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05.第五百零五章

    第五百零五章:

    艾伦·布雷恩终于醒了。在他睁开眼睛的瞬间,他第一眼看到的就是zero。他一下子非常的开心,他打算用手把自己的身体给撑起来。然而这个时候他才发现,他的手臂连一点点的感觉都没有了。

    他记得……这位网球手他很努力的在回忆着。那个时候有一辆车冲向了他。那辆车开的很快,他来不及躲就这样被撞倒了。再那之后那辆车子直接从他的身上碾压了过去。其他的他就再也不知道了。

    zero有些疲惫。在看到他愣住的那一刹那,他的表情有一些黯淡的感觉。艾伦·布雷恩则笑着对他说不要这么的表情嘛!他不要紧的。最坏的情况就是以后再也不能打网球了嘛!他也想做做其他事情。

    那个撞了他的人已经被找到了。那位黄色头发的年轻侦探把这件事告诉给了艾伦·布雷恩。他是错把他当成了另外的一个人。在听过了这些之后那位布雷恩先生有些苦笑。他这还真是不太幸运啊!

    艾伦·布雷恩流露出来的是一种豁达的感觉。网球是他很难放下的东西。但在他的表现里就跟是无足轻重的东西一样。在看到他眼前的人还是有些不信的时候,他说遗憾,他只是遗憾不能和他比一次。

    不过,就算他没有受伤,他们也不可能认认真真的比一场了吧?就这样,那位艾伦·布雷恩先生看着他前边那个看起来就像比他小很多的同龄人。而那位年轻的侦探只是说他为他准备点吃的东西去。

    当这位年轻的侦探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从没有关严的门里他看见了房间中的那个人的情绪一下子就有些崩了。他已经拿过了很多冠军。世界排名也到了第一位。他没遗憾了。可是网球就是他的生命。

    门外的安室透终于忍不住的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看见了正向他们这边走来的毛利老师。还有兰小姐和柯南。他们是来看看艾伦·布雷恩先生的情况的。毛利兰还特意准备好了吃的东西给他带过来。

    就这样,某位年轻的侦探把他们都带到了病房里。你们是……那时候的孩子。艾伦·布雷恩先生认识毛利兰还有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谢谢他们,帮他把他最重要的好朋友给找到。他看起来很真诚。

    安室先生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心里默默的加上了这样的一句话。而那边的安室透依旧很安静。就和他平时完全不一样。他就那样看着艾伦·布雷恩和他们几个在随意的聊着一些事。

    艾伦·布雷恩的心情很好。刚刚的那种痛苦仿佛就只是他的错觉而已。某位年轻的侦探觉得有些闷了点就独自一个人出去了。把这个空间留给前来关心艾伦·布雷恩的人。他又一次什么都不能做。

    某位年轻的侦探还没走出多远,他就看见冰帝学园的那个迹部景吾就出现了。他是伊藤朔月的青梅竹马。他也知道他曾经调查过他。他没有去打扰这个人。而是选择另一条路走。他记得他和艾伦认识。

    迹部景吾说,他会找来全世界最厉害的医生。他会把他的伤给治好。他扬着头一副很骄傲自信的样子。迹部家的财力还有实力让他可以把那些人给请来。不过有些事是再高明的医生都没有办法的事情。

    世界上最好的医生,迹部景吾这么说着,他其实已经这么做了。只不过那位医生还需要一点时间才能赶到东京。这件事还是他的父亲亲自去联络的呢!某位大少爷这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父亲这么着急。

    他们是很好的朋友。艾伦·布雷恩先生的脸上带着一些很温暖的笑意。在他的比赛需要赞助的时候是迹部家第一个向他伸出了手。那个人对他说过,其实他对网球并不太感兴趣。是他的儿子喜欢。

    迹部景吾请来的医生终于赶到了。他们借用了这个医院的一些位置。然后用了医生自己带过来的那些贵重的仪器。最终的结果却是那个人很沉重的摇了摇头。即使骨头可以治好。他的心脏也受不了了。

    这样啊!艾伦·布雷恩在听到这个结果以后,他的脸上稍稍的流露出了一点点的失望的表情。不过很快的这种表情就被他很好的给掩藏了起来。这个结果其实他早就可以猜到了。根本就什么意外的。

    就当,他们都认为他一定会远离他热爱的网球的时候,某个金色头发的女孩子出现了。她并没有和他们一样走到艾伦·布雷恩所在的病房。她是走到了安室透的身边。你希望他可以回到网球场吗?

