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12.第五百一十二章

    第五百一十二章:

    水口章夫,就是这座房子的主人他准备把这个家的所有人都聚集到了一起。毛利小姐还有那个叫柯南的孩子是安倍小姐的好朋友。他难得才把安倍小姐给请到家里。如果能帮到她的朋友就再好不过了。

    那封邀请信不可能是他寄出去的。他其实心里已经有了一个怀疑。在这个怀疑说出来之前他还是想让毛利小姐他们放心。他是在认真的帮他们想办法。而事实果然如此,没有一个人见过这封邀请信。

    邀请信邀请的是一个叫‘工藤新一’的人。水口章夫的独生女水口惠子对这件事感到了不解。“可他们之中没有一个叫工藤新一的人啊!”毛利兰只得向他们解释,新一有事脱不开身让他们替他来。

    原来是这么回事!水口章夫的妻子水口真美子把他们的女儿抱到了她自己的怀里。她说,他们也不知道这封信到底是谁寄出来的。然后,她扭过头看了看那边的水口章夫,叔叔他们怎么还没有下来呢?

    他们的动作的确有些慢了。他家的女仆的确是先去叫惠子和真美子的。叔叔他们的房间稍微远一点在这些房子的最后方,但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了。平时他们根本就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就会过来。

    这么说着,他准备过去看看。然而,他就看到了匆匆从外边跑过来的女仆。她的样子非常的焦急还有慌张。她说,“不好了。不好了。主人。宽次郎主人他……他在他自己的房间里莫名其妙的死了。”

    毛利小五郎还有江户川柯南这两名侦探在第一时间就跑了出去。不过他们并不并不知道那个人在什么地方,在跑出了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只能停下来互相的看了看。然后就看到了从后边追来的女仆。

    在这名女仆的带领下,他们终于顺利的找到了水口宽次郎先生的房间。在这个房间里有一个年纪有些大的女人。她在很痛苦的哭泣着。在她的身边有一个年轻的男人,他拍着她的肩给她以一个安慰。

    在他们的前边有一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应该就是女仆小姐说的宽次郎先生。毛利小五郎走上去检查了一下子。这个男人果然已经死亡了。时间至少在两个小时以上。他就这样做出一个很急促的判断。

    死亡原因是窒息。从外表看起来完全没有外伤。某位小学生侦探跟在了他的后边。由于毛利小五郎一直在前边挡着他也没有办法靠近这具尸体。不过他感觉到这房间有些不舒服的感觉。那种阴森的……

    安倍小姐还有涉谷一也他们都是在这之后来的这里。没多久,水口章夫也赶到了这里。他向他们介绍了一下这个情况。而且,因为叔叔对这件事一直都很不赞成,所以他们来了以后他也让避开了这里。

    宽次郎吃完了饭就说有心烦想要回房间。水口宽次郎的妻子,水口裕子一边在擦着她的眼泪,一边很难过的向那个看起来很专业的人说。他对请那些阴阳师来家里一直不赞成。我以为他是因为这件事。

    如果她跟着他一起回来了。而不是在院子里随便逛逛,她是不是就可以阻止这件事的发生?他们就这么很认真的追问着毛利小五郎。然而这些再说什么都没有用了。水口宽次郎不可能被救回来了。

    毛利兰已经帮忙打电话报警了。这个小村庄距离警视厅的距离有一些远,目暮警官他们大概还要一段时间才能赶过来。这家的主人,水口章夫的表情却一直都非常的难看。似乎从到这里就开始这样了。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一脸天真的询问他是怎么了。而那位水口章夫看了看他,然后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表示,当初他的父亲也是一样的死因。只不过他的父亲有很严重的心脏问题。有时的确会供氧不足。

    宽次郎叔叔的身体非常的健康。在水口章夫的认知里一直都是这样的。这样一来,他的死因就有相当大的可能和他的父亲一样了。他的心里不由得这么猜测着。这座房子里的幽灵可能随时都在作祟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不知道在哪里就会被那些幽灵杀死。这样的感觉让人感到从心底发出了的害怕还有恐惧的感觉。安倍小姐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到了这个地方来了。这终于让水口章夫感到一些希望。

    安倍小姐务必要要帮他们把这个幽灵给除掉。水口章夫是这么说的。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她的表情则淡淡的,这个地方的确有恶灵的存在。不过他并不是被恶灵杀死的。这么说着她看向了那边某小学生。

    不是被恶灵杀死的。水口章夫愣住了。那宽次郎叔叔又为什么会死?难道他的心脏也和父亲一样出现了问题了吗?他父亲的心脏问题是天生的。在那之前他都已经治疗过很久了。这不是突然就来的啊!

