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综]这个世界不平静

558.第五百五十八章

    第五百五十八章:

    被害人:半藤洋二。四十三岁。是一家大企业的最重要的科研人才。和他一起来这个游乐园的几个人都是他的高中同学。他们分别是职业主妇的花谷沫子,画家的会泽理惠,无业的宫口平七郎。

    那三个同伴因为刚刚那个爆炸早就跑掉了。不过,当他们把监控录像都看完了的时候,那几个人又回来了。他们不确定的看了看里边的情况。他们联络不上洋二了。无论怎么打电话那个家伙都没反应。

    他不会还在那个餐厅吧?刚才的爆炸来的太突然,他们根本就没来得及分辨那到底是从哪个地方开始发生的。在他们确定没有再听到还有爆炸的声音出现的时候,他们这才有些担心害怕的跑了回来。

    这个死者的确是他们的朋友。在确定了这件事的时候,他们几个人的表情里全都是悲伤的感觉了。他们不能相信这个事实。那个女性都哭红了眼睛。为什么会这样?在这两年他们死了两个好朋友了。

    某位小学生侦探的眼神渐渐的有了一些改变。他们还有朋友死了吗?他用着一种很天真的语气还有表情问出了这个问题。而那位会泽理惠则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是啊!他是在去年这个时候就死了的。

    金吉翔。他在去年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选择自杀了。这是他们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他一向乐观又非常的有才华。他是他们这些人最有才华的一个人。从很小的事情他就制造出很多很厉害的东西呢!

    那个人很全才。但他最厉害的还是化学方面的……就当会泽理惠想要继续往下说下去的时候,宫口平七郎忽然的拦住了他。这些事情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让她一直回忆起这些事情这对她来说太残忍了。

    金吉翔和会泽理惠曾经是恋人。只不过,金吉翔那样的热爱那些各式各样的研究的个性。再加上会泽理惠一画上画来就什么都不顾的样子。这样时间稍微长了一些,他们的感情就渐渐的变得非常淡了。

    他们终于分手了。因为是和平分手,他们两个又都不是介意这种事情的人。所以在那之后他们还能继续当着原来的好朋友。原本以为他们会就这样下去的。谁知道在那个时候那个家伙忽然就自杀了。

    花谷沫子也安慰了他们。其实他们几个谁的心里都不好受。这样的感觉就这么从他们的表情里很轻易的流露了出来。被害人在现在的公司进行的就是化学类的研究吧?某小学生侦探忽然这么问了出来。

    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那两位女性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他们并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意思。而那位男性,宫口平七郎他的表情则不那么好看了。他的手不由得紧紧地握紧了。还要装作没事一样。

    洋二是个非常厉害的人呢!他研究出了非常多的成果。现在他们的公司可是最重视他了。会泽理惠很不吝啬她的夸奖。在这个过程中,某位小学生侦探发现那边的那位宫口平七郎先生的表情更糟了。

    半藤洋二一直以来都是一事无成的。直到去年他忽然一跃的成为了研究天才。在那之后的第二个月就是金吉翔自杀的时间。这些东西联系到一起不得不让人想到了一些事情。这件事恐怕有一些联系。

    动机就这么被那位关西的高中生侦探给揭露了出来。宫口平七郎的脸色变得很糟。这些都只是他们凭空的想象而已。他们不会认为这件事是他们几个人做出来的吧?服部平次很笃定的点了点他的头。

    那证据呢?有什么证据证明他做了这件事。就这样,服部平次看了看他旁边的江户川柯南。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也很默契的向他点了点头。那件东西应该还在他的身上吧?引爆了刚刚的那枚炸弹的装置。

    应该就在你的衣服口袋里。在某小学生侦探悄悄的提醒下,服部平次说出了那个位置。他的手一直都放在那里,尤其是在他说完刚刚那些话以后,他的动作就更明显了。他请他把那个东西拿出来。

    宫口平七郎一下子就把他的衣服口袋翻了一遍。这上边什么都没有。就当服部平次都快认为是不是他推理错误的时候。一直在一旁都没有出声的某怪盗少年忽然说话了。他说他的手上藏着一个东西。

