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27.第五百二十七章

    第五百二十七章:

    一大早,毛利侦探事务所就来了一位委托人。他让他去调查一个人。不论是什么都好。只要是他做的任何的错事。这个人的态度有一些骄傲还有嚣张,他说只要找到,他的委托费是绝对少不了。

    毛利小五郎接下了这个委托。虽然这个委托人他很看不惯。这是一个很简单的任务,他只要一直跟着那个人就可以了。那个人的照片还有名字和地址什么都有。某糊涂的名侦探很有效率的就出门了。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还有他们的少年侦探团的小孩子们。他们在放学的时候就遇到了他。这个时候的这位糊涂的名侦探正在一个房子的外边看起来有些鬼鬼祟祟的。吉田步美小朋友很好奇的跑了过去。

    毛利大叔在做什么?就这样,她毫不掩饰的就用了很大的声音问了出来。他们几个小鬼怎么来这里来了?他让他们小声一点,他是在工作。而这成功的换来了小岛元太小朋友的斜眼。这是真的吗?

    某位糊涂的名侦探让他们快点回家。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男人从远处过来了。他立刻就带着这几个小鬼躲到了一边去了。这个男人看起来很眼熟。某位小学生侦探想。他记得早上的时候他碰到他了。

    这位就是叔叔的委托人了。江户川柯南小朋友这么想到。等这个男人刚刚走进了这个房子没有多久就有一声尖叫的声音从里边传了出来。然后是那个男人匆匆忙忙的跑了出来。他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毛利小五郎立刻就跑了出来,他问了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而那位委托人的脸色非常的难看。他好半天都没有说出什么,而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则在第一时间就跑到了这个房子里去了。连停顿都没有。

    有一个男人死在了一间卧室里。他的咽喉的位置被插着一枚箭弩。这就是他的死亡原因了。某位小学生侦探在第一时间就看了看这个房间的情况。那边的窗户玻璃上有一个被什么东西穿透的破损痕迹。

    被害人死了有一段时间了。目暮警官他们很快就赶到了这里。警方的人立刻就开始着手调查起来。而在第一时间那个胖胖的警官就有些怀疑的看了看那边的那位委托人。他让毛利老弟调查的事很可疑。

    他是不可能办到的啦。那位委托人一下子就否认了这种猜测。在不久前他还在他的公司。这件事只要他们随便去问就全都知道了。而这个时候的某位糊涂的名侦探他也证实刚刚的电话是从公司打来的。

    这位委托人的公司距离这里有点远。他是在三十分钟之前打电话过来的。那个时候他刚要离开,他就是用最快的时间赶到这里。他也来不及杀人。更何况,这位被害人的样子看起来死亡有段时间了。

    那会是什么人呢?目暮警官一下子就没有了线索了。于是,他们只能再询问了那位委托人,他和这位被害人是亲兄弟。他是弟弟。被害人是哥哥。这也是毛利小五郎在开始进行这委托后才知道的事情。

    那个弟弟并没有掩饰他对他的哥哥不喜欢。他说,他不认为他哥哥会有什么得罪人的地方。他总是那么完美。完美到都有些虚伪。对所有人都那么好。我想除了他的家人不会有任何人对他会有不满。

    那位被害人的确是个很温柔的人。即使有人做了什么对他很不好的事情,他都只是笑着不把这个当回事。跟了他整整一天的毛利小五郎很自然的为这一点做了证。他看到所有的人也都对他非常的好。

    原来是这样!目暮警官好像明白的点了点头。警方的人也实际的去调查了。没多久他们就得到了一个有些意外的消息。最近这两个兄弟得了一大笔的遗产。如果真会有人想杀他。那个人只能是他弟弟。

    所有的一切真相都指向了这一个人。然而这个人却有着很充分的不在场证明。某位小学生侦探在这个时候看向了那位嫌疑人。而他脸上的笑容仿佛有一种什么得逞的感觉。这让柯南不由得握紧了拳。

    他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某位小学生侦探揉了揉他自己的头发。而这个时候吉田步美小朋友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他说,这个大哥哥的确很温柔啊!即使是现在他的脸上都带着那种看起来很好看的笑容。

