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04.第五百零四章

    第五百零四章:

    前边的露天网球场早就被废弃了。现在已经遍地都是杂草。在这个旧网球场的一旁有一个仓库。警方的人最终是从这个仓库里找到了那辆肇事的汽车。这是那边那位年轻的金色头发的侦探提出的。

    这里距离事故发生的现场太近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都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呢!他就这么以一种有些复杂的眼神看着他。安室透很严肃。不过,在感觉到他的视线后他回给他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某位糊涂的名侦探这会儿很骄傲。那个样子就像是这是他自己提出来的一样。他大笑的舌头都快缩不回去了。然后他还不忘记告诉安室透让他不要骄傲。那位金发的年轻侦探则一副很乖巧的样子。

    他是怎么想到这里的?高木警官的脸上都写着对这件事的好奇。某位年轻的侦探微翘起了一点点的唇角。不过他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呢!某小学生侦探就主动说,“是因为这里是最不容易被想到的吧?”

    大路太容易被人发现。那两条小路,其中一条一定会有人追过去,这很难才能顺利的逃脱。而另外一条那基本与那条大路没有什么区别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说,大概那位犯人就想到了这一点吧!

    那位金发的年轻侦探点头肯定了他的回答。他就是这么想的。这个仓库在很多年以前就废弃了。所以那个人大概是认为这里不会有人会来。它的大小又刚好可以让一辆车子很顺利的从里边出入。

    就这样,警方的人从这辆车的内部收集了一些毛发还有指纹。然后他们又根据这辆车的车牌找到了这辆车的主人。他就住在另外一条路会经过的那个住宅区。在看到警方来了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慌了。

    没有任何的抵抗。那个人就承认了他做下的这个事实。这都怪他。是他该死。当这个人满是怨恨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很多人都说过的话的时候,目暮警官甚至是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他们都惊讶了一下子。

    这个男人很年轻。在艾伦·布雷恩上次来日本的时候他的年纪就更小了。目暮警官都想不到他为什么会对他产生这样的怨恨。他露出了一个半月眼的表示,他不会是因为他赢了某个他喜欢的球员吧?

    当然不可能是这样!那个嫌疑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他说那个男人犯下的错才没有那么简单。他不会没有道理的就想要杀死他的。他这么说着,那种憎恨的感觉就更加的强烈了。他是最正当的。

    艾伦·布雷恩他欺骗过一个女孩子。他骗了她的感情,骗了她的一切。到最后他又抛弃了她。就这样那个可怜的女孩子因此选择了自杀了。那是他这辈子唯一爱过的女孩子。他最终都没能救的了她。

    在说到这件事的时候,那个男人的伤心还有痛苦他没有保留的完全的表露了出来。他为什么当时就晚了那么一会儿才到。只有一小会儿。他在接到了她的电话后他已经立刻就赶过来了。他还是晚了。

    不对!他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阻止他们。如果她没有爱的那么深,她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笨的选择。他紧紧的攥紧了他自己的手。如果那个时候他就杀了他就好了。等了这么久他才终于把他给等出来。

    这个家就是那个男人和她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我本来是想把他的尸体给带回来的。不过,在最后一刻我后悔了。我不想让她在死后还不得安宁。他想,在另外一个世界她一定不会再想见到这个人了。

    一股脑的这个人说了很多。高木警官看起来是完全不能理解的样子。他只是对他说,可是布雷恩先生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来过日本了。那个嫌疑人则一脸这没什么的表示,这只是他对外公开的说法而已。

    他在前不久就还在这里。那个人的样子很肯定。不仅是前不久。这两年他就一直都生活在了东京。而高木警官一脸这不可能的样子。他说,他们已经调查过。艾伦·布雷恩先生近十年都没有出入境。

    那位嫌疑人有些愣了。而正当他还要说什么时候,那边的高木警官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他说,而且布雷恩先生最近的行程一直都是公开的。每一场比赛和练习赛,他这段时间可是去了不少的国家。

