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14.第五百一十四章

    第五百一十四章:

    水口宽次郎原来不住在这里。这是一定的啊!这个地方他们才买了没有几年。在水口和彦还很小的时候他的记忆里他就一直和伯父一起居住。他记得他曾经听伯父说,他来他家的时候才三岁不到。

    他们原先住的房子坍塌了。那是祖辈交给他们的房子。他的父亲是负责守卫的。那房子不大,又是一个比这里还要偏僻的一个地方。据说那个时候他可开心了。他终于可以看看外边的世界了。

    伯父收留了没有地方可去的他们。他,父亲,还有母亲他们终于在这个城市里居住了下来。可是父亲却渐渐地变得脾气糟糕了起来。在看到他和伯父一起玩的时候,他每一次的脸色都会变得非常糟。

    渐渐地,他把他还有母亲丢下的时间就越来越多了。他经常把自己圈在自己的房间里。不管是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是年幼的他摔倒受伤,还是他的母亲想和他商量什么事。他一概是全都当没听见。

    如果正好遇到他的脾气不好的时候,这个时候给他添乱的人就要倒霉了。水口和彦还有水口裕子他们都被他狠狠的打过了几次。这样的情况发展下来,年幼的水口和彦开始越来越想要逃离这个人了。

    过去的事情就这么在水口和彦的头脑中浮现了出来。他现在明白了父亲为什么不喜欢他了。是因为他不是他的亲生的儿子。又或者是认为是他的出现才让那个孩子丢了的?他的心里不得不这么认为。

    水口裕子已经跌坐在了一旁。这怎么可能?她现在已经什么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只能以一种近乎乞求的目光看向了水口和彦。她就只有他这一个孩子。然而水口和彦的心思早就乱的不能再乱了。

    目暮警官果然没过多久就赶到了。这里的案子已经结束。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揉着他觉得有些发困的眼睛,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睡醒了一样。他对之前发生的事情似乎完全都不清楚,只一头雾水的应和着。

    那个凶手原来是水口和彦先生。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位糊涂的名侦探他装模作样的做出了一个很可惜的样子。这让某位小学生侦探的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子。其他人却都觉得他非常的厉害。

    水口和彦正要被警方的人带走的时候,他们所在的这个房子忽然发生了一些变化。房子还是这些的房子。但莫名的这些房子都变得更加的新了。就像是刚刚建好没有太久的样子。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座旧房子没有做任何的修复的工作怎么可能就在一瞬间变得这么新了?毛利小五郎认为这一定是他自己眼花了。于是他更用力的揉了揉他的眼睛。然而情况还是和刚刚一样。这里的一切都是崭新的。

    机器发现了情况。这个时候,涉谷一也还有谷山麻衣出现了。他们告诉了他们,他们的那些机器也有了反应。就在刚刚。温度一下子的直线下降。他们都没来得及做记录呢!那些机器就停止运转了。

    这次不像是以前那样只有某个房间的机器停止。涉谷一也的声音有着一种非常冷静的感觉。他说他的所有的机器同时都停止了工作。而在他身边的谷山麻衣她就有些发愁的皱起了眉来。这非常不好办。

    他们的这整座房子都被灵给包围了。在目暮警官的询问下,谷山麻衣苦着一张脸的向他们介绍了一下情况。而且,他们刚刚过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被困在了这里。各个通往外边的门已经走不通了。

    涉谷一也这个时候看向了那边的伊藤朔月。他对那种真的有那些特殊的能力的人都感到很好奇。而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视线,那位金发的阴阳师只是很无意的扫过了他一眼。然后就是一个无所谓的笑。

    这座房子和刚刚也不一样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也把这边的发现都告诉给了他。这种感觉就像是他们被带回了很久很久以前。谷山麻衣开着玩笑的这么说道。离开这个房子他们会不会看到以前的景色。

    “不是我们回到了过去。”这个时候,从外边又走进了一个男生。是黑羽快斗。他很装模作样的摸了摸他自己的下巴。在某个小学生侦探的头上成功的挂出了一道道黑线后,他说是这房子自身的问题。

    你不是说,这次的邀请信和你曾经去过的黄金之馆的有些相似吗?那位退去了怪盗身份的单纯的高中生他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他说,所以他特意去调查了一下。你猜这里还有黄金之馆有什么共同处?