    那东西极小。即使是观察力如这两个高中生侦探,他们也不太容易看见。黑羽快斗是个魔术师。这些小动作没有什么人比他要更擅长了。在警方的人让他摊开了手以后,那个东西果然就这么出现了。

    宫口平七郎终于笑了出来。没错!这一切都是他做的。而原因和他们猜测的还是有些差别的。半藤洋二夺走了小翔的研究成功。只不过小翔并不是被他逼死的。是他亲手杀了他。然后把他伪装成自杀。

    他是从他自己的房间的窗户上跳下去的。这看起来是自杀无误了。可是,在那个时候,宫口平七郎看过了他的日记。他明明在当天傍晚的时候还准备着接下来的研究呢!他的研究被人用了这就很好了。

    等他把这件事跟半藤说完以后,他可以把他今后的研究都用在了需要的地方。如果是那样的话……他在那里留下了一个笑容的符号。他认为没有什么事情会比这更重要了。研究就是要用到实际上的。

    那家伙一直都这么好。那两个女性的表情一下子就又悲伤了起来。这样一个为着他着想的人,半藤洋二竟然会选择杀了他。他们一下子就对他们的那个朋友给感到了失望。他的死看起来也不那么重要。

    这个炸弹是当初的金吉翔亲手做出来的。他只是想用这个东西把他送到另外一个世界上去。宫口平七郎苦笑着这么说。而某位小学生侦探他的表情则有些严肃。那位关西的高中生侦探甚至都愤怒了。

    他一定不会希望这个炸弹是用来炸一家普通的餐厅的。服部平次忍着怒气的这么说道。他有没有想过这个炸弹爆炸会有多大的威力,会不会当时恰好还有其他的人在这个洗手间。他们来不来得及逃跑。

    这不是没有发生意外吗?宫口平七郎有些心虚的这么说着。那些监控录像已经说明了一切,他并没有确认过那个洗手间当时并没有其他的人。甚至非常幸运的是,在那附近坐的人刚好在他进去时出去。

    即使是这样……现在依旧有受伤的人。被那股冲力给撞飞的人。现在他们都已经被送到医院去了。在这样的一堆话过去,宫口平七郎终于低下了头。他用很小声的声音说,他没想过。他只想要报仇。

    宫口平七郎终于被警方的人带走了。在这里留下的那两位女性他们的心情也有些复杂,原本他们已经在心里悄悄的认同了宫口平七郎。虽然这是犯罪的事情,但他是为了朋友。可是那个侦探说的话……

    没有人可以剥夺其他人的性命。无论那个人做过什么!你说是吧?某个关西的高中生侦探就这么揽住了那位小学生侦探的肩膀。而这毫无疑问的迎来的某小学生侦探的斜眼。喂喂!不要再暴露他了。

    某位关西的高中生侦探一副没把这些放在心上的样子。这只能让某小学生的嘴角抽了抽。他也不再去管他了。琴酒还有那些身份不明的人还不知道去向。江户川柯南小朋友就这么远远的看着餐厅外边。

    江户川柯南小朋友不想把服部平次扯进黑衣组织的事情里。所以这次的事情他就只能暂时放下了。那位金发的阴阳师依旧很轻松的站在了他们的后方。在他们的视线彼此交汇了一下以后那人就离开了。

    黑羽快斗也看了一眼那个小侦探,然后他又看了看这个很少见的黑皮高中生侦探。然后,他也就跟着某位金发的少女一起快速的从这里离开了。至于留在原地的某小学生侦探他则露出了有些阴险的笑。

    他们两个单独来这个游乐园的目的。某位小学生侦探这个时候又用同样‘阴险’的笑容看向那个关西的高中生侦探。那个关西的黑皮侦探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了。他直接转移话题说赶快追上他们两个。

    “清酒!”在不太远的地方。基安蒂的声音都透着一种激动到不成的样子。“琴酒!”她刚刚看到清酒了。她和一个男孩子在一起。这么说着,某黑衣组织的狙击手的脸居然都有些红了。她很好奇。

    那位银色头发的男人一副很冷漠的样子。就连开口问她在什么地方的话都被他说的很冷漠。然后,在得到了他要的答案以后,他就让伏特加把这辆黑色的保时捷开向了那里。在此过程中他表情都没变。
Back to Top