    当那些比赛的消息,还有当地的各种平面还有视频新闻都被翻出来的时候,那位嫌疑人他的嘴张得老大的,这不可能。这个时间他正在和她约会。他怎么可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这一定是冒充的。

    你真的确定那个人就是艾伦·布雷恩先生吗?某位糊涂的名侦探终于受不了的问了出来。那位嫌疑人他低下了头,然后他又猛地抬起了头来。这不会有错的。因为她对我说过,那个人是……

    她说,她喜欢的人是这个世界上网球最厉害的人。她说,她很喜欢看着他在网球场那种满场飞舞的感觉。她说,她以前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网球这么有意思。还在恋爱的她对着他说了一大推的这种事情。

    “世界上网球最厉害的人不就是他吗?”那位嫌疑人很理所当然的给了这样的一个答案。这一下所有人的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子。喂喂。不用这么当真吧?那个女孩说的应该只是她心里认为的。

    “不会的。”那个嫌疑人依旧是这么执着的相信着。他说,那个女孩从来都不会骗他。她说是世界第一的网球手那一定就是世界第一的网球手。这一下让在场的这些人都无言了。他们先回警视厅再说。

    艾伦·布雷恩的情况还不知道怎么样。那位嫌疑人在最后的时候他特意关心起了这件事来。然而他很失望的感慨原来他还没有死。他都已经特意让车子在他的身上碾压过去了。他居然还能活到现在。

    在这边的事情都结束以后,某位金色头发的年轻侦探已经在第一时间就赶去了医院。艾伦·布雷恩先生还在抢救室。这是那里的护士告诉他的一句话。他就这样以一种很焦急的眼神看着那个指示灯。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是第一个发现他准备离开的。但他却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某位糊涂的名侦探这次并不比他晚太多。他们叫上了毛利兰就追了上来。布雷恩先生是他多年未见好不容易才能见面的朋友。

    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故意的摆出了一副看起来很靠谱的样子。他说他不用太担心。他的朋友一定不会有事的。而那位年轻的侦探他只是冲着他露出了一个有些放松的笑容。当他转头后他就又有些凝重了。

    苏格兰、伊达航、松田、艾琳娜老师。已经有太多的人离开他了。这位年轻的侦探不知道他现在该有什么样的表情。他要不要期待着这件事?不对!伊达航都已经被救回来了。他的身边并不是都会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这次的急救用了太长的时间。终于,上边的急救指示灯灭了。没有多一会儿一个医生就从手术室里边走了出来。他带着笑意的摘下了他的口罩。手术很成功。他暂时没有危险了。

    他伤的很重,右臂还有右腿都是粉碎性骨折。内脏也有很严重的损伤。所以他们一定要时时注意着他的情况。如果有哪点不对劲的话就立刻通知他。如果他下班了以后,他们也可以联络值班的医生。

    他的手臂……还在这里留守的警方的人,在得知他的手术已经结束后立刻赶了过来。他们向这位医生询问了这件事。他打网球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吧?他可是……如果他不能打网球了这可就真的严重了。

    这还用说吗?那位医生有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在这里捣乱的那些警察。他说,这当然会影响。即使是恢复到了最好的情况,他也不会使太大的力气了。像是网球这种需要力量的运动他们就不用再想了。

    艾伦·布雷恩是世界排名第一,他自己又非常的热爱着网球。这件事要让他知道对他的打击一定会非常大的。某位金发的年轻侦探他不由自主的去扶住了他当初受伤的位置。这是一个很糟糕的结果。

    某位年轻的侦探他的脸色很差。而那位糊涂的名侦探却拍了拍他的肩。他想要安慰他一下,但又不知道从哪里开口。最终他只能说,艾伦·布雷恩能够活下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应该庆祝一下。

    又是一个有些勉强的笑容。这位年轻的侦探说,的确是这样呢!他还活着这就太好了。这是出自他的真心。没有什么比活着更重要了。这是他对待他的朋友们的看法。唯独他似乎把什么给忘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