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56.第五百五十六章

    第五百五十六章:

    他的委托人已经到了。当毛利小五郎终于睡醒的时候,他很随意的看了看一直在响的手机。终于来了啊!他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就准备返回刚刚他们在的那家西餐厅了。那个委托人等了一会儿了。

    实在是太抱歉了。那个委托人很认真的向毛利小五郎表达了歉意。让他多等了这么久。他的委托其实非常的简单。在来之前某位糊涂的名侦探已经有了一些的了解了。是要帮他解开一道谜题吧?

    这是一个很旧的钱包。那个委托人说,这个谜题就在这里。他只知道这是需要实物的,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接了过来很随意的看了看,这上边不是就有一排小字吗?不过这些都是什么意思。乱七八糟的。

    某位小学生侦探这个时候也把头凑了过来。不过,那位糊涂名侦探先一步把这个东西给收起来了。他一下扑了一个空。那个委托人就这么拜托了毛利侦探。如果遇到什么问题的话可以随时联络他。

    这项委托没有时间的限制。他可以等,只要他可以等到答案就可以了。在那位委托人的脸上,某个小学生侦探看到了他的一种执着。这个谜题里究竟隐藏着些什么事情?这些事情只有等破解了以后了。

    毛利小五郎还有江户川柯南他们就这么回了毛利侦探事务所。一回去,那位糊涂的名侦探就又把那个旧的的钱包拿了出来。他就这么盯着上边的文字在冥头苦想着。某小学生侦探也终于能看到实物。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用了很多种方法解这些看起来完全没有关联的文字。这有些复杂。他足足研究了一整晚的时间。第二天他都是盯着两只很大的黑眼圈去的学校。到最后他还是连一点头绪都没有。

    就这样,这一整天的课他都没有放进心思。直到他在课本上看到了一副图画以后,他的嘴角终于翘起了一点点。原来如此!他知道了。那是一家图书馆。而那些没有逻辑的文字正是图书馆的几个位置。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很顺利的就找到几本书。他很自然的就把这些书都借了回去。在毛利侦探事务所里他对这些书看了很久。这些书都提到了一个地点。雪山。某小学生侦探立刻把那个救钱包找了出来。

    雪山。这些书里都有这一个地方。当江户川柯南小朋友用了毛利叔叔的声音和那个委托人联络了一下以后,电话那边的反应让他确定了,那个人知道这代表了什么意思。他试探性的又询问了下去。

    在三年前,他的一个朋友去了一座雪山。从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个旧钱包是他的另外一个朋友给他的。他只说这很重要。然后就这么消失了。他以为这个东西和他的失踪有关。没想到是……

    那位委托人更想要知道答案了。他的朋友应该只是遇到意外了。难道这里边还有其他的他不知道的秘密吗?还有那个家伙的忽然消失会不会也和这件事有关。他的心底一下子就乱了。他非常的着急。

    如果仅仅是雪山这个共同点。那个人不可能偏偏找到这几本书的。等等……某位小学生侦探立刻把这基本书的书名打乱了一个顺序。最后一个新的地址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还是在之前的图书馆。

    这个位置是个几乎没有人会来的很偏僻的一个图书区域。在前边还摆着一个闲人免进的牌子。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么悄悄的钻了进去。然后他在那个书柜里找到了那一本书。书下放着一个旧钱包。

    旧钱包和委托人交给叔叔的一模一样。除了没有那些文字。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在拿起来翻了一下以后他猛然的感觉到这个钱包的手感有一些不同。虽然这种不同极其的细微。但还是不对。他这么想着。

    他果断的把这个旧钱包给撕了。他成功了。在这个旧钱包里边夹着一张很薄的纸。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很小心的把那张纸给打开了。这是一封信。看来你还是找到这里了。真糟糕啊!一定要找人来帮忙。

    这封信上很详细的把当年在雪山发生的事情给记录了下来。他们的那个朋友并不是一个人去的。他是和另外一个朋友一起去的。当时他就在他的身边。他找到了他的尸体。他的手上还抓着他的钥匙链。

