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02.第五百零二章

    第五百零二章:

    吉森纱也子的戒指上有一些很明显的划痕。这些划痕的位置都在内部,看起来还都是新伤。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么把他看到的说了出来。吉森小姐到底是做了什么才把这枚戒指弄成这个样子?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还在这里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那边的某个女高中生侦探则在不知不觉的时候就已经走到了看台后边的那些栏杆的旁边。她说,这里也有一些新的擦痕。看起来是今天才弄的。

    戒指上的划痕和这些栏杆上的划痕完全可以吻合。他们应该是被同样的绳子给勒出来的。警方的人立刻就去进行了更详细的检测。然后在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的提醒下,他们翻过了这栏杆跳到下边。

    就在这个栏杆稍微往下一点的地方。那里就有一个不长的钉子钉在了那里。沿着这个钉子往下到达地面的时候,他们就发现这里有一些被丢弃的绳子。而在这些绳子的上边他们依然可以找到那种划痕。

    这些绳子大概就是固定住那具尸体的。世良真纯是这么猜测着的。然后,那位凶手还找了另外一种很细的绳子把这具尸体和掉到上边去。这样一来,那个人就可以随时都把他的尸体给拉上去了。

    她说的对不对呢?某个假小子侦探露出了她那可爱的虎牙,然后她就对着那个已经不知道该有什么样的反应的吉森纱也子小姐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而直到这个时候,向井裕树才终于是彻底沉默了。

    现在这么多的证据都已经摆在了他们的眼前了。他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说服他自己这件事不是吉森纱也子做的。他就这么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向了她。他们的感情那么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吉森纱也子低低的笑了。她最终从她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些很长很长的钓鱼线。这些钓鱼线上有摩擦的痕迹。戒指上的,还有那边的栏杆上的痕迹都留在了那里。她说,这一切都是因为她不小心。

    不过,这些还是要怪他。是他一直在她的耳边说着那些网球的事情。他们本来都已经离开他家了,但他居然又为了和她说那些关于该死的网球的事情他又折返了回去。这让她在当时一下子就愤怒了。

    她想让他闭嘴。所以,她就只是那么简单的推了他一下。结果他的头部就直接的撞到了她家的墙壁上了。那时的她非常的害怕。如果尸体在她家被发现的话……即使在外边发现她也是第一个被怀疑的。

    他们会在第二天去冰帝学园看网球。吉森纱也子忽然想起了这件事。如果是他的尸体是在冰帝学园被发现的话……那么他或许会被认为是遇到意外,又或者是谁因为一些其他的原因想让他的尸体出现。

    喜欢她的人很多。吉森纱也子对这件事她的心里非常的明白。比如,他们一起去的,小野寺起生的那两个朋友。她完全可以把嫌疑推到那两个人的身上。这次的地点又是在冰帝。这是最好的一个机会。

    “吉森小姐并没有在冰帝学园上过学。”这是某位大少爷。冰帝才没有这么不华丽的毕业生。他是这么想的。而那位吉森纱也子她只是露出了一个很骄傲的表情。那是当然。这根本就不用在这上学。

    某位金发的少女一直在旁看着他们的这一切。而这个时候,她忽然开口了。“吉森小姐曾经有个朋友是在冰帝上学。”是在为迹部景吾解释。当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不过这都在最后烟消云散了。

    那个好朋友喜欢小野寺起生。但她又知道小野寺起生喜欢着吉森纱也子。这样的痛苦让她在最后的那段时间里一直在勉强的维持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最终,那个女孩子还是非常落寞的离开了这个城市。

    她断了她所有的联络。这本来是想让她忘记那个人的最后的一个方法。只不过,她没想到的就是在离开这座城市的第一个月,她就因为在路上分神的原因。然后被一辆飞驰而过的汽车给撞死了。

    这些信息就是她的战利品。吉森纱也子是这么想的。曾经关系那么好的好朋友的死亡在她的眼里居然什么都不是。连一点点的为她难过的表情都么有。想要和她争的人。他们的最后的下场一定不会好。

    吉森纱也子真的很可怕。矢崎亮治还有向井裕树他们就像是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她一样。而那位他们喜欢的女生则露出了一种轻蔑的笑容。你们本来就不认识我。你们敢说,你们喜欢的那个人真的是我?

