非常关心的人还有事物。他对什么都不关心。一个就连在洗澡都会睡着的男人,有什么人会愿意和这样的人生气啊!

    这个时候,吉森纱也子的脸色已经变了。她有些犹豫的看向了那边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矢崎亮治。有什么话想要说出来,但最终她又给忍了下去。而她这样的表情就那么的‘恰好’被风间信长警官看见。

    另外一个注意到她的目光的人就是矢崎亮治本人了。他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睁开。他说他的确和起生发生过一些小的争执。那是因为他一直关心的就只有网球。他就没注意到纱也子根本对这没兴趣吗?

    “你……”向井裕树很惊讶的看向了矢崎亮治。他为什么忽然说起了这点。而那位矢崎亮治则有些苦笑的表示,这是因为纱也子她怀疑他了。他被谁怀疑都可以。唯独他不想被吉森纱也子怀疑。

    “矢崎先生是喜欢吉森小姐?”某个露出了可爱虎牙的假小子侦探。她就这么很直白的把这件事给说了出来。那位吉森纱也子小姐有些莫名其妙的看向了他。而那位矢崎亮治他的脸果然红了起来。

    这样一来,矢崎先生的嫌疑就大了很多了。他是不想看到他自己喜欢的人和其他的男人结婚。所以在他们结婚之前把他杀掉。又为了防止他喜欢的人不死心。所以他就又把尸体给放在了她的面前。

    真的不是他做的。矢崎亮治就这么非常认真而坚定的看向了那边的吉森纱也子。他希望至少她可以相信他。然而他并没有得到她的答案。反而是向井裕树,他很坚定的对警方的人说这什么都不能代表。

    喜欢一个人是希望那个人可以开心,还有幸福的。他又怎么可能去夺走她的幸福呢?向井裕树是这么说的。他说,亮治他也只是喜欢纱也子而已。不仅仅是他,就连他自己,他也和他们一样爱着她。

    这是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回答。矢崎亮治就这么看着他。然后他最终露出了一个苦笑,他可以不用这样的。而那位向井裕树则很认真的表示,他不是为他开脱。他是认真的。没有谁会不喜欢她。

    这么说……你们两个就有同样的嫌疑了?风间信长警官只给了这样的一个回答。“没错!”向井裕树很认真的说。现在有嫌疑的人就有了两个。所以你们一定要把真正的凶手找到。不能提前就认定。

    他们会的!风间信长警官耸了下肩,然后就给了他这样一个很轻松的回答。这么说着,他带着有一点点笑意的脸还看向了那边的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某小学生侦探在注意到他的时候他立刻就躲了过去。

    等等!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嘴角不由得向上稍稍的翘起。原来如此。他知道了。不过风间信长警官就在这里。不管了!某小学生侦探一咬牙,反正,风间警官他也知道他的推理能力。这代表不了什么。

    “啊咧咧。”就这样,这种奇怪的声音又出来了。风间信长警官的人没有目暮警官手下的警官们对某小学生的习惯熟悉。但他们还是不可避免的被他的声音给吸引住了目光。包括,被害人的几个朋友。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这个时候已经跑到了吉森纱也子的身边了。吉森纱也子的脸色已经非常糟糕了。她的手被这个小孩子给抬了起来。“这不是吉森小姐的那枚戒指吧?”他看起来很天真无邪的说着。

    “这个戒指是独一无二。这件事那边的那位警官先生不是已经证明了吗?”第一个为她说话的人依旧是向井裕树。这么说着,他就想让那边的风间信长警官帮忙。而风间警官则一直在等着江户川柯南。

    吉森纱也子条件反射似的就想用另一只手把那枚戒指给盖上。不过,在她的手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就不得不停下来。她装作什么都没有的把自己的手抽回来。“裕树说的没错。它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

    这句话吉森纱也子说的有一种强装的底气。某个小学生侦探依旧在那里装成了一副天真可爱的小孩子的模样。他说她的戒指有些大了吧?这些东西在买的时候都会根据购买者的情况把大小给调整好。

    吉森纱也子会在不自觉的时候就把她自己的手指顶到戒指的最前端。然后把空隙都留到了她自己的手心的位置。就像是……故意不想让人看出来一样。这句话说完吉森小姐愣了一下。那枚戒指就掉了。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吉森纱也子根本就没想过那枚戒指会掉。就因为她在刚刚那一瞬间的分神。这枚戒指的确是有些太大了。她想要给它捡起来。不过这一次又被那个小孩子抢了先。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么拿着那枚戒指。他看起来就像是有些好奇的看了又看。最后他又一次发出了类似刚刚的‘啊咧咧’的声音。这让‘围观群众’都感到好奇了。他这是又发现了什么吗?他们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