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09.第五百零九章

    第五百零九章:

    荒牧久男很镇定。他说他们不能靠这些猜测就定他的罪吧?他喜欢渡边季美是真的。有哪个男人会不喜欢这样天真可爱年轻的女孩子呢?小咲的年纪已经太大了。她早就不能再满足他的要求了。

    可是,一个人喜欢一个人这不代表他就会为这个人放弃一切。他的妻子是荒牧咲。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把她给换掉。这样就够了。他也不会计较她在外边做出的那些事情。这就当时他对她的补偿。

    很让人不舒服的一段话。但荒牧久男就可以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来。正因为这一点他永远都不可能想去杀死荒牧咲。而在他说这段话的时候,他身边的那个娇小的女孩子的脸上已经有些扭曲了。

    现在的一切都可以清楚了。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表情里已经是满满的自信还有笃定的感觉了。他把某位怪盗少年拉到了一旁。这一次他需要他的帮忙。他现在还不想每一次的案件都由他自己出面解决。

    黑羽快斗就这样很可怜的被那个小侦探给退了出去。“凶手的确是荒牧久男。”他就这么简单的说了起来。而这让那位荒牧久男先生吓了一跳。他说,这不可能。现在还继续被怀疑的人不应该是他。

    渡边季美一下子就把旁边的桌子给捏坏了。有这样的力气,她想要杀死小咲这不是非常容易的一件事情吗?她不是像她外表表现出来的那么柔弱。在他不知不觉中这句话就已经被他给脱口的问了出来。

    “正是因为她的力气太大了所以她才不可能。”黑羽快斗的声音这么说着。而黑羽快斗本人他则有些郁闷的看了一眼躲在一旁的某名侦探。这些内容其实他自己说就可以了。根本就不需要那家伙出声。

    荒牧久男很不明白。就连目暮警官他们也都不明白。某怪盗少年则露出了一个非常自信笃定的表情表示,这还不简单。你们也看到了荒牧夫人有着明显的挣扎的迹象。如果凶手真有那么大力气……

    渡边季美的力气可以直接让那个人一动都不能动。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制造出这样的被害现场来。不信的话,黑羽快斗就这样让警方的人找渡边季美来试一次。并且他还嘱咐了渡边季美要留一些力。

    警方的人按着‘黑羽快斗’说的那样去做了。他们的确是连一点点都不能移动。不仅仅如此,那个被抓住的地方还有一种随时都会被弄骨折的迹象。渡边季美她也很明白的立刻就把自己的手松开了。

    她的力气从小的时候就很大。不论是多重的东西她都能拿得起来。但她也会把很多东西都给弄的坏掉了。这让她感到非常非常的痛苦。她只有慢慢的学会克制。学会轻力。就这样她才能生活的正常。

    就算不是季美做的,那位李先生不是更有可能?!为什么一定要说是我?他说,你们根本就没有证据吧?而黑羽快斗表示不是这样。他留下了很重要的一个证据。就连他都差一点错过的一个证据。

    你说过她送的是一个钟吧?这件事就连渡边季美都不知道。你又说过在这之前都不知道荒牧夫人来了这里。黑羽快斗的声音似乎比刚才更有力道了。在你说出的这个东西之前警方都还没来得及说呢!

    喂喂!这个家伙又开始自作主张了。某位躲在后边的小学生侦探的嘴角忍不住的抽了抽。不过他的嘴角也顺着向上翘了一点点。这个家伙说的正好是他要说的那些。他缓缓地把蝴蝶结变声器放了下来。

    黑羽快斗的气势很强,这一下子就把那位之前一直都很镇定的荒牧先生给镇住了。他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然后他的脸上出现了一点后悔的颜色。他说这是他太大意了。他只是想让他们注意到这点。

    荒牧久男终于承认了。他说他之前说的都是真的。他从来没想过要和小咲离婚。他在心里也认可了她和那位李先生在一起!原本就应该是这样啊!可在他看见她居然那么认真的为那个人选择礼物时……

    他知道他的妻子来这里了。从她入住这里的第一天他就知道了。只不过他一直都没有说,然而他还是看见她专门又从这座小岛赶回东京,然后又从东京跑回来。这个过程她只用了还不到一天的时间。