    这怎么可能有错?!向井裕树本来是想要这样说的。他的话也已经出口了。这个时候的矢崎亮治拦住了他。吉森小姐说的没错。他们喜欢的的确不是真正的她。是她伪装的样子。还有起生心里的样子。

    他们是同学,但最初他们两个只是和小野寺起生成为朋友的。男孩子嘛!总是很容易就聊到一起。在那个时候小野寺起生就一直在他们面前说着吉森纱也子的好话。直到他们与吉森也非常熟悉了。

    带着这种先入为主的心态。他们就这么没有深入的去了解就相信了这个女孩。渐渐地,他们就都被她给吸引住了。渐渐地深深的喜欢上她了。甚至会嫉妒小野寺起生。他们早就把这些的源头都忘了。

    这两个男人就是按照吉森纱也子的说法说下去的。但他们这样让吉森纱也子一下子就愣住了。不该是这样的啊!他们应该说,他们爱的就是她。无论她真正的样子是什么样。他们从来都没有爱错。

    她的魅力难道不够吗?这怎么可能?!她对于这一点完全就是不相信的样子。那一定是因为她杀了一个人。所以他们想要为他们自己开脱。呵呵,真可笑啊!如果当初她说出来,他们都会帮她杀人。

    吉森纱也子终于被警方的人给带走了。而当风间信长警官走的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才在内心里稍稍的松了一口气。不愧是女高中生侦探。那边铃木家的二小姐的表情里对某假小子全都是钦佩。

    这里的比赛结束了,案子也结束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样和毛利兰他们一起离开了这所学校。在临走的时候他又看了看那边的伊藤朔月。某位金发少女只是很随意的站在那里。仿佛什么都不关心。

    他们并没有回到毛利侦探事务所呢!准确的说,他们才刚刚离开冰帝学园没多久,他们就看见了安室先生的白色马自达停在了一旁。前边就是『King』了。安室先生难道今天是在这个地方打工?

    这么想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立刻就跑了起来。毛利兰和铃木园子都没有反应过来了。还是世良真纯指了指前边的那辆马自达。柯南应该是看见了这个。所以他去找那位安室先生去了吧?她这么猜测。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没有找到安室透。这里的其他的服务生表示他刚刚才离开。看起来挺急的。他们从来都不会过问他这方面的事情。毕竟这里边的生意都是靠着他的。得罪了他,老板会不高兴的。

    到底是什么事?当毛利兰、铃木园子还有世良真纯他们赶到这里的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只能无可奈何的表示安室先生刚好离开了。世良真纯表达了真是不巧的意思。她一直都想见见毛利侦探的徒弟。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们几个高中女生就这么说笑着,然后从这个咖啡店里离开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在这一路上他都在低头思考着什么。那位女高中生侦探则一有空她就悄悄的看向那个小侦探。

    第二天一大早,毛利侦探事务所就多出了一个人。那是一脸灿烂的笑容的安室透。他的双手正端着一个放满了点心的托盘。他想毛利老师,还有兰小姐和柯南。这么早他们一定还什么都没有吃呢!

    这些甜品可是他特意从『King』带回来的。那位浅金色头发的年轻侦探眨了眨他的一只眼睛。他昨天一回去就听说他们去找他了。不过是什么事呢?他的眼睛里写满了单纯还有好奇。他并不知道。

    “安室哥哥没有接到梓小姐的电话吗?”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有些意外的问出了这个问题。安室透在听了他的话后看起来是愣了一下子。然后他又露出了笑容。他说,他到现在还没来得及看一下手机呢!

    “你能有什么事?”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斜着眼看了看他的这位得力学生。那位金色头发的年轻侦探则看起来有些乖巧的样子。昨天他在调查一个案子。用了他很长的时间。结束以后他实在困的不行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