    不仅仅是温柔的笑容。还有一点点的无可奈何。这让立刻就跑到了他身边的某位小学生侦探的表情更严肃了一些。在那样突如其来的一枚箭弩出现的时候,人是不应该有这样的反应的。这情况很不对。

    就这样,某位小学生侦探往他倒下之前的那个方向看了过去。那边只有一副很大的画框。他悄悄的用了毛利小五郎的名义让警方的人帮忙移动一下那幅画。在画框的后边有一种不一样的颜色。

    在画框的钉子和墙壁之前还有一些很新的划痕。这一切就都能说明了。某位小学生侦探的眼镜里忽然闪过了一道光芒。但他的脸看起来却更黑了。他看了看那边埋头苦想的毛利叔叔,他拿出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样东西应该还没有来得及被丢掉。江户川柯南小朋友是这么想的。他用毛利小五郎的声音说,他为了害怕他自己也有嫌疑。所以,他一定会把这个东西放在了这个房间的某个地方。

    他当时出来的时间很快。这绝不允许他放在更麻烦的地方。某位小学生侦探说,他认为是在旁边的那个柜子里。因为他走的太快,所以连柜门都没有彻底的关上。在进来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就过去了。

    箭弩的发射器还有一些绳子果然在那里被找到了。这让那位嫌疑人有些不甘心。这是他精心布置的机关,他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想到了?而他得到的是毛利小五郎冷冷的回答,这件事知道的不仅是他。

    那位被害人,他的亲哥哥他也看出来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在问。为什么这边的玻璃上会多出了一个窟窿。这不是在你的计算之内的吧?那是那家伙故意让这变成意外替他做的。

    他知道他想要杀他,还故意让他杀了?那位嫌疑人难以置信说着这样的一句话。这在他看来就仿佛是天方夜谭一样。毛利小五郎的声音则说这不是他早就知道的事情吗?他刚刚对警方他们说的那些。

    那一切都是他的伪装。是他的假面具。这位嫌疑人条件反射的回答。他并不是真的温柔。他很想继续这么相信着,然而他的语气已经越来越没有底气了。他忽然想起了他的哥哥在小时候对他的好。

    哥哥是最伟大的一个人。在年幼的他的心里一直就是这么认为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仿佛是哥哥笑着说,他现在就希望他可以生活的好了。这以后就连他都不用发愁了呢!

    那只是一句玩笑话。哥哥很厉害。他现在是一家很厉害的公司的总经理。每个月都会赚到超过他很多的薪水。但每一次他又都忍不住的夸他这个弟弟。那个样子就仿佛是在羞辱他。没错。就是这样。

    前不久,在抛弃了他们的父亲回来的时候,那个家伙依然是笑着,然后他果断的拒绝了他,他的钱他们根本就不需要,他只希望他们不要再出现在他们的眼前。结果没多久,他们的父亲就这样去世了。

    哥哥依旧是一副冷漠的样子。但他们的父亲已经把那些遗产都转到了他的名下。这件事他一开始并没有和他的哥哥说,他现在的年纪也不小了,这些事他完全可以自己做主。哥哥他也没有再过问。

    他们的亲人只有那一位父亲。在这个时候,本来就有了很大的间隙的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在这个弟弟这样的想法中被摧毁了。他这个弟弟算什么呢?一个人如果这样对待一个亲人,那其他的亲人呢?

    这位弟弟很想要把他的真面目给揭穿了。在毛利小五郎之前他就找过了好几位很厉害的侦探了。他们每一个都什么都没有找到。而这一回他终于没有办法再忍耐下去了。他找了一个侦探做不在场证明。

    毛利小五郎很有名,他和警视厅的那些警察们的关系也非常的好。如果他能够帮他做不在场证明,他的话一定是会被那些警察们相信的。他本来是这么想的。可是这位毛利侦探好像比他想象得要厉害。

    他从来都没想过他会做错。在这之前,他一直都是这么认为的。可是,那个家伙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选择。那位弟弟很愤恨的握了握拳头。那个人果然还是恨他的吧?他就这么想看他后悔吗?他不会。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