    这是一起杀人案。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就炸么把这句话当着众人的面说了出来。某小学生侦探难得的在一旁点着头。而这个时候被害人的妻子水口裕子女士说,这是不可能的。这个房间的门是锁着的。

    和彦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把这门给推开的。刚刚的那位女仆也证实了这一点。是她先在外边碰到的裕子夫人还有和彦主人。他们说要陪她一起来骄傲宽次郎先生。没想到他们怎么也叫不开他的房门。

    他们在外边叫了很久。但里边一直都没有回应。这让水口和彦有一些心急了。他干脆选择硬是把这个门给撞开。这个门很结实。他试了好几次,用了非常大的力气。和彦先生才终于把这扇门给撞开了。

    门被撞开后,水口和彦还差点摔一个跟头。而水口裕子她非常的着急她连看他的情况都没来得及看的就直接跑到了那边的床的旁边。她看见她的丈夫就躺在那里。她要问问他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反应。

    他的脸看起来非常的可怕。水口裕子的感觉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的不好。这不是一个人会流露出来的表情。但她没有多想,她连忙就想要把他给叫起来。可是已经太晚了。他的身体已经彻底的冷了下来。

    大声的尖叫,这是水口裕子的第一反应。水口和彦还有那位女仆在听到她的尖叫声后,他们的样子就立刻变得紧张了起来。在这之前,水口和彦就已经感觉到不好了。他毫无疑问的确认了他父亲的死。

    水口和彦让那位女仆去通知他的伯父。他们不能去见他的客人了。那个女仆立刻就这么去做了。这就是刚刚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在这些都说完了以后,那位女仆还带着他们去看了刚刚被破坏的那个门。

    这个门的锁都有些坏了。那位女仆就这么向他们介绍着。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在看了看这个有些坏掉的锁后,他又回去看了看这扇门的外边。最终他的嘴角轻微的翘起了一个弧度。这只有那个人能做到。

    手表型麻醉枪就这么把那边的毛利小五郎给撂倒了。这让的动作让这里的人都愣了一下,最后还是毛利兰表示,这是爸爸认真了。他只要一露出这样的标志性的动作的时候,这个案子就可以解开了。

    原来是这样。这里的主人,水口章夫点了点头。然后他看着眼前的侦探一下子就把这件事给解决了。他从来都没想过杀人的会是和彦。那是他的亲生的父亲啊!他怎么就下得去手去做这丧心病的事情。

    水口和彦忘记了一个最重要的事情。那个坏掉的锁周围有一些很明显的木头的碎屑。而不论是脚下边还是这扇门的前前后后这都被清理的有些太干净了。这根本就不可能是刚刚弄出来的。他这么说。

    这扇门打不开。可是在当时能够确认这点的人就只有你一个。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又继续说了下去。那个时候的门根本就没有从内上锁,是他特意做出了一个那个样子。然后,让裕子夫人可以为他作证。

    水口裕子已经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了。她的表情里写满了这是真的吗?最终她忽然又表现的镇定了起来。她向那边沉睡的毛利小五郎还有这个家的主人水口章夫说,她可以确定。门当时就是打不开。

    水口和彦愣了一下。他看到了他的母亲悄悄的暗示了他。让他不要说话。他在明白她的用意以后忽的低下头笑了一下。他说不用了。这个侦探特别的厉害。无论你想要怎么做那都是没办法瞒过他的。

    毛利小五郎还在那里沉睡着。他对他们说的话仿佛没有一点点反应的样子。水口和彦的嘴角上扯出了一个苦涩的笑意。这位侦探果然是很厉害的。什么事情都不能打扰到他。他从内心深处佩服着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