    她要的只是他的一个答案。如果他希望,这对她来说不过是一个很简单的事情。某位金发的少女她的表情是淡淡的。而那年轻的侦探愣了一下。他的肩上就是她给治好的。她的确有能力治愈这些伤。

    不是合作的伙伴,不是她认可的朋友,不是和她一起的人,现在的伊藤朔月愿意出手帮忙,这是很难得的一件事情。而那位金发的少女则笑着说,这不是无关的人。因为他的伤不治好你一定会受影响。

    怎么向他解释这就是你的事情了。某位金发的少女就这么离开了。她似乎并没有去病房。只不过当第二天,艾伦·布雷恩从梦中清醒了以后,他就发现他的身体都不一样了。他就像是从来都没伤过。

    这是怎么回事?艾伦·布雷恩以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向了一直在这里守着的安室透。安室透揉了揉他刚刚睡醒的眼睛。他的样子有些出奇的可爱还有单纯?这样的表情,他就是小的时候都没有见过。

    很开心和灿烂的笑容。那是种就连阳光都要逊色的感觉。艾伦·布雷恩先生直接的就看呆了。他和以前的他不太一样了。那时候的他连笑一下都不太会。他一直在想他什么时候能看到有人能把他逗笑。

    人总是会变的。那位金发的年轻侦探就这么给了他一个答案。外边的阳光就这么照在了他的身上。艾伦·布雷恩忽然觉得这样的感觉很温暖。他还真想见见能让他改变了那个人。他就这么说了一句。

    那位金发的年轻的公安警察先生愣了一下。然后他的嘴角有了一点点苦涩的感觉。他说,为什么你就认为一定是有人改变的呢?或许只是我想通了。所以想要改变一下自己。这样不是很好吗?

    艾伦·布雷恩只是笑了笑。他当然不相信这一点。至少是发生过什么事情吧?不过他的朋友不想说他也就不会勉强他说。他又对他继续说起了他自己的情况。你是知道我已经康复了吧?他这么猜测。

    某位金发的年轻侦探轻微的翘起了一点点的唇角。他说,是魔法师哦!是魔法师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把他的伤治好的。这个答案让那位艾伦·布雷恩先生的表情又露出了一个惊讶。喂!他是在说认真的。

    那么严重的伤,那么迅速的恢复速度。这么说着,艾伦·布雷恩也开始思考起了这个问题来。那位金发的年轻的侦探他只是半眯着眼的看着他。最后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说他想不出还有其他答案。

    “谢了!”艾伦·布雷恩很随意的开口。看起来完全感觉不到一点的真诚。不过某位金发的年轻侦探却看起来很习以为常了。他没有问艾伦为什么会认为这和他有关。因为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情了。

    迹部景吾找来的医生又要为艾伦·布雷恩做检查了。然而检查的结果是令他感到惊讶的。他已经完全好了。不仅是骨头,就连他的内脏都已经恢复如初了。甚至比大部分没有受过伤的人都还要更健康。

    那位出色的医生简直不敢相信他的眼睛。这怎么可能?当他确定这是真的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一种难以掩藏的兴奋。他一下子就冲到了艾伦·布雷恩的身边来了。他想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他是医学方面的天才,又有了很多年的经验。他从来都不认为还有什么可以调动他情绪的。即使这次他遇到一个非常困难的病情。他也只是习惯的打算按部就班的做下去。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这位医生在到了这个病房的时候,他的样子已经看不出有多心急了。他只是很平稳的告诉了艾伦·布雷恩这个好消息。他已经彻底痊愈了。随时都可以出院。这是一个奇迹。他们知道这是怎么好的吗?

    艾伦·布雷恩看了看那位金发的年轻的侦探,他笑了。然后回头向那位医生耸了下肩表示,他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是魔法师吧?他完全的照搬了他的好朋友的说法。那位医生却低下头认真的思考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