    当时的她很小心翼翼的抱着一个精致的盒子。盒子里是他对她说过的他最喜欢的一件东西。难道是她给他买的礼物?这么想着,荒牧久男开始想最近有什么特别的日子?对了。再过几天是他的生日。

    怀着那种很期待的心理。荒牧久男在等着他的生日的到来。就在今天,他一个没注意和荒牧咲碰到了一个正着。她对他的出现感到非常的意外。而荒牧久男则想趁着这个机会就把她给他的惊喜说开了。

    真的没想到你会记得我的生日。荒牧久男一脸的开心的对荒牧咲说。而这让荒牧咲的表情一下子就愣住了。然后她转而笑着对他说抱歉啊!她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等她回去以后她会把这个礼物补上的。

    这一下愣住的人换成荒牧久男了。他说那你之前拿着的那个盒子……荒牧咲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是什么时候就跟着我的?她开始指责起了他来了。她是很认真来这里工作来的,可是为了玩的。

    莫名的有一种怒气就直冲到了荒牧久男的头上。他说,那个东西她是不是送给了那位李先生?荒牧咲有些不耐烦的表示,你既然都看见了那还问她做什么。她说,她希望他至少不要干涉她工作上的事。

    这么说着,荒牧咲进了洗手间。在过来之前,她不小心摔了一跤,还好她的礼物没有摔坏。只不过她的手上沾了一些土,还有一点点的擦伤。刚刚又是立刻就遇到了李先生。她都没时间稍微清理一下。

    就在她专心在那里清理手上的伤口的时候,荒牧久男就这么突然的冲了过来。他的力气很大,动作来的又太突然了,荒牧咲根本就没来得及呼救。她的头就被压到了水池里。她只能拼命的挣扎了起来。

    想要呼救,但是水池中的水一下子就冲进了她的嘴里,她只能赶快的闭上了嘴。其实她有过好几次都差一点就成功了。如果不是被脆弱的脖子被他给狠狠的按住了。那种拼尽了性命的力气能挽回什么。

    荒牧久男在说这些的时候,他的表情中既有不屑,又有着一些不甘心的感觉。然后的事情……他看着在水中已经再没有力气挣扎的他的妻子。他忽然想起了一个事情。在刚刚他差一点就把这给忽略了。

    这次的案子终于就这么结束了。目暮警官他们称赞了一下黑羽快斗。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则从一旁也走了出来。然而这个时候有一个男人从外边走了进来。他就是那位李先生。警方的人已经认出了他。

    刚刚他走的太突然了。他们的事情还没有谈。所以,他对在急着叫他回去的他的夫人说了一声以后就又折返了回来。那位李先生就这么感慨的说着。他说他没有想到这么一会儿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她送的礼物。他给他的妻子发过去了照片。她很开心。那位李先生说到这里,那边的铃木园子她忽然发出了一个惊讶的声音,柯南还有黑羽同学他们不是说……她似乎又认为说出来不合适所以闭了嘴。

    铃木园子是铃木家的二小姐。这位李先生见过她的样子。他在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她想要说什么。他说荒牧夫人是费了很大的心思为他们挑选的礼物。这还是他的妻子在和她逛街时候就看上的一件东西。

    没有人会介意这么费心思的礼物。即使有一些不好的寓意。但这些荒牧夫人又不知道。这位李先生从外表看不出来他还是个很温柔的男人。他说,如果让他的妻子知道这件事,她一定会非常伤心的。

    荒牧夫人是他的妻子来日本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因为他们在一家商店看过同一个艺术品。就那么简单的认识了。他们很聊得来。在接触以后,他们才知道原来这个人这么厉害。她知道的事情非常多。

    他们很信任荒牧夫人。在经过了一番商量之后,他们想要把她做的艺术品都买下来。本来他签约的日子就在这几天了。那位李先生的表情看起来有一些悲伤的样子。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他问。

    “你不要这么假惺惺了。”荒牧久男还没有被带走。他一副非常生气的样子看着这位外国人。这让那位李先生有些不解。这个人的样子他貌似是见过的?对了。他记起来了。他是荒牧夫人的丈夫。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