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13.第五百一十三章

    第五百一十三章:

    水口和彦承认了,他所犯下的这个罪行。“为什么?”水口章夫表示了难以理解。他本来还以为会有什么误会。而水口和彦在看了看他以后,他只是很冷漠的笑了一下。这个问题不该由你来问。

    这是什么意思?水口章夫不明白。他有什么不对嘛?和彦做的事情难道不值得任何人指责的吗?而水口和彦只是哼了一声表示,“别的人当然没有问题。你知道不知道,伯父其实就是我父亲杀的。”

    完全愣住的表情。水口章夫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最初他以为这是一件令人伤心的意外。后来他又认为会不会是被这个房子里的幽灵给害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他的亲人里还有一个会杀人的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水口章夫的声音已经非常的低沉了。那是一种很难掩藏自己情绪的感觉。没有什么事是比可以知道他父亲的死因更让他关心的了。那位水口和彦却忽然什么都不再说了。

    水口章夫急了。他一下子就冲到了水口和彦的身前,然后一手就把他胸前的衣服给揪住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让他把那些事情都说出来,不要这么断断续续的。那个样子就像是要杀了谁一样。

    微微的翘起了唇角。水口和彦似乎很喜欢看水口章夫这么着急的样子。等他都被抓的有些难受了的时候,他才一副不太在意的样子推开了他的手。这件事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他只是想要继承这个姓氏。

    水口章夫的父亲是家中的长子。他是唯一可以继承这个姓氏的人。而水口宽次郎他在他的面前就只能做个陪衬,无论做什么事情他都要把他的哥哥当成是第一个考虑的要素。他不想要在这样下去了。

    那个时候,水口章夫的父亲刚好有些不舒服,他一早就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水口宽次郎是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潜入到了他的房间的。这并不是很难。这个家的前任主任对家里的人都没有防心。

    就这样,他趁着他睡着的时候,用他自己的被子把他给捂死了。然后他又把其他的一切都给恢复成了原样。那时的水口宽次郎很满意的看着他做出来的这些成果。然后他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回了房间。

    这具尸体是第二天一早被发现的。那时候的水口章夫准备叫他的父亲吃早点。他终于还是没能顺利的把他给叫醒。在痛苦和伤心的情绪下,他在埋怨着他自己。他明明早就知道他父亲的身体不太好。

    这个家最终还是由水口章夫继承了。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水口宽次郎一下子就气急了。那一天他把他房间里的很多东西都给砸了个粉碎。而晚一些回来的水口和彦他却什么时候都是一副不了解。

    他是今年才知道这件事的。这还是因为最近家里一直都有鬼祟的出现。他害怕了。怕是当初他杀死的那个人回来。这个家现在是他亲生儿子的。他不可能给自己的儿子添麻烦的。他这么大声的喊着。

    担心、害怕让他没有办法再控制自己了。他在他的面前把一切都喊了出来。水口和彦的脸一下子就黑了起来。伯父一直都是他非常尊敬的一个人。而且小的时候,父亲都只是把他丢给了伯父来照顾。

    他的伯父与其说是伯父,他更像是一位很温柔、耐心的父亲。至少,在水口和彦的心里是这么认为着的。当他知道他的父亲那么残忍的杀死了他认为是父亲的人的时候,还是为了这样的一个理由……

    水口和彦并没有太大的计划。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很擅长制定计划的人。他就选择一个没有一个人出现的时候,他睡的不是非常平稳,大概是在做着什么噩梦。在他的床旁,水口和彦就这么闲闲的想着。

    他用了和他的父亲当初一模一样的杀人方式。这就当时为了他的错误赎罪吧?水口和彦就是这样的想着的。只要他的手按下去,他的身上一定带着足够的罪恶了。这些罪恶就让他死后到地狱偿还吧!

    本来他都已经抱有了这样的想法了。可是,水口和彦没有想到,在他做完了这件事的时候,在这个家里回忽然出现了一位名侦探。他没能让这个事情变成一场单纯的意外。他的罪行就这么被揭露出来。

    “比起你的伯父,他才是你的父亲啊!”水口裕子到现在还是不能理解这一点。那是她和他的孩子。就像是她愿意为他做伪证,愿意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帮助这个孩子一样。宽次郎他也会是一样的啊!