    这个可不好找。他可是特意找了很多年前的这两处的所有的报纸报道。某位怪盗少年就这么向那位小学生侦探摆出了一副邀功的表情。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则冷淡的让他说下去。连一点点的夸奖都没有。

    某怪盗少年一副非常失望的样子。但他还是很快就把他的答案告诉给了他。这个房子还有黄金之馆都有同一个主人。是叫做乌丸莲耶吧?他故意的表现出对这个名字不了解的样子。就像他不是基德。

    乌丸莲耶是半个世纪前的一个大富翁。他是在99岁的时候对外宣称死亡的。某位金发的阴阳师似乎对这个人也有一点点的了解。她说这个人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这件事曾经也引起过很大的争议呢!

    这个大富翁太有名了。但他的死亡又太平静了。平静到已经带着一种诡异的感觉。就像是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过这个人一样。据说他有着很多的财产,而这些财产有些不知在哪里。有些变了主人。

    就像是他们眼前的这座房子。在半个世纪前,在这里的主人已经不会再来到这里的时候,旁边这个村庄的小孩子有把它当成了一个可以冒险的鬼屋。就这么渐渐地,当孩子们长大后他们就住了进来。

    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当他们住进来以后他们才真真正正的认识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们只能把这里给卖了出去。水口章夫的父亲不是第一个。但他们这一家是唯一可以在这里坚持好几年的人了。

    他们入住这里的前几年并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除了刚刚他认为的他父亲的死。水口章夫是这么向他们解释的。水口和彦在这个时候也附和了他。他们谁都不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这样他刚刚……

    水口和彦说,他不是一个特别会演戏的人。虽然当时在他身边的只有不会怀疑他的母亲,还有一个只关心他的情况的女仆。但如果不是因为发生了一件特别的事情,他应该是连他们都没有办法瞒过。

    对这件事,水口和彦本来是非常犹豫的。然而现在的情况已经变成了这样。这个情况一比较起来就没那么严重了。他说,那个时候他就感觉到那扇门真的被锁住了。他还担心有人提前进入了这房间。

    那一下的摔倒,他可是真的被摔了。水口和彦想想刚才的情况他就还觉得全身都很疼的样子。他不知道那个门被封住了多长的时间。他只知道那扇门和他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就像是故意整他一样。

    这样的想法一出。水口和彦终于被他自己给吓到了。这个地方四处都有着鬼魂。这些鬼魂又对他有恶意的话……他简直不敢想象了。然而现在他们只能呆在这个地方。就连刚刚到这里的警察也一样。

    这个时候,某位小学生侦探以一种非常怀疑的样子看着某个怪盗少年。你是怎么进来的?他的表情里都是这个含义。这个地方不是和外边的地方都已经被隔开了吗?然后,他又回头看了看涉谷一也。

    涉谷一也并不知道他们这边的表情。他也根本就没有关心。而某位怪盗少年他则略微的挑了下他自己的眉毛,他有些骄傲的表示,他当然是在彻底封闭之前进来的。再晚一点的话就一定会来不及了。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故意让他自己摆出了一个非常失望的样子。什么嘛!他故意对黑羽快斗说,他还以为他可以冲破那道看不见的封锁呢!而某位怪盗少年则撇了撇嘴表示,抱歉啊!又让你失望了!

    他们两个这么说着,可是他们之中没有一点人对现在的情况感到担心。他们一定能够顺利的离开这个地方。这是对他们自己的自信。还有,那个家伙现在也跟他们在一起。她都出不去那就没办法了。

    安倍/伊藤朔月。她是现在日本最厉害的阴阳师之一。目暮警官还有他的手下们对她的能力早就有了认知,而这个水口家的人他们更是一早就要花重金请她过来的人。这个地方居然还保持了一些平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