    被狠狠的刺伤的手,还有在去之前他给他打过的电话。这些都足以说明一些事情了。但是他还是不想相信。所以他想要去亲自问问那个人去。这是在他临出发前做的最后的一个后手。他希望不会用到。

    所有的证据,这全都被他藏在了他的这个朋友的家里。如果他不说的,就算是他去大扫除他都一定会找不到。当某位小学生侦探带着这封信回来的时候,某糊涂的名侦探第一眼就看见了那熟悉的钱包。

    他说那个钱包怎么不见了。原来是被这个小鬼给拿走了。他一下就把那个旧钱包给抢到了手里。然而那封信也就这么从上边掉落了下来。他捡了起来。然后,在很随意的瞄过了两眼他的脸色就变了。

    这大小两位侦探一起去了那个委托人的家。当看到这些内容的时候,那个委托人气的都想要立刻就冲出去。不过在某位糊涂的名侦探的提醒下,他终于还是把证据都找了出来。然后打了一个报警电话。

    当警方跟着这些人去了嫌疑人的家里的时候,那个嫌疑人刚好不在家。而这时,他们的那位委托人才想起了一件事。刚刚那个人给他打过电话,而且他在电话里说了委托毛利侦探去找他的朋友的事。

    他大概是猜到了什么然后提前逃跑了。目暮警官询问了一下那个委托人,他知道不知道那个人最有可能去什么地方?那位委托人只能摇了摇头。他什么地方都没有。就连他自己的房子都在之前着火了。

    那个人这样一来就有可能去任何地方了。不过,某位小学生侦探忽然又发出了一声很天真的声音。他说,他们可以去那座雪山。在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会不会被发现的时候,那是两次事件的起始点。

    警方的车立刻就开过去了。那是一座很高的山。越往上边越冷。这里没有可供休息的地方。直到他们在一棵松树的旁边停了下来。这里看起来是刚刚才被人挖开过的样子。旁边的树也长得格外的好。

    第一个被害人被埋在了哪里。这是那封信上没有写出来的。但有些事似乎已经很明白了。在这个地方他们果然挖出了一些不小心弄碎的白骨。还有一些腐烂的气味。那个凶手他果然刚刚来过这里了。

    警方的人从各个方向去找。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放过。最终在他们这种层层的包围之下,那个嫌疑人被困在了这座山上。不能生火,这会把警察给引过来的。于是,那个嫌疑人就这么硬是被冻的晕倒了。

    他最终还是被找到了。那两具尸体却没在他的身边。这一路上他们也没看见哪里有被挖过的痕迹。直到那个嫌疑人终于醒了。在他非常不甘心的看着他们的情况下,他说,那些东西都被他扔了下去了。

    下边是根本就看不到底的山崖。没有人可以把他们再带到上边来了。那个嫌疑人在说着这些时候,他的嘴角带着一种冷酷的笑意。这都是他们的不好。他一个人去死就好了。为什么还要在那时拉住他。

    那么危险的情况,他可不想把自己也卷到那些危险里。他是这么说着的。所以,这都是那个一定要追求真相的人的不好啊!他居然想让我去警视厅自首。这怎么可能?那个人的死根本就不关我任何事。

    人在那种时候总会害怕的。他只是在自救而已。他这么做不能算错。而他的那个朋友,毛利小五郎的那位委托人他的声音透着一种气愤。那你为什么要杀死他?这总不会是因为你那该死的自保了吧?

    喂!他不是已经说了吗?是那个家伙想把他送到监狱。他当然还是在自保。这句话让那位委托人咬了咬他自己的唇他看起来已经不是一般的气愤了。就连他的嘴上都被咬出了鲜血来了。他怎么会这样。

    无论再失望,再气愤。他的朋友们都不会回来了。那位嫌疑人就这么被警方的人给带走了。他在挣扎着,有好几次都想要逃脱。但是这似乎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他的身体本来就因为刚醒还很弱。

    一个是救了人,但把救人的事情告诉给了别人。另外一个是害怕自己受到牵连,反而向遇到危险的人落井下石。这是他们一连遇到的两个案子。某位糊涂的名侦探撇了撇嘴。这真是一个很强烈的对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