    真的是这样的吗?水口和彦以一种很冷漠的表情看向了他的母亲。这让他的母亲忍不住的心虚的低下了头,他的确是什么人都不关心。对她,还有对和彦。如果他不高兴的时候,他们还会经常挨打。

    这里一下子变得很寂静。最终还是由水口和彦开口了。他说,宽次郎叔叔的确不是一个特别合格的父亲。不过,他其实不应该去怪他的。不管他做了其他更不好的事情。只有他不该这么去对待他。

    这是他刚刚说过的话,现在又几乎差不多的还给了他。水口和彦的眼睛瞪得有些大。你不会也是想说什么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吧?他是这么说着的。不过他的语气中总让人感觉到有股嘲讽的感觉。

    “你是被宽次郎叔叔从外边捡回来的孩子。”水口章夫似乎是费了一些力气,他才终于把这个事情告诉给他。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他只是看着他一个小婴儿在那里很可怜就把他给捡回了家。

    如果没有宽次郎叔叔,他恐怕早就被冻死,甚至会被森林里的野兽给叼走吃了。水口章夫忍不住的摇头,他说他应该把这件事告诉给他。这件事要做应该是他来做。那时候他想他会做和他一样的选择。

    他是父亲的儿子。为父亲报仇这是他应该做的。水口章夫这句话一出来,他换来的就是水口和彦的一个很随意还有轻松的笑容。“啊!这有什么关系。你是当家人。我本该就要为你做任何的事情。”

    水口章夫愣住了。他没想到和彦会给他这样的一个答案。那个代表了这个家族的戒指现在就戴在了他的手指上。但这一刻他觉得他的手指上非常的沉。沉的他都已经有些没办法顺利的把手抬起来了。

    这个戒指是理所当然的由他的父亲交到他的手里的。如果不是在那之前他的父亲就把这个交给他了。等到他死后他的确不会确定他的叔叔会不会利用家族的漏洞。然后他自己选择把这个位置夺走。

    或许……水口章夫其实是有些哭笑不得的。这个位置现在还有什么用。他们的家族很久以前是个很大的家族。但那早就是很多年前的时候,现在到他们这里就只有他们一家了。剩下的就只有一个名字。

    在水口章夫的心里,他还有宽次郎叔叔、和彦他们都是一家人。他不会要求他们为他做任何的事情。其实这又何止是他自己这么认为啊!从他的父亲的时候开始,他的父亲就一直这么教导着他的。

    现在再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这位闯入到他们这里的客人已经把这里发生了命案的事情告诉给了警方的人。再过不久警方就会赶到了。水口和彦仿佛对这些一点点都不担心。他的表情反而更平静了。

    “不对啊!”水口裕子仿佛是终于反应了过来。她说那她的孩子跑去了哪里?她当初是和宽次郎有一个孩子的。那个孩子如果不是和彦那他还能是谁啊!她就是这么很坚定的认为着。他就是她的孩子。

    水口和彦愣住了。他从来就没有怀疑过水口章夫说的话。而此刻的水口章夫的脸上出现了一些很为难的表情。他本来是不想告诉她的。这是一个非常残忍的事情。她的孩子莫名其妙的就不知去了哪里。

    那段时间,水口夫人因为刚刚生了孩子,她的身体非常糟糕,总是会生病。而那个孩子还是个小婴儿宽次郎先生怕她把她的病传给他们的孩子。所以,他最终就选择让把这个孩子从她的面前给带走。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有一年多的时间。这其中有半年多的时间是两个小婴儿一起并排的躺在了一张床上。看起来特别的可爱。直到有一天其中的一个孩子不见了。宽次郎叔叔只是去了一次洗手间。

    这两个婴儿的大小差不多。他又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给任何人。包括裕子女士。于是他就这么就当他从来没有捡过一个孩子似的让他替代了他儿子的身份。水口章夫说,但这样的事情总还是会有人知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